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超神预言师 > 第六百四十章 小屁孩
    ps:看不见本句话之后订阅!!!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脏了,捡起那个金属疙瘩在衣服上蹭了几下,就开始仔细观察。此物是一个暗金色的金属方块,上面密密麻麻雕刻了许多奇异的花纹,猛一看还真有几分高科技的味道。丫头用尽了方法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干嘛用的,唯一知道一点就是材质和坚硬。

    “想不通就不要想了”王炎收起了金属方块,然后淡淡地说道,“不过这个跑龙套的叶添龙运气真不错,以往在地球上能够出现在那么多本书里不是没有理由的,可惜他遇到了我,我的运气比他还要爆棚。”

    “大叔,超级本传来消息,刘大柱遇到危险了!”

    “什么?!”

    “立刻把画面调出来我看下。”王炎急切地说道,然后人开始向刘大柱的方向赶去。

    对于大柱这个憨厚的少年,他还是很有好感的,大柱此人老实憨厚到了极品的地步也算是修行界的一朵奇葩了,另外他也想看看大柱这个福缘深厚的人到底在修行界能走多远。

    传回的画面摇晃颤抖得十分厉害,携带之人应该是在急速奔跑中,只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和奔跑的脚步声,地面满是碎石,不远处是光秃秃的小山丘。

    “丫头,对超级本输出能量点,兑换出噬虫进行监控!”

    现在的情况超级卫星无法观察到离幻界内的情况,虽然离幻界的入口在问天宗,但整个离幻界却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位面。噬虫通过幻化成手镯的超级本上分离出来,落地后先自我隐藏,确定没有危险后立刻腾空飞起,然后才传回一副完整的空中俯视画面。

    刘大柱此时正被一个人追赶着,追赶之人留着络腮胡,脸上一阵气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追不上大柱又或者是在大柱手上吃了暗亏。大柱原本在入门考核中可是第一个到达山顶的人,以他的实力竟然也被人追赶,可见这个络腮胡也有些手段和实力。

    原本系在大柱腰间的那张不知名的妖兽皮,此时已经打包成包袱状背在身后,看那鼓出来的形状估计已经塞满了东西。而奔跑中的大柱对这个包袱很重视,是不是回头检查一下包袱是否完好。

    “难道络腮胡追赶大柱就是为了包袱里的东西?”王炎惊叹道,“如果里面装的都是幻珠,那该有多少颗啊!”

