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真武狂龙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血兄
    “混账,你这人族猪猡,卑劣的虫子,肮脏的沟鼠……”

    血蠹疯狂怒骂,搜肠刮肚,将一切想到的恶毒咒骂,连珠炮似的喷涌而出。

    可惜,除了盘旋在阵法内张牙舞爪,无论表现的多么愤怒,亦或多目恶毒的诅咒,都无法撼动这个让他损失惨重,步入绝望的家伙。

    因为从始至终,对方就没有踏入过阵法范围,而他却只能依附阵法而存,甚至此番被破坏了大计,等待他的将是比死亡还可怕的下场!

    “相逢即是缘,难道魔星天渊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吗?”

    吴明故作不悦,可眉眼间的笑意,却无不昭示着此时的心情是多么愉悦。

    是的,确实是愉悦!

    原本一个不算完美,却已经提上日程的计划,因为对方的出现,而补足了最重要的一环,纵然还少有瑕疵,却显得微不足道了。

    “哈哈哈哈,朋友?你算什么朋友?本尊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血蠹怨毒厉啸。

    在他看来,连续破坏了自己两次计划,算上这次的话,有这种朋友就是倒了八辈子霉,躲都躲不及!

    “一回生,二回熟,我们真的是缘分!”

    吴明笑意盈盈,目光落在晶壁上道,“你看,我明知道血兄在拖延时间,也愿意跟你唠嗑,难道还不够朋友吗?”

    “你在说什么?本尊听不懂!”

    血蠹魔影晃了晃,看似雾气翻涌,可语气却有了一丝明显变化。

    “哎,我对血兄可是一片赤诚,既然你不把本王当朋友,那也罢,本王便杀了那堕魔者!”

    吴明非常失望的摇摇头,抬脚向血剑晶魄而去。

    “本尊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你若……”

    血蠹近乎努力维持着语速,可还是透出一股极不靠谱,好似巴不得吴明过来。

    因为,想要靠近晶壁,必然要跨过大阵!

    嗡!

    可话未说完,此前让他连意识都凝固的威压再次降临,眼睁睁看着吴明一步步走过,到了晶壁之前。

    “混蛋,本尊要宰了你,有种就来跟本尊决一死战,你这卑鄙的人族猪猡!”

    血蠹疯狂厉啸。

    不仅仅是吴明大大出乎意料,更是取出了一枚圣剑碎片,在晶壁前比划,让他原以为吴明无法进入晶魄内的想法再次落空。

    “啧啧,若是那位血鹫陛下得知自己的后裔,竟然想要谋夺他的本源残留力量,阻碍他的重生大计,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吴明把玩着圣剑碎片,啧啧有声道,“真是期待啊!”

    “你……慢,慢着,本……我知道你是谁,神州东宋国度的吴王,如今的逍遥王阁下,我泣血族血蠹,愿意成为你的朋友!”

    血蠹魔影渐渐收拢,语气一变再变,仿佛做出了割肉一般的决定道。

    “是吗?我记得某位刚刚恨不得……”

    吴明微微侧首道。

    “不不,能与阁下成为朋友,是我的荣幸!”

    血蠹魔影一矮,仿佛低下了高傲的头颅,接着道,“身为朋友,就该互相帮助,素闻人族乃是礼仪之邦,想来阁下对朋友,绝对会不吝援手!”

    虽然心里恨死了吴明,可他更清楚吴明的可怕,从当年第一次栽在对方手里就知道!

    身为魔尊强者,虽然天赋说不上好,可事后回想当时的一幕幕,足以让这位性格不怎么好的魔尊强者时不时惊出一身冷汗。

    尤其第二次见面时,面对自己的寄托魔身,更是呈碾压之势,无论是吴明大宗师修为,还是成长速度,都给了他不小的震撼。

    最重要的是,他记得当年对方还是用克自己的佛门舍利才坑了自己一把,现在却已经掌握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魔亦如此……

    所以在第二次失败,恨上了吴明的同时,也从陆子青处得到了对方的所有情报,于是更加忌惮了!

    “呵呵!”

    吴明失笑摇头,一脸诚恳道,“那既然是朋友,想来血兄不介意给本王一点帮助吧!”

    “你……”

    血蠹周身雾气一滞,语气放软道,“阁下实力过人,在下不知有什么地方能帮到你的,当然了,若真有需要,一定尽力而为!”

    “血兄高义!”

    吴明随意拱手,看向晶壁道,“还请血兄解惑,你是如何与我这故人相识的。”

    “故人?”

    血蠹咀嚼了一下其中意味,身为魔头,他可是从陆子青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恨意,哪怕在提起吴明时风轻云淡,可面对吴明的问题,却又不得不解释,“阁下误会了,在下与此人并非……别别别……”

    “血兄是在侮辱我,还是不把我当朋友?”

