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万能充值系统 > 第两百九十一章 信念
    正文

    洪家的危机解决,叶业的决定也在短时间内传遍了整个陵城。

    但是结果跟叶业预料的那样有些许不同,虽然他对玄阴派众人的处置的确震慑了一些在陵城肆无忌惮的狂徒,但是陵城的乱局并没有因此就彻底平稳。

    且不说有些比玄阴派实力更强的门派在走投无路之时根本不会在乎玉叶商会定下的规矩,就连许多陵城本土的势力对叶业也并不是那么服气。跟洪家的一些人想法相同,他们认为陵城之所以会走到今天,全都是叶业一手导致的。无论叶业做什么也无法弥补他们受到的损失,因此一些陵城的本土势力甚至比外来的势力更加猖狂,为了抢夺资源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叶业通过玉叶商会在陵城的探子了解到详情,顿时勃然大怒,派出玉叶商会的高手四处镇压,试图将乱局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但是他的这一行动却仿佛点燃了导火索一般,使得陵城中原本就对玉叶商会心怀怨恨的势力纷纷联合起来,仿佛宣泄般对着玉叶商会的弟子发动猛烈的攻击。

    轰轰轰轰轰!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在陵城响起,原本就已经对未来感到绝望的一些强者再也顾不得忌惮叶业的威慑力,将他们所有的恐惧和不满都发泄到了玉叶商会成员的身上。

    仅仅一次反扑,就让玉叶商会成员损失惨重,伤亡人数甚至比上次六大宗门来袭的时候更甚。

    叶业和其他玉叶商会的高层顿时大惊,虽然在他们全力出手之后大战很快就被平定,但陵城的乱象比起之前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带头反抗玉叶商会的几大势力被玉叶商会高层连根拔起,鲜血几乎然后了陵城的每一条大街,但是剩余的小势力却并没有因此就彻底安定下来。虽然他们不敢再对玉叶商会表现出敌意,但是相互之间的争斗和厮杀却从未停止。

    曾经一出手就震慑住沧浪王朝各大势力,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翼人军成员,面对这种疯狂的局面也彻底没有了办法。早就从心底接受自身使命的叶业,第一次对通天塔塔主所代表的意义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一切都结束了!无论是从玉叶商会会长的角度来说,还是从通天塔塔主的角度来说,我叶业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叶业一脸茫然地站在玉叶商会总部的顶楼,看着正陷入一片火海的陵城,语气带着一丝悲凉地对着身旁的燕烈阳说道。

    自从成为通天塔塔主以来,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自己感到失望。以前无论是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叶业都相信自己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哪怕这一次天道院来势汹汹,宇文至更是拥有能够彻底碾压自己的实力,叶业都从来没有真正放弃过希望。

    但是在不久前那一场大战当中,叶业看到陵城各大势力联合起来反抗自己时眼中那种刻骨铭心的仇恨之色,他内心最后的屏障仿佛彻底崩溃,对一切都不再那么坚持了。

    一直以来,叶业都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整个沧浪王朝。除了那些听命于天道院的大势力之外,其他人就算不支持自己,也绝对不会阻止自己推翻天道院的举动。但是叶业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些普通人竟然会豁出性命来与自己为敌。

    直到那一刻,叶业才深深地感到自己之前所坚信的一切都是一个笑话。

    如果不是他的话,陵城现在不会处处都是一片人间地狱的场景。正是因为他叶业,这些沧浪王朝的普通人才会在天道院入侵之前就走投无路,原本平静安宁的生活在顷刻间化为乌有。

    所以叶业并不怪他们,只是再也无法坚定自己的意志,在天道院的悬空山到来之时豁出一切跟敌人决一死战。

    燕烈阳看到叶业眼中的闪躲之色,久久不曾言语。

    作为带领叶业走上这条路的人,别人都可以因为目前的处境责怪叶业,但只有他不行。虽然燕烈阳在成为通天塔传承使的时候就深知这条路的艰难之处,但他仍旧没有想到在通天塔塔主出世之后,就连原本最有可能受益的这些普通人也会成为他们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成功必然需要牺牲!如果仅仅因为陵城中死去了太多无辜平民,你就要放弃作为通天塔塔主的使命,我只能说当初是我看错人!”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根不在沧浪王朝的缘故,燕烈阳的感触并没有叶业那么深。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叶业,只是不愿意看到叶业真的就此沉沦,所以语气中不由自主地带着一丝焦急。

