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颤抖吧,渣爹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妾礼(三)
    顾四爷瞪圆眸子,冷哼:“是不是爷命令不动你?你听不懂爷的吩咐,以后不必留在母亲身边了。”

    李妈妈连忙躬身道:“四爷息怒,老奴这就带溪姨娘出去。”

    不敢有二话,李妈妈推搡溪姨娘出门。

    然而一推没能推动。

    溪姨娘是有功夫的,她不想走的话,李妈妈还真奈何不了她。

    顾四爷玩味儿道:“你不是一切都听爷的吗?”

    “爷让你滚下去,你听不懂,是不是?”

    溪姨娘哽咽着,泪如雨下,无悔深情的眸子蓄满泪水。

    换个男人都会心疼。

    溪姨娘比李氏年轻,比李氏漂亮,容貌极是精致,既有女子的柔媚娇弱,又因身具不错的功夫多了一抹英气。

    按说她是最能得到男子喜爱的那款。

    然而她的一番深情错付,顾四爷就是不肯多看她一眼,只有厌恶,没有任何好感!

    “妾知晓了。”

    溪姨娘抹去眼泪,将准备好的鞋袜放到桌上,“这是妾亲手绣的,四爷和夫人不要嫌弃妾笨拙。”

    无论是款式和所用布料都是上品,顾瑶看着袜子上的腾云绣文,好似就用了好几种针法。

    比府上的绣娘更厉害。

    李氏默不作声,仿佛一切同她无关,完全依靠顾四爷出头。

    顾四爷冷冷说道:“知晓自己笨拙还拿出来献丑?爷的鞋袜穿都穿不完,用你做的鞋子,爷怕走错路,沾上狗屎!”

    “你拿回去,爷不要!”

    顾四爷用扇子敲打掌心,扬起眉稍,“你也不必露出委屈难受的样子,爷不会可怜你,在宫中也就说过,无论你是谁,爷都不要你。”

    “受不了爷粗暴欺负你,大可去求陛下,爷时刻都愿意送你离开!”

    “你若是聪明的话趁着现在皇上还记得你,对你有几分怜惜尽早选一个可靠的出路。以后等皇上不在关注你,爷许多折磨女子的手段可都还施展呢。”

    顾四爷故作顽劣,奶凶奶凶的。

    溪姨娘哽咽道:“四爷吓唬不了妾,妾知晓您是温柔的。”

    顾四爷:“……”

    顾瑶发觉李氏抬起眼睑,第一次正视溪姨娘。

    “能留在四爷身边,妾就知足了,本不该再奢望什么,鞋袜若是四爷不喜,赏赐人或是烧了都可,妾是不会拿回去的,总归是妾的一份心意。”

    溪姨娘屈膝后转身飞速离去。

    二太太望着冷硬无情的顾四爷,幽幽叹息一声,若是二爷摊上溪姨娘?

    如今哭着离去的人怕是她了。

    一个英国公的远房亲戚就能勾得二爷滚做一团,溪姨娘可是在皇上面前露过脸的,听顾四爷的意思她好似同皇上有所牵扯?

    顾四爷道:“鞋袜拿去烧了。”

    ……顾老夫人嘴唇动了动,犹豫半晌才道:“老四,她总是……你不见她就是了。”

    “李氏劝劝老四。”

    “娘,儿子讨厌她,不喜她,又不是悦娘在背后挑拨的?”

    顾四爷不耐烦,“悦娘的脾气柔和,她纵是吃醋,也会以大局为重。”

    “爷已经以大局为重收下她了,娘还要爷宠着她不成?”

    “还要爷怎样?”

    “你们眼中的大局只是委屈爷,委屈爷的月娘,这大局谁爱要谁要,爷是不奉陪了!”

    顾老夫人身子差点一头栽倒,指着顾四爷,“你,你。”

    顾四爷脸色阴沉,“您是不明白爷在宫中的经历,爷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不是娶了方氏和汪氏,而是当初救了她!”

    虽然已经消除隆庆帝对顾家的怀疑,可顾四爷一点都不开心,昨儿还做噩梦来着。

    悦娘一直抱着他,让他睡在她胸口,顾四爷才逐渐摆脱噩梦。

    那个可怕的梦中,他说错了话,隆庆帝勃然大怒,说他睡了先帝太子的女儿,帝王的侄女。

    隆庆帝一剑削去他的命根子,然后顾家也倒了,瑶瑶被罚去教坊司,连陆铮都救不了她。

    虽然只是噩梦,可顾四爷还是心有余悸,当时只要说错一句话,表错一次情,或是陆铮晚进宫一刻钟,噩梦就会成为事实啊。

    顾四爷脑子又不是抽了,怎么可能喜欢溪姨娘?

    李氏拽了拽顾四爷的衣袖,轻轻拍了拍他手腕,顾四爷好似被安抚了一般,冰冷的气势散去不少。

    “母亲见谅,四爷是被吓住了。”

    李氏温温柔柔,向顾老夫人浅笑,“皇上对她已是格外开恩,她既是入府为妾,陛下以后也不会管她的。”

    “陛下对四爷有情分,更不会再勉强四爷,把她放在四爷身边,皇上是放心的。”

    李氏的意思只要她活着就好,是否得宠隆庆帝……许是还希望她最好不要得宠,伺候顾四爷呢。

    李氏眼角余光扫过深思的三小姐,轻声道:“四爷不碰她最好,省得……省得伤了陛下的颜面。”

    “悦娘!”顾四爷捏着她的手,斥责道:“以后这话不许再提。”

    “是妾身的错,四爷教训得是。”

    李氏顺势认错,怯生生又反手握顾四爷的手指。

    轻轻如同小动物般的碰触,顾四爷的心又软上几分,傲娇般冷哼:“回去爷再教训你!”

    李氏乖巧点头。

    顾老夫人头疼欲裂,顾瑶轻轻帮着她按摩着,轻声道:“父亲已经长进不少,他的性情投了皇上,您若是让他改变,反而不好。”

    “有我和三哥看着,总不会让父亲惹事闯祸。”

    “溪姨娘看起来也不似个省心的,言行特别的奇葩,父亲远着点也好,省得被她拐带到坑里去。”

    顾老夫人感觉脑袋舒服多了,顾瑶身上的香水闻起来特别又令人舒服。

    陆铮送的,能不好吗?

    宫中的娘娘花银子托人情都弄不到的香水,陆铮一送就送顾瑶一盒子。

    “我也不是勉强老四,只是怕……罢了,我也当相信老四的。”

    顾老夫人认命了,同样心疼老四在宫中的遭遇,光想就知道当时有多危险了。

    不过总算把老侯爷当如入东宫的事平了,以后她也不必在为这个秘密担忧。

    没想到是老四挽救了顾氏一族。

    顾老夫人骄傲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