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106章 形体课
    初晴拿起手机,给青青发微信——虽然就在一个宿舍里。

    但女生宿舍的复杂程度,是不可捉摸的。

    “青青。”

    “嗯?”

    “em你说男孩子是不是都很想那个啊?”

    “上床?”

    初晴原本忐忑的表情,突一下无力下来。

    “……”

    “季铭跟你提这事了?”

    “也没特别提,就总是说些真真假假的嘛。”

    “那就是提了呗。他那样的男生,直接提要是被拒绝了多丢人啊,一般都是打擦边球,进了最好,不进嘛就再等等,或者换目标呗——一般来说,季铭也许不一般啊。我看他还像挺专一的。说起来你们俩也勾搭三四个月了,早也不早了,就是想想清楚呗,也没必要特别矜持。”

    好人啊。

    初晴咬了咬嘴唇:“万一我——你说他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呀?”

    “你这不是初恋么?有什么随便不随便的,季铭要是个渣男,你拖三年他也是渣,他要不是,你三个月给他,他只会更疼你——这种事不是看你守得住守不住,还是看命。”

    “这样啊……”

    “不过你别送上门去啊,让他觉得你好凶猛。”

    “你才凶猛呢……”

    褚青青这样的闺蜜,真是个好闺蜜。

    季铭还不知道女生宿舍这么生猛的讨论,他还得老老实实去上课——虽然现在中戏的老师们,除了声乐的老赵之外,都对他挺特殊的。

    从中国的教育来说,中戏应该算是职业教育,非常的贴地,基本上培养出来的学生,如果都登台演了大戏,而且一片好评——那教的意义就不大了,按结果来算,等于是已经直接到头了。

    形体课的刘梅老师,也差不多。

    中戏的形体课不是舞蹈向的,而是舞台控制向的,譬如当初胡旭演《卧虎藏龙》的时候,不论他是扛着徐姣,还是自己表演,脚底下都比较虚浮,走台定位也都比较晃悠,这就是形体课的范畴——章影后让他到中戏好好学习,当然包括这一点。

    再比如刚刚录完的第四期,《夜宴》饰演婉后的李蒓,穿着特别大特别长特别重的凤袍上台,也是摇摇摆摆——不是她自己不愿意稳当地上来,而是她做不到。

    两个手捧着,肩膀端着,要那么仪态万方地沿着一条直线走上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王朝时代,这些入宫的秀女,都得经过好几年培训,比如清朝,选秀之前得自己请,或者上头派下来,经年的教养嬷嬷,教你走,教你跪,教你笑不露齿、筷子不能伸向同一道菜三次以上等等。

    那演员们呢,就只有靠课程,靠训练来达到这个水准。

    所以很多顶级女演员,别看一个一个弱不禁风的,一站一走,稳如泰山,都是积年的功夫——这就是所谓功底了。

    “两人一组,自己找。”

    刘梅老师话一落,底下刷刷地动起来——他们班男生要多出四个,所以要抢女生。

    不然等会就有点受了。

    “季铭你要个男的吧,就谭子阳吧,反正你们熟。”

    “……为什么呀?”

    “我太冤了吧。”谭子阳喊的比季铭还惨。

    今天他们除了下腰这些基本功之外,还要练习走……这个走不是一般的走,男生要抱着女生,还要顶着书走,女生则只要顶着书走就可以了——谭子阳跟季铭这样的男男搭配,就得是都抱着走。

    你抱我,我抱你,哥俩好。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抱起来抱起来,给你们机会还不珍惜。”刘梅老师一招手,女孩子们一跳跳到男生怀里。

    谭子阳也哭丧着脸,被季铭抱起来。

    “我不想珍惜啊。”

    “哈哈。”刘老师都没忍住,笑了两声才收住:“注意了啊,这不是个体力活,不要含胸,挺胸抬背,臀部夹紧。沿着这地板缝,匀速走过来。表情也别撕心裂肺的,美人在怀,不知道还以为你抱了个榴莲呢,姚成铎,说你呢。”

    季铭也觉得有点吃力,谭子阳虽然不算特别重,但总比一堆80斤的女学生重得多。

    “第一组,季铭开始,这边六个,走。”

    啧。

    这差距,一目了然。

    哪怕季铭抱了头猪,走的样子也是从容稳当的,表情甚至称得上淡然。再看其他五组,尤其走到第二个来回的时候,晃得幅度就很大了,那种心有余而力不足,身体不听使唤的感觉就出来——肌肉不听话,就是练的不够。

    其他学生蹲在后面。

    “教科书,学渣,学渣,学渣,学渣,学渣。”

    这就是六组学生的实际情况。

    等到谭子阳抱起季铭的时候,也就沦为了学渣——刘老师说他是“抱着教科书”的学渣,他说“教科书太肥了”,季铭给了他脑瓜子一巴掌。

    “肾虚要认。”

    这一堂课下来,精疲力尽,累的走路都是螃蟹似的——跟被开了瓜一样。

    “陈老师她们那个剧快写好了,估计要找你了。”谭子阳跟季铭回宿舍,那俩去外头买东西:“之前上课的时候有人问来着,她说剧本出了稿子。”

    参加中国校园戏剧节的话剧。

    “你知道是什么呢?”

    “好像是《末代皇帝》哎。”谭子阳小声猜了一句:“有人听她讲电话的时候说的,真假就不知道了,她没告诉我们。”

    季铭很意外,他以为是个原创故事呢,当然《末代皇帝》是没有排过话剧,有过蜚声海内外的电影版本,尊龙出演的,甚至凭此入围奥斯卡影帝,为华人演员在这个奖项上的最好成绩。也有过经典的电视剧版本,陈道名老师主演的,辽北芭蕾舞剧团也有过一个版本——话剧就还真是没有。

    这戏吧,有点难。

    《演员》两季都选了这部戏出来,可见它的表演空间,溥仪的前半生,那是波澜壮阔,由此引申出来的戏剧性,是非常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是他的写照。

    “等她找我再说吧。”

    “那你帮我说一下,我也想演个角色。”

    “好。”

    ——

    还是求票咯,不求票我还有啥子话可以讲咧,光么么哒也不是个事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