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真武狂龙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怪物
    万界虚空,星海熠熠,一座高耸入云,接天连地,伸手可揽月的山巅宫殿,通体由紫荆琉璃瓦打造,倒映着月光。

    小桥流水,潺潺如风,晶桂玉树丛丛,奇花异草点缀其中,使得清冷宫殿更显美轮美奂,仿若人间仙境。

    只是太过寂静,没有丝毫声音,少了一分生气,多了一丝死寂,与令人不安的森寒!

    “哼!”

    蓦地,一声夹杂着惊怒的冷哼传出,瞬间打破了死寂,甚至隐约可闻,其中颤音中似有轻微的痛苦。

    可在这声冷哼之下,殿外明显不凡的奇花异草,竟是有一小半齐齐枯萎,仿佛被某种伟力,直接抹去了生机,随即化作灰尘,扑簌簌洒落。

    而在殿前巨石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着绛紫宫装,典雅高贵,又透着清丽绝伦,与魅惑众生的倩影!

    很难想象,仅仅是一道背影,就拥有如此迷人的气质,就连殿前一株晶桂玉树都失了色彩!

    若吴明在此,定会惊讶不已的发现,那宫装女子,赫然与被他斩杀的紫月魔女一模一样,只是气息却仿若凡人。

    但能出现在这里,更是一声冷哼,就拥有无上伟力的女子,怎么可能是凡人呢?

    “竟然敢毁我分身,而且最后传回的信息,不像是那处末法之地的老怪物出手,到底是谁?”

    宫装女子抹去眼角一滴紫色血泪,美眸虽有如星辰般明亮,可目光却森然的令人如坠冰窖,仰首望着仿佛触手可及的紫色月亮,呢喃自语。

    “好在,中了我的缺月魔印,即便是圣者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消除,足够找到你了!”

    动听却又透着凛冽杀机的呢喃声中,宫装女子随手打了个响指,清脆悦耳。

    呼!

    十几息后,微风习习,巨石下不知突兀的多了一道雄壮,却极尽卑微,跪伏在地的黑甲身影。

    “战奴峦巽,叩见宫主!”

    嗡声如雷,尽显豪迈,若非亲眼所见,恐怕无人会相信,这等人物,竟有如此卑微的一面,会在一个女子面前卑躬屈膝,并自称奴仆。

    “持本宫圣令,去往此番天渊入侵的末法之地,杀一个人和一个蠢贼,并取回本宫遗失的宝物!”

    清冷话语间,一道紫光落于黑甲身影面前,可见内里是一面半个巴掌大小的令牌,其上隐现一弯缺月,内里刻着一个极为复杂的魔族符文——寒!

    “谨遵宫主圣谕,战奴峦巽定不辱圣命!”

    黑甲人头拄地面,咚的一声闷响,身形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绝顶半圣,只要不是碰到那几个老怪物,以峦巽的实力,足以全身而退了!”

    宫装女子凝望紫月,星光洒落,桂树沙沙,清冷殿宇有如月宫,交织成一卷绝美清幽的画卷!

    ……

    与此同时,神州凉州境内,黄昏戈壁中某处地下洞窟,吴明面色一阵青白变幻,周身金光熠熠,法相默诵真经,胸前一抹缺月紫纹忽隐忽现。

    “噗……”

    吴明张口吐出一蓬血雾,面色阴沉的看着重新凝实,好似与自身血肉凝为一体缺月紫纹,不由长叹一声,“拥有这等实力的分身,又有圣器投影寄托的力量护身,绝非简单存在,是紫月魔族的半圣魔尊,还是圣者魔君?”

    此前一战,那紫月魔女展露出的超绝实力,虽然一直在皇者之境,看似是半圣之下的极限,可最后一击的力量,绝对超越了寻常半圣。

    若非此女耗尽了所有力量,无法让宝枪作为实体攻击,吴明的伤势比现在定然还重十倍,绝不是现在吐口血那么简单。

    最重要的是,此女陨落后灰飞烟灭的情形实在诡异,吴明略作推演之后,便得出结论,此女必然是某个紫月魔族强者的分身。

    但达到这等强大程度,让他借助紫竹钓竿之力,施展诸神沉沦,并辅以大钓海术,才将之一击钓杀,其来历和本体,恐怕远超想象!

    最重要的是,此女还能够控制那拥有抗衡寻常半圣,天赋不凡的恐怖魔怪,这就更不寻常了!

    要知道,这里是神州,外界生灵本就受到天然压制,更遑论以分身之躯,控制凶物魔怪,哪怕那魔怪是受魔气侵蚀异化而成!

    这不仅是要生命层次上的完全镇压,更要有极高深的控魂秘术才可!

    吴明自问做不到,哪怕是突破半圣,借助心魔传承中的秘术,也不可能长时间操控一个人。

    更何况,那紫月魔女分身陨落后,地底魔怪可是奉命追杀了他很长一段路。

    直觉告诉他,并非源于凶兽的暴虐杀性,而是魔女分身的意志不灭,魂印未散,依旧控制着魔怪!

