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女神的天才保镖 > 第214回 启蒙老师
    “哥哥跟你说,这些东西都是给你们的,但是你不能跟妈妈说是哥哥给的,你就说是超市的那个小帅哥的叔叔偷偷送来的,知道吗?”

    林琳不高兴的撅着嘴。

    “你让我跟妈妈撒谎,老师说小孩子不能撒谎的!”

    林洋摸了摸她的小脸蛋。

    “这是善意的谎言,知道吗?善意的谎言是可以的!老师是允许的。”

    “什么是善意的谎言?”

    林洋挠了挠头,怎么和个小孩子解释这个呢?看到了香蕉他牵强的说道。

    “善意的谎言就是,你对妈妈撒谎了,你和妈妈就会有香蕉吃,就会有大米饭吃,知道吗!”

    林洋希望小孩以后不要学坏,如果她要是学坏了,自己这个启蒙老师的罪过在劫难逃。

    林琳想了想说。

    “我还想吃苹果,我还想吃火龙果,我还想吃大葡萄!这些可以不?”

    林洋真有点儿脊背发凉,自己这是在摧残祖国的花朵呀!可眼下也只能这样,能瞒一会儿是一会儿吧,毕竟他妈妈要是知道是自己送来的东西,估计她宁愿从窗户扔下去也不会吃。

    “好!你只要不告诉妈妈,哥哥都给你买来,哥哥很有钱的!”

    “好诶!”

    林洋捂住她的小嘴。

    “别吵吵,现在赶紧带我去你家。”

    林琳点了点头。

    林洋把香蕉还驮在脖子上,提着两袋子米,一咬牙,一口气爬到五楼。小林琳也跟着上来,悄悄的把她家的门打开。

    屋里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妈妈大概哭累了睡着了。

    林洋把东西全放在门口里面一点儿,不敢进到大里面去。悄悄的关上门,小林琳则还想出去玩。

    林洋悄悄的说。

    “妈妈醒了找不到你会担心的。”

    她也悄悄的说。

    “没事儿,就玩一小会儿我就回来!”

    林洋无奈,只好放她出来,林琳高兴的掰了一个香蕉拿着。偷偷的跟着林洋下了楼。

    两栋楼之间有一个不大的花池,里面多是些枯败的月季,和干枯的草。林洋陪着她坐在花池边的高台上,林琳把香蕉拨开,一口一口的美美吃着。

    吃着吃着她突然侧着头,看着林洋问。

    “哥哥,爸爸是不是去了天堂?”

    林洋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

    她又问。

    “哥哥,妈妈让我记住你,恨你一辈子,哥哥,什么是恨?”

    林洋更没法解释,这么点儿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哪来的明辨是非的能力。干嘛要让他记着这份悲惨的记忆,背负这么大的压力,以至于让他的人生留下缺憾和阴影。

    所以林洋自私的又说了一句善意的谎言。

    “恨!就是喜欢,妈妈让你恨我一辈子,其实就是让你喜欢我一辈子!”

    “像喜欢妈妈一样喜欢哥哥吗?”

    既然开始了一段儿谎言,就要用更多的谎言来为这个谎言美化。所以他点了点头。

    林琳的香蕉吃完了,拍了拍手,把头靠在林洋的身上。

    “哥哥,你要是我的亲哥哥就好了!”

    林洋心里暖暖的,用手试探性的摸着他的头发。

    “你要是我的亲妹妹更好!”

    林琳冷不丁的抬起头。

    “哥哥!我们拉钩吧!”

    林洋愣愣的看着她。

    “拉什么勾?”

    她调皮的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举起小手。

    “林琳发誓,做哥哥的亲妹妹!”

    林洋看着她的这个小表情,忍不住笑了,这时才看得出她是个女孩子。

    “哥哥你快发誓呀!难道你不想做我的亲哥哥吗?”

    看她这么可爱林洋真不忍心让她伤心,敷衍着也学她的样子举起手。

    “哥哥发誓,做林琳的亲哥哥!”

    林琳开心的笑着,伸出小手。

    “好!我们拉钩吧!”

    既然她这么认真,林洋只好也伸出手拉住她的小手指。

    “好!我们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了谁是小狗!哥哥你也说!”

    没办法,林洋只能按照她说的话说了一遍。林琳总算心满意足。

    调皮的扑上来紧紧的抱住林洋,说来也怪,本来林洋一直把这当成小孩子的游戏,可这时再抱着林琳却觉得有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亲近感!

    林琳还调皮的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

    “虽然我以后都见不到爸爸了,但是我又有了一个好哥哥!我好高兴啊!”

    这话林洋听了很不舒服,觉得司机大哥有时间肯定会来找他喝茶滴。

    如果林琳是个年龄大一点儿,明白事理的大孩子,也许她就不这样说了。

    可她不是,她还是个懵懂的,纯粹的,甚至都分不清爱和恨,兴和悲,作为人这四种最基本的情绪。

    “林琳!林琳!”

    声音是从楼上传来的,显然是林琳的妈妈已经醒了。

    林琳赶紧放开林洋,从花池边上跳下来,小声的说。

    “哥哥,我明天去医院看你!”

    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进楼道口,进了楼道才回应道。

    “妈妈,我在这儿,我马上回来!”

