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华年 > 第546章 永远的靠山
    在乔楠看来,孙瑞阳也是个死心眼。但如果他不是个死心眼,值得乔琳喜欢这么多年吗?

    他以为孙瑞阳还在国内,想再跟他聊聊。他妈妈担心得一点都没错,艰苦地区并不只是有战争的危机,水源也是个大问题。孙瑞阳从小被家人精心呵护,怎么可能吃得了那种苦呢?

    但是乔琳说,孙瑞阳已经走了。他骗过了所有人,说要去参加一个学会,但他却登上了去往非洲的飞机。

    “胡闹!”

    乔楠久违地拍了桌子,吓得乔琳一哆嗦,又为男朋友辩解起来:“可他放弃了优越的生活,做出这个决定,也是非常不容易啊,也不能全盘否定他的做法……谁让你给他树立了榜样,你能当英雄,他为什么不能?”

    乔楠哑口无言,无奈说道:“你把他的信息发给我,我看能不能找人照顾他。”

    这才有点儿哥哥的样子,乔琳轻松下来,又想在哥哥面前哭一哭。乔楠太熟悉她这种节奏了,急忙制止了她:“你少来这套啊!哭起来难看死了,不准哭!……要真想哭,老哥再背背你?”

    她从小爱哭,孙瑞阳总能想出很多哄她的办法来,可乔楠每次都只有一句——哥哥背背你?乔琳曾觉得他一点儿都不用心,可现在却有些感慨——男朋友可能离开她,但哥哥还是永远站在她这一边的。

    “才不用你背,你背你老婆孩子就好了!我找小侄女玩去了。”

    妹妹离开之后,乔楠才愁容满面:“唉,乔琳的终身大事本来是最好解决的,这下可怎么办啊?”

    “担心别人之前,先担心你的眼睛吧!”文婧也跟丈夫一样发愁:“跟你在一起,没一天好日子过,天天为你担惊受怕。”

    “其实吧,我总觉得不动手术也行,医生总会把情况往严重了说……”

    乔楠说了一半,发觉妻子眼神不对,好像在警惕他从手术台上逃跑一般,他只好匆匆将话锋一转:“医生肯定也是为我好,我哪儿敢不听他的话?”

    等待手术的这两天,他难得在家休息两天。说是休息,其实他承包了除做饭之外的绝大部分家务,孩子一有情况,他果真像离弦之箭一样冲过去,特别让妻子省心。

    文婧唯一对他不满的地方,就是他太喜欢抱孩子了,小木兰原本就是个天使宝宝,不哭不闹,也不用大人抱。文婧很担心丈夫把她惯坏了,以后还得天天抱着她。乔楠嘴上说不抱了,但是根本就舍不得放下。

    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女儿,从外面带回来的英武之气全都消失了,浑身上下只写满了“慈爱”两个字。而且,他很快就发现了小木兰的可爱之处,跟妻子说道:“你说,她是不是认识我啊?我第一次见到她,我又这么黑,可她一点儿都不怕我,一见我就笑……太神奇了,她绝对是个不一般的宝宝。”

    “这是你闺女,你怎么吹嘘都不过分!”文婧揶揄了一番,又说道:“不过,爸妈来的时候她也不认生,在谁怀里都乐呵呵的。如果不是咱家的人,她就瞪着眼睛看。陈阿姨(保姆)也说她挺特别的,都不记得她哭过,像个小大人。更特别的是,每次我给她读绘本,她就很开心,伸着小手,好像要把我手中的书拿走一样。陈阿姨开玩笑说,这么有灵气的小孩,怕是个爱读书的大小姐穿越过来的!”

    “哈哈,让陈阿姨别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穿越剧了,哪儿有什么穿越!小丫头跟咱自己家人心有灵犀,天生喜欢读书,不就这么回事吗?”

    文婧赞同地点点头,又说道:“有时候我也在琢磨,她看着我的眼神,真的特别惹人怜爱,好像有很多话要跟我说似地……”

    “总之,这个小姑娘到了咱家,是咱家的福气,也是她的福气——就连哥哥那个调皮蛋,也把你宠上天,是不是啊,小木兰?”

    小木兰眨着眼睛大笑,用力挥舞着两只小拳头,恨不得马上就开口说话。

    因为要动手术,乔楠推了很多聚会,只说过几天再一起吃饭。文婧知道,因为他很好强,从来都不愿意把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所以除了几个很亲近的朋友,别人都不知道他要动手术了。

    乔楠想把妹妹撵走,说一个博士逃课像什么话。乔琳不肯走,执着地陪他做手术。她硬说她是陪嫂子,担心嫂子太辛苦。至于他,反正他福大命大,大概是没事的。

    不过在乔楠要进手术室的前一刻,乔琳突然就害怕了,哭丧着脸说道:“哥,你可得坚强,千万别有事。”

    乔楠笑道:“完了,看来我的情况的确很严重啊,乔琳居然叫我哥了!”

