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头狼 > 3624 王朗,足矣!
    正文

    半小时后,我带着地藏直接赶到“叶氏中介”的办公楼里。e

    已经是午夜时分,沿途仍旧随处可以看到不少睡马路的男女青年。

    懒散、颓废、混乱是三和这个地方的代名词。

    住着十来块钱的旅馆,上着一两块钱的网吧,不需要考虑未来,也绝对不会留恋过往,这地方的人好像与世界格格不入,可又活的怡然自得。

    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可当看到沿街席地而睡的那些流浪汉时候,我心里面仍旧涌动着说不出来的感觉。

    叶小九的中介公司前段时间又扩建了一轮,目前九层楼,为了对应他名字里的“九”字辈,占地面积差不多半个足球场大小,虽谈不上多奢华,但在破败的三和地区绝对算得上首屈一指,更是比临近几百米开外的“万家中介”阔气不少。

    叶小九中介公司的大厅里,此刻人头攒动。

    三四十号黑色西装的年轻小伙集结,我到场的时候,依旧时不时有人从门外或者楼上跑下来。

    门口处摆着两个大纸箱子,堆满了片砍、镐把和军刺。

    套着一件蓝色修身西装的叶小九脸色铁青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给什么人打电话,王鑫龙坐在旁边,揪着眉头低头翻着一沓资料。

    两人专心致志的干着各自的事情,丝毫没注意到走进开的我和地藏。

    因为晚上喝太多的缘故,我脑子有点飘,脚底板更是像垫着棉花糖似的,走道也虚浮的不行,晃晃悠悠跨到两人面前,我踢了叶小九脚尖一下调侃:“咋滴啦,你们这是要起义啊?”

    “诶我操!”叶小九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从屁股后面拽出来一把“仿五四”手枪举了起来。

    “嗖!”

    站在我旁边的地藏身影一闪,手速如闪电一半攥住叶小九的手腕,冲反方向一扭,后者身体马上“哎哟”一声从沙发上栽倒,手里的家伙式也被地藏给卸掉了。

    “迪哥你干嘛啊。”叶小九不满的甩了甩手腕子嘟囔:“我又不会真开枪。”

    “人的脑子往往控制不住本能。”地藏笑了笑,将弹夹退膛,又把子弹一粒一粒取出来后,才把手枪丢给叶小九。

    “我这小身板属实经不住你的摧残,下回轻点行不。”叶小九又揉搓两下手腕,接着又冲我埋怨:“给你打半天电话,也不说个直接方案,大半夜我都不知道该上哪借人。”

    “借人干嘛?”我笑呵呵的坐到他面对,随手抓起一瓶不知道谁的矿泉水,仰脖“咕咚咕咚”牛饮几口,才摸了摸嘴角道:“你是迫切想帮我分担一下压力,把江珊的目光引到自己身上吗?”

    “不是大哥,你不说今晚上要让孔浩退休吗?”王鑫龙不解的看向我道:“我寻思着你意思是要干呢,才建议九爷雇佣一些帮手的,是不是我会错意了?”

    “干,肯定要干!”我摆摆手道:“但绝对不能假手于人,更不能大张旗鼓,今晚上刚从大拿那里学到一个真谛,动手动脚的都是小打小闹,真正的暴力,通常一下都不带打的,他九爷,你让人全散了吧,我在!足矣!头狼和王朗四个字完全可以帮你撑起!”

    叶小九一愣,指了指大厅那帮小青年道:“都走?我可花钱了啊,找的全是敢真下手的职业混!真心不便宜呢。”

    “擦的,真是个败家爷们,有这钱,你给我不行嘛。”我瞥了眼他,朝着王鑫龙道:“来,把那个孔浩和方什么玩意儿的手机号码都给我。”

    “方涛。”王鑫龙补充一句:“方涛应该可以谈,我感觉这小子就是想要钱,他比孔浩加入万良的团伙晚很多,属于还嗷嗷饿着的那种,而且我听他那意思,也不是不能给九爷打工,但不肯提条件,含含糊糊的,对了。他确实和王娟有染,我查清楚了。”

    “去吧,让人都散了,然后准备点吃的喝的。”我点点脑袋,思索几秒钟后掏出手机拨通万良遗孀王娟的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好一阵子后,那头的王娟才声音慵懒的接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兄弟?”

    “事挺大的,你们公司可能卖不出去了,我刚刚听市里一个朋友说,万老哥走前曾以公司名义在国外几家银行都做过贷款,金额特别大。”我押了口气:“可能你和公司一些高层都不知道这事,毕竟万老哥贷款是想去海外投资金融,那玩意儿风险和回报一样大,他可能不想让你们担心吧。”

    “投资海外金融?不可能啊,我完全不知情,公司的账户一直是盈利状态,我今天还专门问过的。”王娟的调门顷刻间提高:“王朗兄弟,你不会搞错了吧,我们公司完全没有任何亏损迹象啊,其他股东也不知道,而且老万贷的款,和公司应该没什么实质关联吧?”

    “你咋还没听懂呢,万哥是以公司名义在国外贷的款,他发生意外太过突然,国外那几家银行也是刚收到消息没几天,根据我的了解,万哥贷了应该差不多四个太阳,比你们公司市值还要高出不少。”我耐着性子道:“算了,电话里说不明白,你如果方便的话,就来趟你们公司隔壁的叶氏中介,当天聊吧。”

    “现在吗?”王娟迟疑道:“这都快凌晨三点了,要不咱们明天白天怎么样?”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你随便,明天那几家国外银行应该会联系你们,到时候也不需要我过分解释。”

    “别,我马上过去,你等着我啊兄弟...”

    结束通话后,我又如法炮制分别给孔浩和方涛都去了个电话,内容大同小异。

    叶小九递给我一支烟发问:“朗朗,万良真贷款了?”

    “有个词叫死无对证。”我邪气的眨巴两下眼睛道:“找国外银行贷款不容易,可是想让他们做点假手续捡便宜,那再简单不过了,待会人来了以后,你们不用吱声,看我表演即可。”

    “哥,王娟和方涛好对付,这个孔浩太滑头了,今晚上跟九爷谈判之前,已经拿到了他们公司和万良生平的所有进出账明细,咋呼他可能没那么容易。”王鑫龙将手里的资料递给我道:“这是孔浩的履历,这家伙早些年一直都是万良的军师...”

    我接过资料仔细翻阅起来,良久之后长舒一口气。

    孔浩确实有些棘手,这家伙今年五十岁整,属于最早一批“下海”的淘金者,早几年还曾在某个单位当过科长,属于高学历、高智商,有心狠手辣的老派江湖大哥。

    起步初期是个倒腾海鲜的,因为被同乡坑害,一笔买卖赔的妻离子散,这家伙也是个狠手,买卖亏本以后,单枪匹马找到那个坑他的老乡,三枪干碎对方天灵盖,以故意杀人入狱。

    入狱后在里面结实了同样因为故意伤人的万良,两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直接拜了把子,后来孔浩帮着万良出谋划策,明里暗里用了不少方式减刑。

    万良也算有情有义,发迹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那个难兄难弟给运作了出来,再往后两人和万良的其他兄弟联手缔造了万家中介雄霸三和地区近十多年的神话。

    如果不是孔浩后来越来越贪婪,许多事情引起万良的不满,可能现在早升为二把交椅了。

    盯着孔浩的资料,我自言自语的呢喃:“有文化,胆子大,关键手里还有一大票死党,这个人不太好对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