    作为叶业成长的见证人,燕烈阳虽然刚开始并不知道叶业究竟有哪一点值得通天塔主动认主,但在随后的接触中,叶业一次次创造奇迹的能力终于让他彻底折服,甘心用自己的一声追随叶业。

    只要叶业自己不放弃,不管面对再大的困难,燕烈阳都相信他们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是燕烈阳从来不曾料到,叶业本人会在强敌到来之前自乱阵脚。

    不论是因为压力太大还是因为信念动摇,叶业意志崩溃的结果不是他们任何人承受得起的,所以燕烈阳必须再次尽到他通天塔传承使的职责,让叶业重新振作起来,带领玉叶商会以及翼人军成员度过眼前的危机。

    然而叶业眼中的动摇并未就此消散,他听到燕烈阳的话后只是摇了摇头,语气带着一丝质疑地反驳道:“一开始是单方面地为了这些人而战,现在又单方面地将他们牺牲,我们这么做真的有意义吗?为什么我感觉通天塔塔主出世以后,沧浪王朝的局势不仅没有好转,反而变得更加恶劣?”

    叶业的语气有些无力,仿佛一个迷路的小孩般无法自处。他的脸上带着深深的疲惫之色,似乎已经对这些争斗感到厌倦,只想了结一切之后得到彻底的休息。

    燕烈阳见此脸上闪过一丝震怒之色,转过身眼神冷冷地看着叶业,语气不带一丝感情地对着叶业沉声道:“你不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全都是因为你太弱了?如果你有着斩杀宇文至崩灭悬空山的绝强实力,现在的西南只会比以前更加繁荣,沧浪王朝同样可以像我们预想中那样彻底脱离天道院的控制!与其在这里自怨自艾,还不如抓紧时间突破自己,彻底扭转这一战的结局!”

    燕烈阳说完之后就直接离开了这里,独留叶业一人在玉叶商会的顶楼静立。

    风,仍在吹。但叶业的眼神却渐渐恢复了清明,不再像之前那样挣扎和犹疑了。

    现在想来,这一切的起始全都是因为叶业穿上翼人甲后实力大涨,有了干预沧浪七君子围攻虞山书院的能力。如果叶业根本没有能力介入当初那场大战,即便他意志再怎么坚定也无法改变虞山书院被覆灭的结局。因此真正能够决定通天塔塔主跟天道院之间结局的,从来都只是力量而已,道理永远都是其次。

    只要叶业顺利突破了武王境界实力大增,他就不会输,也就不会错!

    只要他成功斩杀宇文至崩灭悬空山,通天塔塔主和翼人军成员之前所做的一切也就仍旧不可撼动,不容置疑!

    所以叶业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如果他输了,不仅自己和玉叶商会成员将会死无葬身之地,叶业之前所在的一切同样会变得毫无意义。但只要他赢了,叶业仍旧可以坚定地贯彻自己的意志,以通天塔塔主的身份彻底改变沧浪王朝的结局。

    是生是死,或成或败,全都在这一战当中!

    叶业想通这一关键之后,眼中再也没有丝毫茫然之色。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悬空山飞来的方向,转身立即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全力突破瓶颈。

    就在叶业恢复信心,打算跟天道院全力一战的时候,天道院的悬空山再次漂浮到了西南一座城池的上空。整个悬空山在宇文至的操控下继续化身战争堡垒,从悬空山底部激射出的无数光芒瞬间让底下的城池化作一片废墟。

    轰轰轰轰轰!

    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城池上空不停闪烁,爆炸声如同惊雷传遍了城池所在的一大片天地。

    被悬空山化作焦土的城池永远地从西南绝迹,再也没有丝毫被修复的可能。只不过由于大多数居民都已经从此地逃往了陵城,所以悬空山这一次攻击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只有一些不愿意离开故土的老人在悬空山的攻击下随着城池一起从人间绝迹。

    但是消息传出之后,陵城众人本就紧绷的神经再一次受到挑拨,已经有人因为承受不住压力而选择自尽。恐慌的氛围几乎在陵城上空凝为实质,就连原本争夺资源的战争都渐渐平息。

    走在陵城的大街上,随处可以看到失去信心的人们瘫坐在街头等死。他们仿佛全都认命一般,个个眼神呆滞地望着天空等待悬空山的降临。

    悬空山上的宇文至见几次攻击都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并且也不愿意再继续浪费时间制造恐惧,便听从了其他天道院弟子的建议直接操控着悬空山朝着陵城进发。

    通天塔塔主和天道院之间的巅峰对决,似乎下一刻就要彻底爆发!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