    ……在这家伙面前,永远都别想着煽情。不仅如此,还得时刻控制住想要揍他的冲动。

    不过这样一来,乔琳倒不是很紧张了,跟嫂子一起在手术室外面等他。文婧脸色发白,一言不发,但是电话没有间断过,她还能冷静地处理各种事情。她只是看着瘦弱,其实早就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女强人。

    去年的双十一,文婧大着肚子,一样忙个不停。她甚至在半夜亲自开车去仓库协调发货,一直忙到凌晨,累了就在车里休息一会儿。李兰芝是从保姆口中得知这段往事的,不由得一阵后怕,还好她们母女都很坚强,没出什么状况。否则赚再多钱,文婧也会毁断肠子的。

    乔琳倒想着,的确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嫂子刚开始做生意时,家里都捏着一把汗,担心她做不下去。第一年确实没挣着什么钱,要不是爸妈和姐姐各种补贴,他们小两口的日子捉襟见肘。但是坚持了一年半之后,乔楠两口子出手逐渐阔绰了起来。在问到收入时,文婧狡黠地说:“反正不比乔楠挣得少。”

    除了打理店里的生意,她还有个粉丝数颇为可观的微博账号,在生意稳定了之后,她还偶尔出去做个平面模特。她说,这两笔收入就存起来,以后当孩子的教育资金。

    跟所有年轻的女生一样,她喜欢买买买,但她更擅长精打细算,将家里每笔收入支出都整理得井井有条。面对长辈的夸奖时,她总说是受了妈妈的影响,毕竟她妈妈曾是个很优秀的会计,最擅长的就是算账。

    接完几个电话,手术室的灯还亮着,文婧坐在乔琳身旁,说道:“眼睛手术可是个最精细的活,费时费力,医生也不容易。”

    “嗯,这次给我哥动手术的是一个老专家,肯定会做得很好的。”

    文婧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说道:“你哥给我讲过很多有意思的事,他说他翻高墙没翻过去,摔得像蛤蟆;说他们野外拉练,差点儿挖了人家的坟子;他说大冬天的演习,冻得哆哆嗦嗦,吃的干粮像肥皂,不过在那种环境下,他学会了一个成语,毕生难忘。”

    “什么成语?”

    “味同嚼蜡。”

    “哈哈哈哈……”

    很好,这很符合她哥哥的风格。乔琳预想的是“风餐露宿”“枕戈待旦”之类的成语,虽然艰苦,但透着一股行军的豪迈。哥哥的答案让她在手术室门口笑得东倒西歪,完全忘了紧张。

    想起那段往事,文婧也笑了:“你哥就是这样,别人说他嘴太皮了,他说,他那是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但是他从来都不会告诉你,从高墙上摔下来有多疼,露宿在野外有多冷多恐惧,也不会说,他野外生存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他的胃多难受……唉,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来都没想过会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

    “姐,我哥再怎么皮,他还是很好的,你肯定没有嫁错人。”

    文婧抿嘴一笑,握住了乔琳的手:“我知道。”

    说话间,手术室的灯熄灭了,两个人的心脏又了起来。不过医生跟她们说手术很成功,除了视力会下降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的后遗症。二人又一齐拍胸口大喘气,不停地说谢谢。

    既然哥哥已经没事了,乔琳打算回到北京去。嫂子打包了很多婴儿的衣服,让她带给姐姐。除此之外,乔琳又从嫂子的衣柜里“搜刮”了几件衣服。秋风乍起,她穿上了嫂子给她的风衣,去跟哥哥告别。

    哥哥的造型还跟一个独眼龙山大王一样,他靠在床上刷着朋友圈,一见到妹妹,便大声念到:“秋风凉了,我即将回到我的空城……呀,孙秀才走了,北京就成了你的空城了?”

    在跟哥哥告别前,乔琳发了一条很矫情的朋友圈,就是哥哥读的那一条。她深感难为情,气呼呼地说道:“以后就应该把你屏蔽了!”

    “唉,要是把你老哥给屏蔽了,以后遇到什么事,谁给你出气?”

    这倒是真的,哥哥才是她永远的靠山。靠山又跟她说道:“我跟孙瑞阳聊了聊,他是憋着一口气走的,我倒有几分理解他了。他去的地方,至少挺太平的,就是生活条件差了一些,你也别想得太悲观。这些过去奉献的医生,用我们的老话说,那就跟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一样,不管官方还是民间,都会好好地供着他们的。”

    听到这些,乔琳心情稍缓,又故意说得冷冰冰的:“我都知道,还用你说。”

    乔楠“切”了一声,没再跟她辩解,看到她穿的衣服,又皱起眉头来:“你都工作一年了,没钱买新衣服?”

    “我嫂子喜欢买衣服,又会买,我很喜欢。”

    “上次都说过你了,你别老穿人家剩下的,小时候捡姐姐的衣服,长大了又捡你嫂子的衣服,小女孩还是要穿新的。”

    乔琳刚想说,她不缺新衣服,但是哥哥已经给她发了一个红包。乔琳心花怒放,久违地肉麻了一次,回复道:“还是有个哥哥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