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上门女婿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清楚
    温君洁老老实实的去停车。

    夏梦碍于知名度跟形象,亦然在下车后戴上了口罩,跟男人并肩距离半米,先进机场。

    边走,边若有若无打量着男人愈廋,轮廓愈清晰的侧脸。

    老?

    她没觉着自己老,可也接近二十九岁,距离三十这个分水岭还剩一年多点。男人跟她一样年龄,之前觉得他深沉,稳重,还觉得自个要小一些。现在无意提到这个话题,她骤然察觉,他的面貌还停留在两人刚结婚那时候……

    如果换上一身运动服,仔细打理下,看着,依然还是个小年轻。

    小年轻?

    怎会对他有这种看法,为什么会觉得随着时间增长,年龄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一般。

    特殊的危机感,突然而至。

    夏梦想到了五年后,十年后。

    她三十好几,接近四十……这个年龄是女人对异性魅力的退化期,却毋庸置疑是男人魅力的爆发期。

    届时他身后小姑娘成群,她怕是连吃醋的资本都没了……

    挪步,再不顾及有可能的注视关注。主动揽住了一开始保持距离的男人胳膊,无声息使劲拧了一下!

    韩东倒抽了口冷气,骤然注目。

    “我刚就开个玩笑,你至于嘛!”

    夏梦是觉得下手太狠,但并不道歉:“谁让你说我老……男人没有一个有良心。把女人最好的年华拿走了,等她人老珠黄,就踢了换年轻的,都这样。”

    “一个有点资本的男性,不知道要糟蹋多少小姑娘的青春。女人多跟异性聊几句,男人都不乐意……”

    韩东怎么也理解不了有些人的脑回路,为何如此莫名其妙。

    他愣了愣:“你在说夏叔叔。”

    “我说所有男人,包括你。你更不是个好东西……比我爸还不如。”

    韩东纠结无语。

    夏梦见他仍若有若无的揉胳膊,终于有了点歉意:“还疼啊。是我刚才想到你以后背着我泡小姑娘,入戏了。”

    “你……厉害。”

    夏梦趁机话归原题:“所以,你理解我了?”

    “什么?”

    “管控你财务,不是对你苛刻,是你身上价值少了,莺莺燕燕就自然的少了。这是我跟孩子要的安全感,不理解也得理解。”

    “少用这么高大上的理由,安全感的构成,钱是其中一部分。互相尊重,互相体谅,互相爱着,才是真正的安全婚姻。我说了,不再奢求马上复婚,也接受不了你那些条件。我是做我认为将来不会遗憾的事,让往后的半年时间来决定缘分。若仍是揪心惦念,再考虑下一步不迟。”

    “梦梦,咱们俩比起很多普通人算幸运了。没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孩子不但有龚姨带,家里还有保姆……就这种情况下,还成天的颠三倒四,真不对劲。所以都要在这段时间里,好好思考一下优缺不足,看看到底能不能为对方去改变。”

    “我也是乍然间想通的,婚姻不是谈恋爱。如果谈恋爱的话,我跟你在酒店连续谈几个月,也不会腻,热情满满,因为它只需要放纵,满足彼此身体需求,精神需求,信马由缰,不需要责任。婚姻是,每接触任何一个异性,都要去考虑到对方感受,考虑家庭,考虑双方的父母,双方的人际往来……它跟恋爱看似一样,其实是冲突的。”

    “其实看出来了,你对马上复婚,也存犹豫性。极有可能,复婚是个报复性考虑,也说不准……”

    夏梦兀自打断:“我狠不下心报复你,不但报复不了,看到你颓靡落魄一些,都很难眼睁睁看着。可是,你不能不让我报复别人!关新月确确实实伤害了我,要还的。她拿别人的信任,当成她为所欲为的工具!我们俩不至于到那种鱼死网破,你死我亡的程度。但,咱们三个人见一面太有必要了。”

    “不管是弄清楚怀孕与否,还是弄清楚你的心在哪,亦或者是,出了这口咽不下的恶气……都没有不见她的理由。”

    韩东笑笑,视线低垂。

    夏梦径直补充:“放心,只要她表现的是个正常人,我答应你也一定正常。”

    “嗯,有人偷拍,保持点距离。”

    夏梦得不到一种肯定态度,试探:“你实在不想见,就躲车里,我们俩单独聊。人,你必须给我约出来。”

    “一块见,一块见。不要说了,有人在拍!”

    韩东低头率先让步,退开了些。

    夏梦被他弄得不上不下,停步转身:“怎么一提她,你就不一样。”

    “那就不要提了,两个人的世界何必总提另外一人。”

    “绕不过去啊。”

    “我说绕的过去,就一定绕的过去。”

    “我是说我,绕不过。什么臭德行……”

    夏梦翻了下眼睛,随即去往一旁的自动售卖机里取了个糖果:“来,吃糖。感觉甜,晚上好好的表现,再给你买几颗。”

    韩东接过来装进了上衣口袋中:“夏律师,公众场合,吃什么都不礼貌。而且,我也不喜欢吃糖。不能你喜欢吃,就认为我也一样喜欢吃。”

    “你叫我什么?”

    “夏律……夏公主。”

    “这还差不多。不喜欢吃留给茜茜呗,反正她喜欢。”

    韩东见她又往身边凑:“诶诶,真有人拍。”

    “我不怕。”

    “那你把口罩给我。”

    夏梦干脆解下来,帮他戴了上去:“见不得光的宵小。”

    韩东眼见随着她口罩摘下,更多人注视过来:“你这人,就是心思一起,完全不在乎。我不是宵小,现在也敢见光。是不喜欢,我看到镜头,眼睛痛,懂不懂!”

    话落,压根不愿凑热闹,在一些人未反应过来之时。抓着她手腕,大步去往安检方向。

    ……

    上京至天海,两个小时左右。

    三人离开机场的时候,太阳正沉,视线中,红的刺眼。不同的城市,就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说上京带给韩东的是一种排斥而亲切的熟悉感,这里对他而言完全的崭新。新潮,新颖,新的世界。

    不是第一次过来,是每一次都能发现这座城市有新的东西。

    有涂青山派来专程接机的人,车子熟悉穿梭在街头巷尾,停在了一座高入云层的酒店车场内。而随着车子刚刚停下,涂青山等人也从酒店中走了出来。

    非常隆重的招待,接待方式,足够重视。韩东却是在夏梦跟温君洁下车后,合上了玻璃。

    涂青山看不到他,他也没心思跟对方打招呼。

    夏梦要忙的是工作,或律所入资新通源,或涂氏入资律所。他要忙的是,即将找机会去打的这个电话。

    躲,终归没用,是该清清楚楚的时候了。

    不但要理清楚关新月,他还要理清楚夏梦,理清楚自己。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