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造物主说 > 第三十一章 第三股势力?
    “您的博学让人惊讶。”管家打扮的卡夫卡用标准的通用语腔,称赞着邓恩,同时略微好奇的看着被邓恩随手翻看的书籍,眼底似乎有一点担忧,但同时也有着疑惑。

    这种翻看速度,根本不可能看到什么吧?

    他这样想着,同时也子啊感受着周围的元素波动,确定邓恩没有使用什么用来吸收知识和信息的奥术,或者是增强智力和记忆的法术。

    “你也不错,”邓恩随手将手上的一本书放到旁边——在他身边的桌上,已经垒了一堆书籍,足有半个人那么高,每一个都十分厚重——随后,邓恩一抬手,不远处的一座书架上,就有几本书自发的飞过来,落到了他的手边。

    能做到这样,并不是邓恩在施法,而是这片图书城特有的效果,通过精神力波动,将自己需要的书籍内容和范围传递给最近的书楼,就会自动筛选出合适的书籍,自己飞过来。

    这个特性,自然是卡夫卡告诉邓恩的。

    这位半位面大管家出现之后,就做出一副服务人员的架势,介绍了一下这片图书城的特点和功能后,就随口聊了起来。

    很显然,卡夫卡拥有者丰富的知识和见识,但同样的,吸收了大量资料的邓恩也并不逊色,两人的对话,跨度很广。

    更重要的是,利用众多化身锤炼出来的分心能力,让邓恩能够一边聊天,一边继续搜集和翻看书本资料……

    ——————

    另一边,会议还在继续。

    作为实验性质的魔法学院,目前有两位副院长,但其中有一位,现在更近似于挂职,人并不在学院里面,距离半位面也很远。

    目前,在这里主持整个学院事务的,是来自国度的法师,切里奇。

    他的面容十分年轻,但却有着很多老年人的生理特征,显得十分具有特点。

    “我必须要说,你的看法是正确的,”在听完那三位导师的看法之后,切里奇点了点头,但紧跟着,他强调道:“但是我们必须要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意外,不是吗?事先,有谁能想到,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有人学会了那个特殊的传送术呢?”

    “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将传送术的坐标固定了,只是在坐标的解析上增加了一些难度,所以才会这么快被人掌握。”忽然,坐在切里奇左手边的一名法师说道。

    “特里,我知道你的感觉,毕竟之前的那个记录,是你的曾祖父做到的,你希望保持这个记录和荣耀,但是,我们要更全面的看待问题,”切里奇露出了歉意的目光,“一名出色的、有天赋的学员,在我们这个魔法学院刚刚建设的时候就出现了,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事情吗?他创造了一个记录,这其实是我们所有人的荣耀!”

    随后,他压低了声音:“现在,冷静的想一想,我们的任务都有哪些?这很重,至少未来几年,我们要为此付出很多精力,那么一个好的开头,为什么我们不把它确定下来呢?”

    其他法师听到这里,低头沉思了一下,很多都露出了赞同的表情,那位特里法师的表情比较凝重,但注意到其他人的反应之后,他选择了沉默。

    “看来达成了共识,”切里奇掌握了整个会议的节奏,“关于邓恩的天资这部分,我已经将相关的资料写成了档案,不过我们不用急着将这些内容上报给国度或者议会……”

    他注意到来自两个组织的导师都要开口说什么,就摆摆手,制止了众人,然后继续说道:“我不是说将消息隐瞒下来,事实上,这样我们根本做不到,因为这种消息是根本封锁不住的,但是我们要意识到,魔法学院并不是哪个组织的下属机构。”

    听到他这样的说法,其他人都下意识的停下了话,开始仔细倾听起来。

    “我们应该有自己独立的决定,不是吗?”切里奇说着,目光扫过所有人,“现在将邓恩的情况传递过去,上面会给予嘉奖,或者会给予重视,并且给予相应的权力,然后试图进一步的笼络他,然后呢?”

    他看着众人,顿了顿,才继续道:“然后,再过不久,邓恩也许会有其他更加惊人和出色的表现,然后我们再将消息传递过去,让上面的人再进行一番调整吗?”

    切里奇摇了摇头:“这太荒谬了,甚至我们假设一下,假设邓恩的天赋比我们想的还好,或者没有完全展现出来,当我们把有一个消息传递上去,还没有等到上面给予回应,也许他就又做出了什么让人继续震惊的事,这样连续几次,恐怕这座学院,就真的成了一个传声筒。”

    “您的意思呢?”有一位法师询问。

    “我们应该建立自己的奖惩体系,”切里奇顺着这句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们建立自己的培养体系,建立自己的治理体系,还有自己的档案,一个出色的学员,我们掌握他的详细资料和情况,给予奖励,然后加强培养侧重,给予他更多的资源,让他更加出色,这样才是一个可以持续的方案,你们觉得呢?”

    众人听了之后,相互交头接耳,在低语声中进行简单的讨论,最后都点点头,认为这是一个不错的建议,而且具有很高的可操控性。

    “当然,就像我一开始说的那样,邓恩是一个很有天赋的人,但他的天赋,应该让学院给予关注,等他离开了学院,学成了之后,打上了学院的烙印,那么今后他的成就,同样也有学院的荣光!”