    若非有青龙铠护体,并且八脉融天之力,不惧对方吞噬空间般的异能,吴明险些几次就折在那里。

    并非说,那魔怪就比他强,而是和紫月魔女分身一战,已然是重伤之躯!

    这样的存在,仅仅是一道分身,若非兵器不是实力,就能以皇者之身,穿透青龙铠,堪称超凡!

    更遑论,比他都不弱多少的武道真意掌控力!

    可以想象,若非受实力所限,神州意志压制,此女的实力定然还能暴涨不知多少倍。

    这一战吴明能活下来,着实占尽了天时地利!

    当然,此女要杀他也不容易!

    “不过,巴尔博这家伙到底闯了什么祸,竟然引得这等存在,不远亿万里,跨域追杀?”

    但真正让吴明颇觉惊奇的是,熔岩巨魔巴尔博胸前留下的巨大创伤,分明就是与那紫月魔女所留枪伤如出一辙。

    甚至于,就连气息都没有多少变化!

    直觉告诉他,巴尔博就是伤在此女手下,至于是本体还是分身,吴明就有有些拿捏不定了!

    若是本体的话还好,毕竟他已经估摸出此女实力超绝,可若是分身,都能将巴尔博打的生死两难,重伤垂死,那就太过可怕了!

    最让他都有些不可置信的是,直觉竟然更倾向于后者。

    先是与身为半圣魔尊境,拥有不俗实力的巴尔博厮杀,一路追杀至此,再跟他死斗一场,并将自己重创。

    如此实力……

    与这等存在结下死仇,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

    好在吴明心志不凡,而且人族与魔族本就是不死不休,倒是不虞多想。

    “可惜!”

    甚至于,吴明还有些遗憾,对方身上并无储物之宝,否则定然能捞点好处。

    但这一战除了收获一身伤势外,也并非没有益处。

    同阶交手,神州几无任何敌手的吴明,从对方身上,隐约窥视到了来自对方本体的武道真意!

    虽然看不真切,甚至飘忽不定,只是一个笼统模糊到了极点的影子,可吴明相信,凭借自身超凡脱俗的武道真意,足以寻到一丝踪迹。

    这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即便是圣者也很难,唯有山海界珠,才能做到近乎天道演武的一面,将吴明的战斗或者他人战斗,烙印于自身天地演化之中。

    当然,并非永久存留,终有一天会消散!

    但即便如此,对于吴明这等天赋超绝的武者而言,也完全足够了!

    “终于动手了吗?”

    吴明手腕一翻,取出一枚剑形玉珏,贴在眉心查看少顷,身形一闪的出了地窟,纵掠向黄昏戈壁深处,很快便消失在漫天沙尘中。

    ……

    咕嘟嘟!

    烟气弥漫,热风如浪,密集的气泡如炸雷般崩裂,在硕大无边的岩浆湖中此起彼伏,掀起的灼热气浪,竟是有扭曲空间之象。

    但诡异的是,这形如火山般的岩浆池,竟然没有丝毫刺鼻烟气,反而只是一种极致的酷热!

    “好恐怖的火系威能,若无云霄阁的碧落云纱护持,莫说我等只是大宗师,就算是半圣,恐怕也经不住这等威能炙烤!”

    一行十几人的队伍,无论男女老幼,修为高低,各个都是满头大汗,其中一人面色苍白,忍不住抹了把热汗,却仍旧止不住汗水如雨般滚滚低落。

    “周兄,还能多久能到?再这样下去,不等找到目标,我们恐怕要先烤熟了!”

    “是啊是啊,谁能想到,这里的火系元气,竟如此酷烈,连真元都能烧灼,即便找到目标,我们也不剩多少实力了!”

    “何止是真元都燃烧,我的魂魄都受到影响,神识都不敢散出体外太久,生怕收不回来!”

    众人忍不住道。

    “大家放心,已经不远了!”

    周翔摸出一枚青玉宝镜,虽然同样汗水满面,可神情间却满是兴奋道,“那怪物被我父王打成重伤,并受青冥狱风之苦,能逃到这里就不错了,根本没有多少余力!”

    “北凉王乃是三境半圣,一身修为通天彻地,冠绝凉州,他老人家亲自出手将之重创,应该不会有错,可惜王爷和师门长辈不能出手,否则那怪物绝对逃不了!”

    云月笙以手帕擦拭汗水,俏脸虽白,可神色却并无多少痛苦难耐,竟是比诸多男子都强出不知几许。

    “此獠凶悍绝伦,纵然被王爷击伤,也决不能掉以轻心!”

    永智光头上热汗滚滚,烟气蒸腾,月白僧袍紧贴着身体,却没有丝毫擦汗的意思。

    “永智师兄所言不错,那怪物确实难缠,而且也要小心有人捣乱,诸位切莫留手!”

    周翔点点头,目光森然,意有所指道。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