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华年 > 第319章 处处皆战场
    第二天一早,孙瑞阳就跟乔琳说,他先去医院做个心电图。

    他还是很听话的,也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紧张自己的身体状况。毕竟,他这辈子再也不想躺上冰冷的手术台了。

    在医院门口,他遇到了田淼,她身边还有一个红头发的男子。田淼面色不善,孙瑞阳马马虎虎点了下头,就算打招呼了。

    对他这股傲气,田淼又爱又恨:“等着瞧,本姑娘有你好看!”

    红毛(暂且叫他关衙内吧)注视着孙瑞阳的背影,问道:“这小子,我怎么老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田淼想都没想,说道:“可能是在医院里吧!”

    “怎么说?”

    田淼一股脑地全都说了出来:“唉,你还记得过年那次出的车祸吧?跟咱们一块送到医院的,不是还有个得了气胸差点儿死了的人么?那人是孙瑞阳的亲戚。为这事,他把我骂得可惨了!”

    “慢着,淼淼,他也是你们学校的学生?”

    “嗯,我俩一个专业的。”

    关衙内咬牙切齿:“我爸被降职那会儿,跟医院熟人打听了半天,才打听出来是个医科生找的麻烦……难不成就是他?确实,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他是拖着行李箱跑进医院的,还差点撞着我。——妈的,得气胸的那个怎么没死在医院里,老子的噩梦都是他身边的人!呸!”

    田淼熟知表哥的脾气,急忙劝道:“哥,咱是来看老人的,你可千万别搞事啊!说不定,这里面还有什么误会呢!”

    “就算找事,我也不会在这里找。”关衙内搂住表妹,说道:“先看我姥姥去!”

    孙瑞阳虽然不知道危险正在靠近,但他总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躺上病床的那一刹那,他的心跳又加速了,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平静下来。还好,检查结果还是一切正常。

    孙瑞阳穿好衣服,问道:“那,用不用开点儿药?”

    “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开什么药啊?回去密切观察,要是再有不适,就把频率记录下来,到时候再做精密检查。”

    来医院一趟,但是没有开药,孙瑞阳惴惴不安。他早已养成了习惯,哪怕医生给他开点儿钙片,他都觉得那是个莫大的心理安慰。

    不管怎么说,他刚坐上地铁,就给乔琳发了信息,把情况如实告诉了她。乔琳秒回:“那就好!那就每天观察,你要每天跟我汇报!”

    “知道了。”

    乔琳摸了摸自己的胸口,从昨晚到现在,她差点儿被男朋友吓出心脏病来。慕容见她紧张,便打趣道:“你现在跟你男朋友心连心啦?”

    乔琳骄傲地昂起头:“我俩一直心连心!”

    “咣当”,慕容握住的勺子掉到盘子里去了,她瞪大眼睛,“痛斥”道:“乔琳,你越来越坏了,你知道你这种做法会给其他人带来多大的伤害吗?”

    乔琳不以为意:“你不是还有曼联球衣么?”

    “你忘了?就上个星期,我俩还吵了一架。”

    那一次争吵,是因为“帝吧”出征事件。

    现在社交平台琳琅满目,导致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帝吧”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殊不知,当年“帝吧”的影响力不亚于如今微博粉丝几千万的大v。只要出现一个重大新闻,“帝吧”的成员就会在贴吧集体狂欢,也就有了一次次载入互联网史册的“帝吧出征”事件。

    而最为经典的战役之一,便是帝吧鼎盛时期参与的某次“圣 战”事件。

    在2010年,上海世博园,某国组合演唱会门票发票现场。由于主办方的骚操作,引起了大量粉丝不满,从而引发了一场踩踏骚乱事件,出动了大量军警方才平息。此事一出,立刻点燃了“帝吧”众将士的熊熊斗志,不仅爆掉了众多某国明星的贴吧,甚至远征海外,黑掉了某国部分网站。

    作为帝吧一员大将,第二天一早,肖子涵就把战果告诉了女朋友。慕容虽然不是任何明星的粉丝,但却不理解男朋友为什么如此亢奋地做这件事情。她翻看手机新闻,漫不经心地说道:“是主办方欺骗粉丝,说是5000张票,结果只有500张。很多粉丝都是千里迢迢去上海的,结果看不到偶像,他们能不激动吗?粉丝行为是过激了些,但你们为什么要去爆那么多贴吧,那不是伤及无辜么?”

    “那他们为什么要去看呢?中国那么多明星,看不过来么?”

    慕容说道:“你换位思考一下,要是曼联去上海比赛,告诉你们,可以去两万人。你大老远的去了,但发现只有两千个人可以入场,你能受得了吗?”