    他的表情逐渐的严肃起来:“诸位,你们都很清楚,关于这个学院的设计理念,受到了很多人的压制,很多人并不喜欢打破过去的那种结构,并不认为学院是未来的方向,面对众多质疑,我们能做的很少,但并不是没有。”

    “是的,”那位红发法师忽然出声,“我一直都有类似的想法,也有很多朋友,他们有着接近的想法……”

    “是的,你不用强调,因为现在能出现在这里的导师,都是认同这样的理念的,而且是高阶法师。”

    “没错,我知道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递交了申请。”

    ……

    这些话,显然是引起了在场导师们的共鸣,毕竟他们会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单纯一个组织的命令,或者调令能够实现的,毕竟无论是国度还是议会,对于法师们的管理,都是相对松散和随意的。

    “但遗憾的是,人数并不多。”切里奇这时候忽然补刀,“在座的诸位都是高阶法师,甚至还有和我一样的称号法师,我们分属于不同的学派,擅长不同的奥术和理论,这是一次盛大的聚集,但同样的,我们能坐在这里,是因为从整个国度和议会的自愿中,进行筛选,这么多的法师,最终坐在这里的,也只有不到二十位。”

    他的话,又让在座的人的喜庆沉重了一些。

    “所以我们需要自己完善学院,同时做出成绩,甚至……我是说也许,”切里奇忽然压低了声音,“也许我们可以成为第三个势力也说不定。”

    忽然之间,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凝重起来,因为这里陡然间安静下来。

    尤其是那些来自国度的导师们,他们忽然之间回想起来,这位切里奇可不是什么老老实实的法师,即使在国度内部,他也曾经折腾过很多大事,甚至透露出想要参选最高领袖的意思,只是很显然,最后的结果并不让他满意。

    现在,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什么想法吗?

    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之后,再回想之前切里奇所说的那些话,国度法师们就感觉气氛有些微妙起来,似乎那种种提议和畅想的背后,还隐藏着更为深层次的东西。

    当然,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揭破这些。

    “现在回到最初的议题。”切里奇似乎对这样的突然安静十分满意,他在透露了一些信息之后,忽然话锋一转,“还是邓恩的问题,我们要给他一些特殊待遇,这是他应得的,同时还能刺激其他学员……”

    说着,他看了一眼那三位“接待”了邓恩的法师。

    “当然了,为了防止学员的进度问题被他发现,其他方面也有有所准备,不如单独派出几位导师,过去给他进行授课,也算是奖励的一部分,毕竟现在其他学员还没有抵达,也就不存在集体授课的条件……”

    尽管对切里奇的目的还有疑问,但其他人也不得不同意,这是一个非常可行的方案,甚至还有导师暗暗觉得,切里奇不愧是曾经想要当政客的人,提出的解决方案都充满了“宫廷味道”。

    “好,那么下面……”切里奇面带笑容,再次开口。

    在他的节奏中,一个新的会议议题将要展开,事实上,这次的邓恩事件虽然让他惊讶,但终究只是一个契机,是让他召开这个会议,提出下一步构想的契机!

    只是在他将心里的正题抛出来的时候,忽然,淡淡的光辉猛然从外面急掠而来,随后又有许多信息流转,干涉了法师们的精神立场——这是高阶法师们精神力变化后的特有力量。

    这让他们可以捕获到比普通法师更多的信息,而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导师都傻眼了,因为他们从那些信息中得到的,是一个让他们吃惊和意外的内容——

    “根源!智慧图书馆的根源被触动了!这个半位面的根源,被触动了!”

    随后,他们面面相觑,脸上充斥着惊讶和难以置信。

    “邓恩做到了?记忆一百本图书?”

    “但这怎么可能呢?这才多长时间?难道他使用了强忆术?”

    “那至少也要有三环的魔力等级,他只是一个一环法师,没错吧?”

    “就算用强忆术也说不通,通过法术记忆的内容,不可能触动这里的根源,难道你忘记了,这个半位面的主人是谁?”

    “那个构装体呢?哦,好吧,人工生命,总之,卡夫卡不是给了我们保证了吗?难道他没有意识到,根源被触动之后,对他和他的主人,有多大的影响吗?”

    “我觉得,现在追究责任已经晚了,而且也不合时宜,该考虑的是怎么应对!”

    “该死的,现在情况又复杂了,切里奇,你说该怎么办?”

    吵杂的抱怨声中,最终所有人的目光又落到了切里奇的身上,毫无疑问,刚才的那些表现,让这位副院长真正获得了威望,而且也成为了这些导师们的大脑。

    “别着急!”

    切里奇表面上平静,但心里却在快速转着念头,他在权衡和思考。

    与此同时,切里奇的嘴上并没有停下来:“我们第一件事要做的,绝对不是慌乱,而且我认为,未必就是邓恩触动的根源,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搞清楚根源震动的源头和原因,拉尔斯,我需要你去看看邓恩,你的预言系法术和探查类型的奥术,是最适合的,然后不管结果怎么样,第一时间给我汇报。”

    “好的。”穿着束腰马甲的中年男人站起来,他朝切里奇行了一礼,然后就消失在原地。

    “诸位,”切里奇又看向了其他人,“即使根源真的被触动了,也不见得是坏事,不是吗?这给了我们机会,和这个半位面的根源对话的机会,你们也知道的,这个位面虽然出自那位伟大存在的手中,但发生了奇特的变化,只是过去,很少有人会满足触动根源的资格。”

    “有不少人能满足,只不过和根源对话不是那么简单的,每一次触动之后,间隔时间太长了,”遇到过邓恩的老年法师忍不住说着,“所以我们才会这么小心,不是吗……”

    但说到后来,他的声音变小了,因为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古怪起来,就好像将心里话全部扔到了这位老法师的脸上——

    难道不是因为你的疏忽,才造成了这样的糟糕情况吗?

    “但是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切里奇语气坚定的说着,“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只有解决它,就怎么简单!”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