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开天录 > 第七百四十四章 巫铁之威
    乾鹫没吭声,他只是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

    大殿内,三千无尽莽荒最强部族的老祖们,则是七嘴八舌的喧哗了起来。

    有人叫好,有人犹豫,有人狐疑,有人连连摇头,还有人站起身来,大声朝着乾枭询问事情的前因后果,询问武国究竟能给他们多少好处。

    一时间,大殿内比三千只鸭子同时乱叫还要热闹许多。

    毕竟,这些神明境的老祖们,他们的嗓门可比鸭子大多了。尤其是,能够带着自家部族,在无尽莽荒这等地方扎下根基,快快活活的过日子,这些老祖一个个不说老奸巨猾,也都不是蠢人。

    乾枭想要三言两语说服他们,让他们带着自家儿郎去为武国拼命……他想得太简单了些。

    “诸位,诸位,听本尊一言。”乾枭用力的拍打着王座的扶手,但是大殿内,三千多神明境老祖一个个七嘴八舌的呱噪着,除了寥寥几人,每一个人把乾枭的话当回事。

    没错,乾枭是当今的赤阳神山之主,他更是顺利的通过了传承试炼,获取了至高力量之后,击败了前任山主,按照赤阳神山的传统,继承了山主之位。

    可是他这位山主,为了一个女人,丢下赤阳神山这么大一片基业,丢下无尽莽荒的子民,常年蹲在伏羲神国跪舔……这样的山主,哪里有什么权威可言?

    乾枭拍着扶手大声叫嚣,乾鹫蹲在一旁‘嘎嘎’怪笑,右手不断的抚摸自己光溜溜的头皮,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发急的儿子。

    没错,无尽莽荒的规矩是这样的,拳头大的就是大爷。

    赤阳神山也是这样的规矩,拳头最大、最硬的那个,就是赤阳神山之主。

    可是有时候,你就算有了最大、最硬的拳头,你不经常将那拳头亮出来,隔三差五的揍几个人,让大家知道你的拳头有多大、有多硬,渐渐地,大家就会忘记你的拳头是最大的、是最硬的。

    小兔崽子,赤阳神山的山主,可不是这么好当的。

    乾鹫没吭声,乐得看乾枭在这里出丑。他在琢磨一件事情,为什么乾枭去的伏羲神国,却会在这里,为了北面的武国奔走呢?

    北方,那一片无边无际的原始丛林的北面,听说是有极其庞大的神国存在。

    乾枭是什么时候,和那边的人勾搭上的?

    乾鹫抚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头皮,摸得‘吱吱’直响。他眯着眼,不动声色的和人群中,数十名赤阳神山的神明境长老交换着眼神。

    几个白发苍苍的赤阳神山长老点点头,站起身来,就朝着大殿门外走去。

    他们准备去找这些年跟在乾枭身边的那些金乌卫,询问他们乾枭究竟碰到了什么人,碰到了什么事。

    几个长老刚刚走了没两步,他们的身体就突然凝固,好似被封印在琥珀中的小虫子,再也无法动弹丝毫。

    四面八方,好些部族的老祖注意到了这一幕,他们无不惊呼出声,纷纷站起身来。

    而被禁锢的几个长老神色从容而淡定,气息自然而淡泊,没有丝毫挣扎,没有丝毫防范,他们就这样静静的凝固在了那里。

    好些部族的老祖脸色都变了。

    这几位赤阳神山的长老,他们的修为都在神明境四五重天的水准。而在场的三千部族的老祖们,好些老祖不过是神明境一重天、二重天的实力。

    暗中下手的人,能够无声无息的制住这几位长老,毫无疑问,制服他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乾鹫猛地站起身来,又惊又怒的看着那几位长老,然后猛地回头看向了乾枭:“镇族神器太初冕,是让你在这个时候……不对……”

    乾鹫本来以为,是乾枭动用太初冕的力量,直接将几位长老封冻在了时间长河中。

    但是乾鹫很快反应过来,太初冕深藏赤阳神山山体内,历代赤阳神山的山主想要借用太初冕的力量抗拒外敌,都要在山体内顶礼膜拜,耗费极大的功夫,才能借用太初冕的力量。

    太初冕那般巨大,根本没人能挪动他。

    乾枭就坐在这里,不可能是他动用了太初冕。

    “是谁?”乾鹫目光凶狠的盯着乾枭:“是谁,动用了镇族神器?”

