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惹爱成瘾 > 第三千一百五十一章 买下皇冠送人
    正文

    “算是朋友,有一些不错的交情。”乔星淳淡然的解释着两人的关系。

    毕竟他们都已经做过一些亲密的事了,自然算是不错的交情了。

    上官思乔听上去觉得怪怪的,可又觉得大哥没必要骗自己,便回复道,“原来是这样啊,她是本市的人,不过她家不在市里,而是在凉城,但我没去过,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

    凉城是s市最大的一个县级城市,并不比其他二三线城市小。

    乔星淳蹙了蹙眉又问道,“那她真名叫什么?”

    上官思乔虽有所犹豫,但最终还是如实告知了乔星淳,“言笑。”

    言笑?

    这个名字还和她挺搭的。

    乔行舟也端着茶过来了,见到两人在说话,还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开心。”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乔星淳打开轮椅的开关对乔行舟说道。

    乔行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茶说道,“你的茶还没喝呢。”

    “我不喝了,我先回去了,下次见。”他跟两人告别后,叫了程羽来送自己回家。

    乔行舟自己把茶喝了一口说道,“大哥怎么了?总觉得他怪怪的。”

    “大哥刚刚跟我打听了一下惊蛰的事情,他好像对惊蛰很感兴趣的样子。”上官思乔也拿过他手中的茶杯喝了起来。

    像这种共饮一杯茶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小儿科了,毕竟他们早已做过其他更亲密的事情了。

    “惊蛰?”乔行舟记得这个人,就是她的那个闺蜜,之前他还以为是个男人呢,还吃过醋,谁知道是个女人。

    说起这个惊蛰,乔行舟到是想起一件事情来,便和上官思乔说道,“对了,你这个闺蜜,好像惹到我大哥了。”

    “惹?”上官思乔觉得这个字很奇怪,“为什么要用惹来形容?”

    “真的是惹,就在我们订婚典礼的时候,具体发生过什么我不清楚,但我大哥居然被你这个闺蜜弄得恼怒了,由此可见他们之间肯定发生过很严重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大哥这个人的性子,不轻易动怒的。”

    上官思乔顿了顿道,“看来这两人之间真的有故事,回头我问问惊蛰。”

    “你这个闺蜜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乔行舟不得不感叹道,“居然能把我大哥给惹急了。”

    乔星淳刚回到家,程羽就收到了邮件,他把邮件的内容发给了乔星淳。

    乔星淳打开阅读起来。

    慈善拍卖会上丢失的那顶价值不菲的皇冠,居然在暗网上拍卖。

    从丢失到现在,基金会的人一直在查,却没先到那个盗走皇冠的人会如此校长的把脏污放到暗网上叫卖!

    这不是在打基金会的人的脸吗?

    乔星淳可以预料到那些人有多跳脚,却有奈何不了这个盗走皇冠的人。

    暗网本就是个黑暗到法律都管不到的地方,别说基金会的人,就连那些道上的人都不能插手暗网的事。

    乔星淳单手撑着好看的下颚微微眯着眼思索着,他在想那个奇怪的女人。

    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她花费那么多心思盗走了皇冠,却又把皇冠卖掉,难不成是为了钱?

    那日他拿出皇冠的时候,那女人不还说很喜欢这个东西的么?

    喜欢?

    嗯?

    乔星淳放下手叫了程羽,“去帮我买下这个皇冠。”

    “买下皇冠?”程羽有些惊愕,他不明白大少这是什么操作。

    “嗯,买下。”乔星淳肯定的道。

    程羽大为不解,“大少,你这是打算把皇冠还给基金会吗?基金会的事情都还没查清楚呢”

    “谁说我要还给基金会的?”乔星淳淡然的否认。

    程羽愈发的糊涂了,“那大少买这个做什么?”

    毕竟一个多亿呢,比拍卖会那天还要高。

    “送人。”乔星淳简单的丢下两个字,便操控着轮椅出了书房。

    程羽留在原地一脑门的问号。

    送人?

    一个多亿的皇冠送人?

    有点奢侈啊

    虽然大少不差钱吧,但他也不是个奢侈的人啊。

    不过程羽随后就不去想这件事了,毕竟有很多事情他都想不通的。

    刚跟着乔星淳的时候,程羽每天都在怀疑着人生,觉得自己跟他的想法差得太远,总是跟不上,还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蠢了!

    后来景柒小姐才给他解了惑,不是他太蠢,而是大少太聪明了。

    天才和寻常人的想法自然是不一样的,跟不上也就不跟了,反正照他说的做就行。

    大概就是因为程羽的这种想法,他才能留在大少身边这么多年。

    有了大少的吩咐,程羽守了一夜,等到皇冠在暗网的公示期过了之后,迅速出价吧皇冠秒下了。

    第二天程羽和乔星淳说了这事儿,他满意的点点头。

    程羽多嘴的问了一句,“大少,东西过两日就送来了,你要送给谁?是你亲自送去,还是我替你送过去?”