    一颗幻珠的大小也不过类似一颗兵乓球,目测大柱背后这么大一包袱估计足足有几百颗。难怪络腮胡要追杀大柱,换做是谁都会眼红的。

    “小子,交出你的幻珠,我饶你不死!”络腮胡嘴上叫嚣着,脚上的步伐却是不见丝毫停顿。

    “那条河里有那么多幻珠,你为什么不去自己捡啊!”刘大柱头也不回地说道。

    傻小子果然福缘深厚,随便在河里一捞就能够获得这么多幻珠。看络腮胡气急败坏的样子就猜到他根本无法在河里获取幻珠,这才打起了大柱的主意。

    “可恶!”追杀他的络腮胡似乎被挠到了痛处,脸色变得很难看,想他们通过天梯考核的人哪个不是天之骄子,在获取幻珠上竟然比不过一个乡野村夫,这让他十分郁闷。

    “你在跑,就别怪我下死手了!”络腮胡的耐心耗尽了。

    “不跑,我傻啊!”大柱虽然憨厚但是不代表他就傻,好人坏人太还是分得清的。

    “那就是你小子找死了!”络腮胡右手一挥,一柄长剑握在了他的手里,能够在入宗派前拥有自己的飞剑可见本身家世还是很殷实的。

    “火龙引!”长剑剑身顿时如同着了火一样,接着飞快的冲向了大柱。这招比王炎和叶添龙的拳拳到肉厉害多了,不仅是剑技还用上了武器。

    不好!大柱有危险。

    刘大柱常年在山林间与野兽搏斗,就算是妖兽也猎杀过不少,自然感觉到了背后的火热和危险。此时的他脸上的憨厚褪去变成一副坚毅凝重之色,手脚并用灵活地躲过了这一剑。

    火剑在地上留下一道烧焦的痕迹,又返回络腮胡的手里。

    “好!”王炎忍不住喝彩道,刚才那一剑如果是他也不能做到比大柱更轻松。

    “你不要逼我!”大柱望着络腮胡冷声说,再老实的人被逼急了也是会杀人的。

    络腮胡不以为然地说道:“一个连飞剑都没有的垃圾,听说你在天梯考核中是第一名,不过想胜我,你觉得你有胜算吗?”边说着边得意洋洋地挥动他的飞剑。

    “我答应过阿花一定会回去娶她的,但是我也答应过老爷爷不随便伤人的...”刘大柱先是握紧了身上背的大弓,然后又缓缓松开。

    “阿花,不会是你的相好的吧,名字真土!”

    “不许你这么说她!”刘大柱涨红了脸大声说道,手不知不觉又握住了大弓。

    络腮胡哈哈大笑,说道:“怎么,你想动手,难道这张破弓给了你勇气?”

    大柱的那张弓的确是很普通的东西,先不说王炎查看过,恐怕问天宗的两位长老也探查过。憨厚少年肯定有大机遇,谁都会忍不住探查一番,可惜王炎和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我最后说一句,请你立刻离开!”大柱左手持弓,做着最后通牒。

    他不是会耍心机之人,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有把握对付络腮胡,王炎也好奇地打量那张弓,因为不是亲临现场所以并不知道那张弓是否发生了某种变化。

    “嘿嘿,让你装神弄鬼!”络腮胡在大柱身上完全感应不到丝毫的危险气息,自然是觉得他在虚张声势。

    大柱坚毅的脸上闪过一丝杀机,右手挽住弓弦拉成满月状,瞄准的目标方向直指络腮胡。

    这是....?

    “哈哈,笑死我了,你拉弓都不用箭的吗?”络腮胡丝毫没有察觉危险正在慢慢逼近。

    嗖~~

    放弦!

    刚才还在嘲笑刘大柱的络腮胡立刻变了脸色,他清楚地感觉到当弓弦被放开后一股无形的杀气笼罩了他,凭借着对危险的感知他飞速后退,此时他已经错过了躲避危险的最佳时机,无法左右躲闪只能后退。

    王炎看到的一幕就比较奇怪了,一人放空弦,另一人就配合往后急退,那感觉似乎真的有箭射了过去一样。

    轰~~

    络腮胡猛退的身形突然定格在了半空中,一道血花从他的腹部溅出,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力量击中了他。在血液的沾染下,隐约可以看见那是一支箭或者说箭矢状的气流。而且没有丝毫抵挡,无形箭矢就洞穿了络腮胡的肚子。

    噗~

    络腮胡的鲜血不要钱似的从口中喷出,随即倒地折腾几下,就不动了。

    “我勒个去啊,这络腮胡就这么被秒杀了?”王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叫了出来。

    无形箭矢!原本平淡无奇的大弓在放空弦的时候,竟然能够放出一道看不见的箭矢。这让人怎么能防御得住,恐怕也只有元婴期以上修为的人才能凭借自己的神识捕捉到这无形箭矢,捕捉到也不一定能躲的过去。

    刘大柱放出这一箭后,脸色立刻变得苍白起来,身上的气息也显得有些萎靡,可见这一箭对他来说消耗很大,估计没能力放出第二箭了。

    他休息了片刻,脸上又恢复成憨厚的样子,如果不是他刻意伪装就是那张大弓有问题。看了一眼地形后他立马向远处逃走,想找个安全的地方好好调息一下。

    大柱,毁尸灭迹啊!王炎又开始吐槽道,尸体上有你无形箭矢的秘密,少年你知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