    林洋赶紧从这儿离开,林琳的妈妈对于他来说比母老虎还可怕,要是被她逮到,后果自己都难以想象。

    觉得这次的事情办得很好,很漂亮,不但这样,还有个意外的小收获。心里的小幸福此起彼伏的。感觉神清气爽,走起路格外的轻松。

    到小区门口这儿,保安大哥还是比较好奇的看了他几眼,他有点儿忘乎所以的冲着保安大哥晃了晃手。保安大哥不知所以然的把头扭到一边。

    也许会在心里说,这个傻吊终于出来了!管他呢!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哭去吧!

    出了小区的门,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走出小胡同来到大街上,摸了摸胳肢窝夹着的钱袋子,心里长了草。

    到底用这么多的钱干什么呢?想起小老板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移动支付,移动支付。

    看他那张看不起人的样子,有个手机了不起吗?神气个屎虼蜋,看你那个吊样也是个刚从粪堆里爬出来的,真拿自己当城里人啦?

    嫉妒归嫉妒,他确实应该有一部手机,以后和姐姐们沟通起来也方便,干什么去也不用动不动就刷卡了。特别是这张金卡,知道得人还以他拿着金卡到处的显白呢!咱可是个比较深沉,比较有涵养的人,可不能让人觉得和暴发户一样庸俗。

    不过刷金卡的感觉真的是爽。比肩上扛着个银行都有面儿。

    一边想一边左右街上的看,天马上要黑了,部分的路灯已经开始眨眼睛,街边的霓虹也,断断续续的亮了起来。

    可能是快过年的原因,两边的店铺关门的时间都比较晚,隔三差五的林洋也看到了几家手机店。看他们的门脸规模都是很大。林洋和顾佳佳逛街,别的没学会,学会了看排场。

    买东西不能选择店面太小的,佳佳的观点是店面太小容易买到假货,这一点林洋是认同的,特别是他这样的无知小白。他这样的是那些不良商家的首选。

    所以林洋一直在找一个规模够大的手机店,反正腰里揣着这么多的钱,那可是真金白银啊!从视觉上可比一张小小的卡震撼的多,他似乎有点儿忘乎所以,不差钱就什么都不差了,连胆子都大了。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人民医院的对面就有一个大型的手机店,门头上的手机模型也得有十几米高。

    林洋两眼放光,觉得这个手机店儿可以,肯定能选到自己如意的手机。看看马路上车不多,找了个路口跟着人流大摇大摆的穿过马路。

    径直来到手机店门前,刚要上台阶,发现门口旁边的停车位上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小跑,滚圆的小屁股,劲爆的两个大烟筒。

    忍不住走过去喜欢的摸了摸。

    心里暗暗得意,面对着豪车,我放声大笑!等哥哥驾照到手时,带你天涯海角的流浪!

    “嘿!你干啥呢!你咋那么手欠呐!”

    林洋差点被吓得趴在车上。

    赶紧抬头循声望去。从手机店里走出个小伙子,看样子比自己大着几岁。白裤子绿马甲,胸前有一个白色的笑脸logo。看得出是手机店里的员工。

    他不悦的看着林洋。

    “离车远点,弄花了你赔得起吗?”

    林洋看了看他笑着说。

    “豪车,喜欢!让人忍不住啊!”

    小伙子走到车前,趴在车上看了看林洋摸过的地方。

    “满大街的美女!更喜欢!你能忍住不?”

    不赖!这人说话挺有意思,虽然他说话的语气挺瞧不起人的。不过冲他话里的这点儿幽默感,原谅他了。

    “这车是你的呀!”

    他瞥了一眼林洋说。

    “这车上刷的是太空漆,贵的很,弄花指甲盖那么一点儿,都得把你卖路。”

    “呵呵!”

    林洋偷偷的伸了伸舌头,小哥咱不懂别装懂好吗!还刷的漆,你以为烤羊肉串刷辣椒油呢?

    他在林洋面前撅着屁股,刚发育的小屁股滚圆,林洋真想一脚登过去,还太空漆!咋不封你个宇宙超级无敌大傻蛋呢。

    看你也不是车主。跟这种小人没必要计较,咱是宰相,宰相肚里能撑船,原谅你个小棒槌。

    他转身刚要进手机店儿。

    “你站住!”

    再次被他叫住,林洋转过身心里有点儿气了,表面笑呵呵的看着他。

    “怎么啦!”

    他冲着林洋晃手。

    “来!你过来!”

    “我为啥要过去?”

    “你过来看看,这儿是不是你弄的!”

    他用手指着宝马车的a柱。

    林洋纳闷!我刚才就摸了一下反镜,轻轻的摸的,车上的警报系统都没动静,你个白痴瞎哔哔啥!

    他尽管这么想,出于好奇,他还是过去了。

    “你的车不是太空漆吗?这么不结实吗?”

    “用你管,你看这儿是不是你弄的。”

    林洋看了看好好的漆面,啥也没看着。

    “好好的呀!”

    对方有点儿不耐烦的用手指了指。

    “下面,往下看。”

    林洋沿着a柱往下看,还是什么也没看见。

    刚要直起身说话。

    吧嗒!

    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什么东西,正好落在他的头上,他一甩头。

    吧唧!

    头上的这个东西掴在宝马车上。他用手摸了摸头,粘了吧唧的,闻了闻好像有果酱的味道。

    他抬头看看,上面是手机店儿的三楼,滋啦滋啦的有炒菜的声音。

    “真倒霉!”

    林洋说着想走。

    身边的小伙伸手拦住他。

    “你别走,你弄脏了我的车你得给我洗车费!”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