    “不急。”乔星淳淡然的道,“先帮我查一个人,言笑,凉城县的人。”

    “好的。”程羽记下了。

    等程羽离开后,乔星淳放下手中的毛笔,看着上面的两个字。

    言笑。

    他顿了顿,又在后面写上惊蛰二字,这才满意的放下笔,寻思着这女人现在在做什么?

    有没有想起过他呢?

    惊蛰连连的打着喷嚏,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肯定是许家的人在骂我!”

    从那日跟上官思乔告别之后,她就回了凉城县,可她并没有直接回许家,而是去了乡下看望外婆。

    外婆去世多年,从惊蛰离开凉城县之后,好像就没人来看过,坟头都长满了枯草。

    春天来了,那些枯草的种子也要发芽了,惊蛰丢下包包,蹲在一旁开始收拾起来。

    她整整收拾了一天,才勉强收拾了出来,可坟墓年久失修,一些地方需要重新找人修葺一下。

    惊蛰回到了从前外婆所居住的那个小破屋,因为太久没忍住,房子几乎快要垮塌了,院子里也长满了杂草,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在院子里筑巢。

    惊蛰叹了口气,草草的收拾了从前的房间和衣而眠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找人去修葺外婆的坟墓了,这一忙又是一整天。

    到第三天,她才买了一些祭拜的东西去看望外婆。

    “外婆,好久没来看你了,你肯定想我了吧,在外这些年,我也很想你呢。”惊蛰一边点着蜡烛一边和外婆说着话,“本来打算惊蛰的时候来看你的,因为一些事情耽误了没能来,你不要跟我生气啊,生气的老太太一点都不可爱的。”

    惊蛰之所以叫惊蛰,是因为她出声的那一天,

    正直开春惊蛰日。

    她出生的时候和其他人不一样,其他人都是哇哇大哭,可她第一次却是笑。

    接生的护士看到她笑,还乐呵呵的和她的父母报喜呢,“你们家小丫头很可爱啊,一出生就笑呢,都不像其他孩子那样哭哭啼啼的,是个带福气的孩子呢。”

    言笑这名字这样而来的。

    小时候外婆总叫她笑笑啊,笑笑啊。

    她每每听到人这么叫自己,就会开心的笑。

    可命运和护士说的似乎有些相反,她并没什么福气,五六岁的时候,父母天天争吵天天打架,后来没多久就离婚了。

    父亲言明德是个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当年不过是凭着自己长得比较帅气能讨女孩子欢心才娶到了惊蛰的妈妈。

    可婚后的日子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两人的日子便开始水火不容了。

    惊蛰的母亲元蓝女士厌倦了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最终决定和毫无责任感的言明德离婚。

    言明德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不要孩子,他说自己没能力抚养孩子。

    元蓝被这个男人气到了,她也不要孩子,她说她还年轻还要嫁人,带着个拖油瓶不好嫁人。

    两人为此争论不休,还差点闹上了法庭。

    是外婆心疼惊蛰,主动揽起抚养惊蛰的责任,言明德这才扬长而去,之后再没出现过。

    听说已经结婚,还有了两个孩子,日子过得也是磕磕绊绊的。

    总之他从没来看过惊蛰,惊蛰也是当这个父亲不存在的。

    至于母亲

    元蓝女士在和言明德离婚之后,用了点心思嫁到了城里一家富贵人家。

    他丈夫算是凉城首富了,因为中年丧妻,想要找个稍有能力的女人帮着管家里和孩子。

    那会儿的元蓝还正值年轻貌美一朵花呢,她的每方面都很符合这位许首富的要求,长得又很貌美,最终如愿以偿的嫁入了许家。

    起初那几年,元蓝都没回家过一次,只给家里打过钱。

    后来外婆的身体出来问题,她给元蓝打电话求着她把言笑接回去,因为她实在没能力再带着孩子了,怕自己走了没人管言笑。

    元蓝才回来接了言笑,那会儿的言笑已经十五了,是个小姑娘了,长得也很好看精致。

    可她的性格,却十分不讨喜。

    元蓝之所以嫌弃言笑,不仅仅是因为言笑的存在是在提醒她自己少不更事时的蹉跎岁月和失败的婚姻,更是怕她跟自己回去会影响自己在许家的地位。

    说白了,元蓝女士在许家,顶多算个高级保姆。

    再加上那会儿的言笑,在旁人眼里是个不学无术,性格暴戾的小太妹人设,元蓝时时刻刻都担心她会给自己惹麻烦。

    接她回去的时候,一直在念叨让她要注意分寸,不要给自己丢脸,不要闹出事情来

    可惜啊,言笑还是让元蓝丢脸了。

    她跟着元蓝回到许家没多久,就闹出了大事,在学校跟人打架,打的还是县长的儿子。

    把人家县长的儿子揍得满地找牙,这可让县长暴跳如雷,直接找上门来。

    许家的人自然是容不下言笑这种异类的,当即就要把她赶出家门。

    结果言笑当晚就直接走了,而且不知去向。

    元蓝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居然是松了一口气,没一丝的担心。

    又帅又煞的惊蛰小姐姐,你们喜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