    肖子涵一本正经地说道:“曼联绝对干不出这事来。”

    ……

    两人根本吵不到一个频道上。

    更何况,只要一涉及到“某国明星”,很多人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关联词便是“脑残粉”。

    慕容想表达的是,她是在很理智地跟他讨论这件事情,但最终也觉得累,遂跟男朋友陷入了冷战。肖子涵虽然脑回路直了些,但脑子还是好使的,知道不能因为虚拟世界的战争影响到二人的感情,便买了一个西瓜,乖乖送到宿舍楼下,二人才重归于好。

    乔琳也听说过那次气势磅礴的帝吧出征,不过对她没有什么影响,她也没有过多关注。她听完慕容的话,倒有些后怕:“我上高中的时候,还有人忽悠我去做练习生呢——真的,我不骗你!要是我真在邻国出道了,那岂不是被黑惨了?”

    慕容毫不留情地说道:“我相信你有做练习生的实力,但冲你关键时刻那个怂样,能争取到出道机会么?”

    ……

    乔琳做了两个深呼吸,告诉自己,这位大姐就是说话直了些,不必太在意。

    那天早上,他们上的是每节课都要点名的公共课。乔琳每次都走神,但以往都是装作记笔记的样子,在本子上涂鸦,构思她的武侠小说。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大模大样地在课堂时间看手机,因为男朋友在给她直播法庭上的战况。

    “那个叫苏雪的女医生好厉害,她直接提出要求,要跟她后妈找的那几个谢大的学生对质,问他们是那一届的,什么专业的,对文婧了解多少,她后妈吓得气都不敢喘了。我猜,这位大姐在大学期间一定没少参加辩论赛,一走出来气场都不一样。”

    “她小妈还挺让人感动的,说了很多好话,说文婧姐对她爸爸很好,经常做饭煲汤……啧啧,反正文婧姐也挺意外的。”

    乔琳听不懂那些冗长而又繁琐的法律条文,她听说文婧的诉求大概就是三条:第一,身为文庆辉的直系亲属,她请求代替父亲解除他和方女士之间的夫妻关系;第二,由她履行对父亲的赡养义务,方女士不得以任何理由进行干涉;第三,返还文庆辉名下的所有财产,并赔偿原告20万精神抚慰金。

    她的律师曾说,要是方女士敢上诉,他们就敢在赔偿金额后面加一个零。文婧也清楚,那并不现实,不过是律师自信心的一种体现而已。这场旷日持久的官司,终于在这个玫瑰即将飘落的季节画上了句号。

    律师曾怂恿文婧继续追加继母的刑事责任,但是文婧很疲倦了。从诉讼之初,小杨就陪在她身边,想到她收到的那些欺负,小杨都咽不下那口气。文婧却说道:“我现在真的很累了,以后我要照顾父亲,还要赚钱养家,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那个恶毒女人身上。多行不义必自毙,总有一天,她会付出代价的。”

    如律师所料,这一年半的时间,方女士的确把家底全给倒腾空了,老文毕生财产,只剩下南二环的那一套别墅了。方女士原本没打算卖,在收到传票那一刻才到处找买家,结果拖了半年也没找到。想想那么大一笔钱都打了水漂,方女士怎么也挤不出笑脸来。

    宣判完了之后,她还皮笑肉不笑地跟文婧说道:“那套房子至少值2000万呢,你运气真好啊,让你捡了这个大便宜。”

    小杨几乎要冲上去撕了她,却被文婧拦住了。文婧说道:“我运气当然好,我有那么好的爱人,朋友。跟他们一比,这2000万算什么?”

    恍惚间,方女士似乎看到了老文的那双眼睛,坚定,还带着一股狠劲。

    方女士继续皮笑肉不笑:“官司也打完了,我一直很好奇,到底是谁让你来告我的?过去一年都没动静,怎么出手就这么厉害?”

    想到远方的电工,文婧心里一阵温暖,但委屈随之而来。她说道:“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不管你怎么算计,也赢不了的一个人。”

    方女士面部抽动了几下,最终拂袖而去。虽然最后那2000万还是没能拿到手,但也把那个油尽灯枯的丈夫甩了出去,今后她就可以尽情潇洒了。

    晚上筋疲力尽地回到家,乔楠才打过电话来。文婧喝着红酒,说着说着,就抽泣了起来。

    “姓方的还是把我爸妈以前住的房子卖了,我恨死她了!哪怕把我爸这套别墅给卖了,我也要把那套房子赎回来!”

    “行,行,你先别生气,等我去北京,我陪你一起处理这些事情。”

    乔楠一直说着“抱歉”,但是说一万遍,也表达不了他万分之一的愧疚。

    他想说,今年任务很重,正是用人的时候,他们都是连轴转。但是又一想,这些话,哪怕不说,她也全都明白。从他提前归队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国家又把他的男朋友抢走了。

    她很懂事地擦干眼泪,问道:“最近还好吧?没有再去捅马蜂窝吧?”

    他笑道:“就算不捅马蜂窝,也有别的事。对我们来说,要么在战斗,要么就是在准备战斗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