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首长红人 > 第1453章 倾诉
    众人的话,叶兴盛全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个他发现的山洞确实很隐蔽,藏在一堆灌木丛当中,不好发现。附近杂草丛生。这玩意要是遇见毒蛇,那可怎么办?

    这荒山野岭的,要是有人被毒蛇咬到。很可能会没命。退一步就算不被毒蛇咬到外遇到野兽,这几个美女也没法对付。

    心里很焦急,身体却仍旧动弹不得,也无法说话。叶兴盛根本无能为力。

    伴随着一阵稀稀疏疏的脚步声。马娇玉率领其他人去找山洞去了。这一片洁白的沙滩上只剩下许小娇罗芊虹和叶兴盛三个人。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许小娇等人刚才吃了一点儿蜂卵和幼蜂,肚子是填饱了一点点,但是已经很长时间没喝水,许小娇和罗芊虹这会儿都有点口渴。

    尽管眼前的这条河是淡水,而且,河水还挺干净,只是再怎么干净,没有烧开,喝下去都会不大卫生。

    “姐姐你口渴吗?我这会儿感觉口很渴呢!”罗芊虹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又看了一眼眼前涛涛向前翻滚的河水,眼里有深深的渴望,恨不得眼前的河水是开水,她猛灌几口。

    “我也很渴,可是有什么办法?这里又没开水,那河水又不干净,随便喝下去,万一闹肚子的话可就麻烦了。”许小娇抬头看了一眼滚滚的河水,只觉得喉咙更加干燥了。

    “姐姐,你看过《鲁滨逊漂流记》吧?那本书里的男主生存能力极强,要不咱们先想办法吧,只要动脑子好好想想办法应该是会有的。怎么样?”

    许小娇强忍着腿部的疼痛,笑了笑说:“不就是烧开水吗?还能怎么想?当务之急,你就找个能够烧开水的东西就可以了。”

    “那倒是,那我现在就去找找看。”

    “嗯!”小娇点点头。

    罗芊虹起身就要去找烧水的东西,可是才走了几步,她突然又转回头:“姐姐我留下来可是看守你的,万一有野兽来可怎么办?地上还有一个昏睡不醒的叶兴盛呢,叶兴盛这混蛋也真是的,不就被马蜂给蛰了一下吗?怎么昏睡这么久?真没用!”

    停顿了一下,罗芊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皱了皱眉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许小娇说似的说:“不对,叶兴盛这混蛋向来不大正经,该不会是他故意装昏睡吧?”

    罗芊虹这么一说,许小娇也有些警惕起来,不过,就她对叶兴盛的了解,叶兴盛不是这样的人,平时叶兴盛是有些不正经,但是在重大的事情面前,他向来都是很认真的:“瞧你说的,这里是哪里?叶兴盛还至于装睡吗?”

    “姐姐,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说得清呢?他真要是装睡,我绝对饶不了他!”说着,罗芊虹举步来到叶兴盛身旁。

    叶兴盛把罗芊虹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心里就是一阵苦笑,原来在罗芊虹的心目当中,他的形象竟然这么差。

    身处绝境,能否活着离开这里都还是个问题,他怎么可能还有心情跟众人开玩笑,罗芊虹也未免太多疑了。

    如果能够开口说话,他早就告诉罗芊虹,他并没有装死。

    而现在,他只能通过耳朵倾听罗芊虹稀稀疏疏的脚步声来到他身旁。

    “叶兴盛,你别装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装的?快点醒来听见没有?再不醒,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快点醒过来听见没有?”

    连着喊了好几声,见叶兴盛仍然没有反应,罗芊虹先是使劲地捏了几下叶兴盛的鼻子,然后又把手伸进叶兴盛的腋窝,使劲的挠了几下。

    所有这些举动都没能够让叶兴盛苏醒过来,叶兴盛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

    罗芊虹挠叶兴盛腋窝的时候背对着许小娇,许小娇并没有看到她手上的动作。

    挠腋窝,是一种很让人难受的鬼把戏,一般人都受不了。

    见叶兴盛仍然一动不动地躺着,罗芊虹这才意识到叶兴盛可能真的是昏死过去了,嘴里咕哝道:“难道这混蛋真的昏死过去了,至于这么脆弱吗?”