    吴明面色转冷,作势将圣剑碎片放在晶壁上。

    “阁下,不不,吴兄吴兄!”

    血蠹急了,魔雾所化的身子连连摇摆,“不瞒吴兄,此人是三年前相……别别……”

    吴明一听就知道假话。

    三年前魔劫还未爆发不假,可陆九渊已经进入幽峡岭,说明那时候就已经察觉到魔族动向。

    虽然这方大阵所需人力物力还在其次,重要的是阵道造诣,可血蠹直接就说是三年前,已然泄了底。

    陆子青可能是三年前堕入魔道的吗?

    答案是肯定的,根本不可能!

    “看来血兄没把吴某当朋友,本王眼中也只有两种人,朋友和敌人!”

    吴明冷冷一晒,目中寒芒闪动,“此人虽强,但却是本王手下败将,杀他不过是易如反掌,若非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真以为我会听你废话吗?”

    “有缘有缘,这是孽缘啊!”

    血蠹恨不得撕碎了吴明,可又不得不委曲求全道,“实不相瞒,此人于六年前堕入魔道,拜在谁的麾下,在下不能告知吴兄,但他是在四年前找上我,并助我在幽峡岭中保下了这沥血大阵!”

    “四年前就运作此事?”

    吴明早就推演出陆子青堕入魔道的时间,只是一人一魔有了联系的时间,还是让他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是惊诧!

    “哦,你是想通过血祭再炼魔躯,通过幽峡岭,重入神州?”

    转念一想,吴明就知道这魔头打的什么主意了。

    一如当年在幽峡岭中,炼制魔灵圣胎一般,此番有了能够初入此间的陆子青相助,必然是如虎得翼。

    虽然不知道两者之间达成了什么交易,但吴明不会小看陆子青,至于其能够出入此地,更不会意外,毕竟他背后极可能站着缚龙魔君!

    至于缚龙魔君是否完全堕入魔道,吴明懒得理会,至少不会完全相信,毕竟所知不多,更不清楚对方利益纠葛。

    “哈,这关系到我族大计,一旦泄露,就是叛族之罪,请吴兄谅解!”

    血蠹打了个哈哈道。

    “是吗?”

    吴明嘴角一撇,心中却颇为不屑。

    对于此魔的底细,不说一清二楚,但至少已经把握了仈九不离十的情报。

    两次化血分神被毁,底蕴耗干,本身又不过是天赋不算突出的杂血出身,哪怕占着一个泣血王族嫡系身份,也一直未曾受到重视。

    否则,当年那等有损根基底蕴的法子,也轮不到他身上。

    说好听了叫委以重任,说白了就是炮灰,随意可以丢弃的弃子而已!

    “贵族的隐秘,本王也不想打听,但看在朋友的份上,倒是有一句忠告!”

    吴明微微一笑,神色一正,“此人阴险狡诈,血兄与之合作,不啻于与虎谋皮,莫要以为他身为堕魔者,就能对你言听计从,想来他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你……你怎么知道?”

    血蠹本要反驳,可话到嘴边,本能的说了实话。

    因为,数月前的寄托魔身被毁,他便得知了当时的情形,被吴明一口说破了自身处境,仿佛被完全看破一般,浑浑噩噩了许久。

    如今,吴明寥寥几句话,再回想与陆子青联络以来的种种,更是让他心中寒意顿生。

    只因完全正确!

    “此人屡次对付我,却不敢正面出手,只敢背地里耍些阴谋诡计,本王如何不知?”

    吴明傲然一笑,反手将圣剑碎片收起。

    震慑已经起了作用,自然不再需要此物威胁,而且对方已经上钩了!

    “那吴兄有何高见,还请教我!”

    血蠹忌惮的看了眼晶魄,一点都没有怀疑到,吴明为何能看破内里情形,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与这等阴险小人合作,自是要处处提防,血兄既然信得过我,那便让我猜一猜,你此来所谋为何!”

    吴明神色一正,拍了拍晶壁道,“这血剑晶魄中内蕴的精华,无论对人族还是魔族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至宝,想来陆子青多半是向你承诺,事后一人一半,血兄或许觉得身为泣血王族,面对堕魔者有天然优越,可予取予夺,却从未想过,你如今处境,真的能慑服此人吗?”

    “本……我……”

    血蠹气息一滞,魔物所化的丑脸越发狰狞扭曲,更显纠结。

    虽然吴明所言有看不起之意,却句句属实,一旦陆子青反悔,即便他有钳制的手段,就真能管用吗?

    “还是说,血兄觉得,能够威慑此人身后的强者?你应该很清楚他的天赋如何,相较于如今神州的情形,魔星天渊欲要侵入此方界域,他的作用,比之血兄如何?”

    吴明已然清楚血蠹心中所想,当即放出了最后的杀手锏。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