    “我。”乾枭身后有一扇极大的石头屏风,上面雕刻了十头三足金乌在高空翱翔的图案。巫铁披散着长发,穿着一裘黑色长衫,大袖飘飘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笑着向乾鹫点了点头。

    “您,就是赤阳神山前任山主乾鹫吧?动用太初冕之力的,是我。”巫铁镇定自若的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本王巫铁,乃武国之主。乾枭已经和本王达成协议,动用无尽莽荒之力,帮助本王对抗北方雪原部族。”

    大殿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死死的盯着巫铁。

    过了好一阵子,一名红发、黑面,腰间缠着两条五彩斑斓大毒蛇的老人才怪笑了起来:“这里,是我无尽莽荒最强的三千部族议事之地,从没有外人踏足一步……小子,你很有胆嘛。”

    巫铁斜睨了那老人一眼,身边一抹星光闪过,那老人就骤然凝固在了空中。

    他的笑容凝滞,就连腰间缠着的两条大毒蛇,原本不断蠕动的它们,也都僵硬在了那里。

    “太初冕……”乾鹫和一众赤阳神山的长老同时尖叫起来:“你怎么能,掌握太初冕的力量?”

    “他,已经认我为主。”巫铁很直接的说道:“太初冕,已经认我为主。”

    右手摊开,一点紫金神光闪烁,然后汹涌的星光洪流从巫铁掌心喷涌而出,拳头大小的太初冕缓缓从巫铁掌心冒了出来,一股无比庞大的太古洪荒神圣气息呼啸着翻滚开来,大殿内三千部族的老祖们同时闷哼了一声,身体摇摇晃晃的向后倒退了数十步,无一人能够在巫铁面前站稳身体。

    仅仅是气息外放,就压制得三千许神明境高手喘不过气来。

    太初冕的神威,着实恐怖。

    “你!”乾鹫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巫铁,和一众赤阳神山的长老一样,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赤阳神山,之所以能够在无尽莽荒逍遥度日,一则是有太古金乌精魄庇护,那太古金乌拥有焚毁天地的恐怖威能,杀伤力极其强悍。

    二则么,就是因为太初冕。

    这件镇族神器能够冻结时间,哪怕神灵从天外降临,手持天神器攻打赤阳神山,也会被太初冕封冻在时间长河中,然后由太古金乌精魄扑杀当场。

    可是,无数年来,无数赤阳神山的历代先祖想要让太初冕认主,从未有人能从太初冕那里得到半点儿回应。

    真个是见鬼了,一个外人,居然掌控了太初冕。

    乾鹫的脸剧烈的颤抖着,他猛地看向了乾枭:“是你,带他进来的?”

    乾枭没吭声,红面皮隐隐有点发白。

    巫铁则是笑了:“没错,是我让乾枭带我进来的……也是在他的帮助下,我掌控了太初冕。”

    摇摇头,巫铁轻声道:“本来,我想要让乾枭按照你们的规矩,由他组织赤阳神山的力量,去北面帮我作战……但是看这样子,他似乎并没有足够的权威实现他对我的承诺。”

    摇摇头,巫铁叹了一口气:“所以,只能是我亲自出手了。”

    掌心太初冕在缓缓旋转,一波一波恐怖的洪荒气息压制全场。巫铁冷声道:“虽然,我知道,这种行为很遭人恨,而且逼迫你们去北面帮我作战,似乎有点无耻……但是,顾不得这么多了。”

    巫铁沉声道:“总之,一句话,赤阳神山所属,所有神明境、半步神明境、胎藏境的修士,随本王返回武国,和北方雪原部族决一死战……谁赞同,谁反对?”

    一名身高两丈开外,浑身黑毛犹如毛熊的老人低沉的咆哮了起来:“老夫反对……老夫和老夫的族人,在这里快快活活的过日子,可不想……”

    巫铁伸出手,轻轻的一抓。

    空气中传来了奇异的碎裂声,好似在所有人的神魂中响起的碎裂声。

    然后,这遍体黑毛的老人就无声无息的湮灭了。就好像,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他身上的长衫,还有几件散发出强大波动的佩饰,则是‘当啷啷’的掉在了地上。

    “这才是太初冕的力量。”巫铁看着一脸惨白的乾鹫,冷声道:“我从太初冕这里知道,你们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发动过他应有的力量。”