    嘴上说着话,罗芊虹目光不觉地移到叶兴盛下身,顿时小鹿撞怀,她先是把小手举起,却犹豫着,迟迟没有下手。

    片刻之后,她鼓足了勇气,蜻蜓点水式的在叶兴盛下身轻轻地按了一下,晚霞的涂抹下,罗芊虹那张美丽的脸蛋显得特别红。

    除去不能说话和睁开眼睛,叶兴盛身体其他的感官都还很正常,罗芊虹捏他鼻子,挠他腋窝,他都知道,只是没反应罢了。

    罗芊虹这么轻轻一按,叶兴盛自然也感觉到,他很感到很意外,这个美女副主任的向来不是挺清高的吗?今天竟然就有这样的举动,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芊虹怎么样?叶兴盛是不是真的昏睡过去了?”许小娇问道。

    “没错!看来,我错怪他了!”罗芊虹站起身子转过身面对着许小娇:“姐姐,你看着他,我去附近找找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个烧水的东西。要是有什么意外,你到时喊我,我立马过来。”

    交代完毕,罗芊虹转身走了。

    许小娇所坐的地方和叶兴盛所躺的地方,想距大概十几米远。

    罗芊虹走了之后,许小娇站起身子,迈着艰难的步伐,踉踉跄跄地来到叶兴盛身旁。

    “叶兴盛,叶兴盛!”许小娇轻轻地摇了摇叶兴盛几下,见叶兴盛没有反应,她抬手在叶兴盛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声音很温柔,自言自语道:“叶兴盛,你可不要出什么事儿,这一路走来,你帮了我很多忙,别的不说,今天要不是你把我救醒,我指不定已经死在这儿了,你的这份恩情,我会深深记在心里的。”

    “你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儿,你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我也......”说到这里,许小娇喉咙里反复被什么东西给堵住似的,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最后抽泣起来。

    好一会儿,许小娇才止住抽泣,像刚才那样继续轻轻地抚摸叶兴盛的脸蛋:“叶兴盛,你告诉我,老天爷为什么会安排你我认识,安排你我认识那倒也罢了,为什么会让我跟你有这样的关系?你知不知道,对我来说,这种关系是一种折磨和痛苦?如果可以的话,我不要认识你,我不要和你有这样的关系,我多么想回到从前不认识你的日子,那段时间我自由自在,开心快乐没心没肺。”

    “自从和你认识并且有了交往之后,我的世界发生了改变,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别人看我官当的这么大,脸上天天挂着笑声,宁静祥和,可是又有谁知道我内心的痛苦?”

    “叶兴盛,你是个好人,只要是好人不管到哪里都会有好人缘,按理认识你这么一个好人,我也该感到高兴,可是,我却是满心痛苦。”

    “对于你,我想接近你,却害怕接近你,接近你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不接近你,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痛苦,你真的让我好难做人。”

    “有好多次,我想离开你,离你远远的,永远再也不要见到你,可是,我做不到,最终命运有安排你我在一起共事。”

    “佛说,人之所以感到痛苦的原因之一是放不下,我想解除痛苦,于是想放下一些东西,可是我做不到,我放不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叶兴盛,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出现我的生活里?你告诉我,我该如何才能够正确的跟你相处?也许在你看来,我现在和你相处的方式很正常,很正确,可是你知不知道,我内心的感受是什么?我是在尽最大的努力来压制自己,克制自己,才能够保持这种状态,我不知道这种状态能够持续多久,我总感觉,再这么继续熬下去,终有一天我会崩溃的。”

    说到情绪激昂处,许小娇又抽泣起来,她一边抽泣,一边抬手抹眼睛。

    所有许小娇的举动,叶兴盛都看不到,但是许小娇的话语他确实听得一清二楚。

    就许小娇刚才这一番话,叶兴盛深深知道,许小娇对他的感情已经非同寻常,甚至可以说,许小娇可能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他。

    对于这种结果,叶兴盛不知道是该庆幸呢,还是不该庆幸,该高兴呢还是不该高兴!

    一个男人被女人爱上,那绝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可他毕竟已经有了妻子,他和妻子章子梅真心相爱,互相都不会背叛对方。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和许小娇之间的感情越是纠缠不清,对他来说越是危险和痛苦。

    事实上,扪心自问,他对许小娇也有了别样的感情,甚至可以说,他对许小娇的感情绝对不亚于许小娇对他的感情。

    如果不是章子梅先入为主,许小娇应该是他追求的对象,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把许小娇追到手的。

    可是造化弄人,人不可能同一时间踏进两条河,他叶兴盛不可能脚踏两只船,他的心只属于妻子,章子梅一个人,和许小娇她只能做好朋友!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