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偃者道途 > 第27章 死去元知万事空
    李尘站了起来,看看四周,发现虚空界门仍在不住的扩大,仿佛凭空生成的漩涡,如同深渊巨口吞噬着附近的山峦与巨坑。

    假以时日,这一界门将会逐渐扩散至整个洞天世界,李尘的目的也达成了。

    但眼下,他所处的位置仍然安稳,于是心念流转,自身小洞天门户大开,一台台机械仪器被封装在三尺见方大小的合金模块中,如同积木盒子漂浮而出。

    它们似乎带着特殊的电磁之力,能够彼此贴合,固定。

    在程式的操控下,短短几个呼吸,一座内层呈现圆形结构,外层为八角星形的简易祭坛就搭建完成。

    这是造化宗所定的祭坛规制,目的是为联络天志,沟通这一偃道共享的偃者之神。

    平常偃者所处的势力范围,本身就已有足够的终端和法阵,可以作为天志降临的凭依,但在这等尚未开拓的地带,需要借助外力,否则就要以心证道果的手段模拟神通法术,耗费大量法力来完成。

    “天志,我要献祭资料,兑换补全后的功法知识!”

    李尘在自己脑海里面模拟了有关海妖将军的状态,片刻之后,记录成册,化作一股神念涌入虚空。

    冥冥之中,一股浩大的意志有所反馈,把相应的补全功法送回李尘脑海。

    他就像是灵感到来,忽的开悟了。

    “原来如此……”

    “这边古修的作为,偃道早有研究,是八十万年之前,金大师与安大师两位前辈联合推出……”

    果然和李尘所见相差无几,它是利用一种名为命元封印术的法门,将生灵的精血元气,神魂本质,寿元性命诸般之物一统,炼成命元,以契合机体长存所需。

    具体做法,李尘尚未兑换,但却已经确认了这一道路的可行性。

    李尘很快略过重重步骤的介绍,看其缺陷。

    “此为截命之术,非完美长生之法,一旦施展,修士命元大限将会不可补充,每时每刻,无不损耗。”

    无论物质交换,能量循环,开放系统都是必需的前提,这一法门却把命元封闭起来,以抱残守缺的方式争取长存。

    难怪自己之前无法感应到海妖将军的气息,他和他的麾下都在地宫之中沉睡,其实可以说是早已死亡,只是必要的时候,能够被唤醒过来,履行未尽的职责。

    “果然,真正的长生不朽并没有那么容易,无论命元封印术,易舍转生术,续命术,轮回法,还是其他各种手段,始终都不如得道成仙,修成正果。”

    李尘轻叹一声,之前炽热的心思稍微冷却下来。

    在古往今来的传说之中,各种延续寿命,长生久视之法都是存在缺陷的,只有得道成仙,修成正果,才是从根源的层面解决问题。

    按照根源信息的理论,长生就是掌握了寿命一物的相应法则,能以根源道术直接修改自身寿元大限。

    此法与天地同寿,日月齐辉,只要天地大道仍然支持长生,掌握此道之人就能一直生存下去,永远不会耗尽寿命。

    这也契合法则之力拥有优先等级和作用范围的特性,寿元大限无关生命状态本身,长生不朽者不会因为寿元耗尽而死,即便被其他手段杀死,往往也能逆转生死,复活重生并非难事。

    “诸天宇宙诞生之初,大道浑蒙,天道不全,相当于系统简陋,许多根源信息和深度权限都直接暴露在生灵面前,只要有心,就能加以掌握和利用。”

    “但随着天地大道自我完善,直接显露的部分越来越少,系统层,管理层,应用层,层层分明。”

    “因而开天之初,仙神之种常见,古人亦多修炼有成,然而时至末法,仙神绝迹,或许就是源于这一点。”

    “那些超越凡俗的存在,并没有如凡人想像那般为天意垂青,相反,应是受天地大道厌憎才对。”

    “超脱,就是逆天!”

    李尘隐隐生出一股莫名的感慨。

    就在这时,和这方天地相似的其他洞天世界,末代海皇留下的疑宫中,一个又一个埋藏在地底的陵寝灵华充斗,如同利剑的光柱直指云霄。

    冥冥之中,有一个庞大的声音在嘶吼:“有人破坏了封印!”

    “外来者,必须死!”

    陡然间,数十道光华冲了出来,虚空扭曲之中,一个个元气凝成的漩涡吸引着光柱,将它们偏向其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投入漩涡之中。

    这边,差不多弄清楚海妖将军生存状态的李尘终于满足,起身撤去祭坛,准备离开。

    突然,他转过头,看向不远处,崩坏界门的一侧。

    那里正有数道规模小上许多的漩涡诞生,虚空之中,正有什么投射过来。

    李尘面露讶然之色,随即提高了警惕。

    他张手一招,安放在附近机关飞椅上的白骨伞自动飞出,于半空中嘭的一声打开,一十八根骨枝之间,暗金色的光芒带着罡元凝聚。

    噗簌簌……

    尖锐的长啸中,一道道冰锥破空而来,以不可思议的惊人速度掠过长空。

    它们如同高速弹丸,撕裂了空气和大地,在地面击出一道又一道骇人的深坑。

    然而,不少冰锥击在罡元护盾上,立刻就被厚实如铁墙的护盾抵挡下来。

    李尘擎着白骨伞,皱眉问道:“来者何人?”

    对方没有言语,只是默默显露出身形。

    那是一群身穿古朴战甲,法衣,外形如同干尸的古代守卫者,散发着与此前海妖将军相似的气息。

    李尘愕然,好久才郁闷道:“竟然都被惊醒了,特意赶来此地追杀我?”

    这是意料之外,但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末代海皇绝不会把希望寄托在区区一名海妖将军身上,如若有人不听劝阻,强行打开封印之门,肯定要有后手制衡。

    但李尘并不觉得这些安排有什么用,它们或可阻挡一时,也有机会杀死一些实力不足的野心之辈,但终究还是会失效。

    他看着这些阻拦在自己面前的身影,幽幽叹息道:“死去元知万事空,留藏再多安排,布置再多后手,又能如何?”

    “末代海皇,你从一开始,就失策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