    “刚刚,我追溯时间两万七千八百四十九年又三个月零三天四个时辰外一刻钟……这位倒霉蛋还在他父亲体内,尚未喷薄而出的那一瞬间,我抹杀了他……”

    “所以,他从来没有存在过。”巫铁冷静的看着乾鹫:“除非你实力远超于我,更有和太初冕相当的神器镇压自身,否则……没人能够抵挡我从时间根源上的抹杀。”

    乾鹫和一众赤阳神山的长老脸色越发惨淡。

    他们深知太初冕的强大,所以,他们对此刻的巫铁,充满了恐惧。

    他们深知太初冕的强大,所以他们更知道,能够将太初冕的能力全盘使用的巫铁,究竟有多恐怖。

    一如巫铁所言,除非他们实力远胜巫铁,而且有和太初冕相当的神奇镇压自身,否则没人能够对抗巫铁。

    “我们,还有先祖留下的精魄。”一名赤阳神山的长老尖着嗓子叫嚷了起来:“太古金乌的精魄,加上赤阳神山历代山主掌握的几件神器,就算你手握太初冕……”

    巫铁看了一眼坐在王座上,一脸尴尬的乾枭,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是啊,历代山主掌控的神器……嗯,乾枭在你们到来之前,已经将他身上的那几件宝贝,赠予了我。”

    乾鹫等人身体一晃,同时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乾枭。

    “你!”乾鹫哆哆嗦嗦的指向了乾枭:“当年,我真应该,你刚生下来时,就把你丢水缸里闷死!”

    乾枭闭上眼睛,喃喃道:“你们不懂,你们不懂,你们……真的不懂……我没错,我没错,我没错……我真的,没错……为了曌妹,为了曌妹,为了曌妹……为了她,我什么都可以做。”

    巫铁幽幽叹了一口气:“我感觉,我似乎变成了一个极大的坏人。但是,还是那句话,赶紧,诸位赶紧去召集人马,随我去抗击北方雪原部族。我的话,谁赞同,谁反对?”

    乾鹫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我们还有先祖留下的精魄……你是叫做巫铁么?你不要小看了我们赤阳神山,你不要小看了我们无尽莽荒!”

    大地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然后外面传来了无数赤阳神山子民的惊呼声。

    一声沙哑的金乌鸣叫声冲天而起,过了没多一会儿,大殿门外,五行道人笑呵呵的走了进来。他身后,一株高有数丈的巨桑悬浮,很惬意的舒展着自己的枝条和根茎。

    三足金乌的精魄站在巨桑最高的一条枝条上,通体放出朦胧的金色火焰,顺着巨桑的树干流淌下来,在巨桑的树皮上勾勒出了一枚枚玄妙的神符,最终通过巨桑的根茎,注入了五行道人的身体。

    五行道人的气息,变得极其的恢弘。

    他周身闪烁着五彩神光,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五行道人的体内,木力、火力、土力变得极其浓郁,三大元力相生相克,引动他体内的水力、金力也在不断的强大。

    一股可怕的五行潮汐在五行道人体内酝酿,他的一次呼吸,都能引动外界天地元能的剧烈震荡。

    他的每一次呼吸,他的法力都在突飞猛进,他的法力增长的速度简直是耸人听闻。

    “你们实在是,有眼无珠,这株巨桑,是一株真正的先天灵根……你们居然……”

    五行道人叹了一口气,用力的摇了摇头:“不过,你们最后的依仗太古金乌精魄,也已经认贫道为主……赤阳神山一脉,还有什么话好说么?”

    巫铁看向了五行道人。

    这太古金乌,认五行道人为主了?

    两人对视一眼,巫铁立刻明白了之前五行道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他笑着看了看那太古金乌的精魄,缓缓点头:“很好,不过是帮你重铸肉身而已……从我身上取点血肉、骨骼,不算什么大事。”

    这太古金乌,居然看上了巫铁身上的混沌骨。

    巫铁全身骨骼都已经转化完成,劈出一片骨骼送他,也不过是伤损一些元气,和这株巨桑以及太古金乌精魄的好处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乾鹫等人脸色越发惨淡。

    光头上不断有汗水流淌下来,乾鹫喃喃道:“让我们,再想想,再想想……”

    巫铁笑着点了点头,就让你们再想想,你们又能想出什么好的法子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