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华娱之白金年代 > 第165章:飞上云霄
    秋天是一个令人感伤的季节,无声无息间,横店的街头,渐渐多了些枯黄的落叶,添了几分忧郁和惆怅。

    人说“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林晓光和宁静已行夫妻之实,但是他们两个心里都敞亮着,彼此不过是对方的露水情缘,戏一杀青,就要立即分道扬镳。

    不知是不是林晓光即将离开的缘故,这两天的宁静脾气差得离谱,抽烟也显得比较厉害。

    林晓光也很绝望,他很清楚自己和宁静的关系,就是图一时的新鲜刺激,不是一路人,注定长久不了的,只要彼此的关系,不会影响宁静拍戏,也就由着她去了。

    《大钦差之皇城神鹰》里的金凤凰,是宁静漫长的演艺生涯里,出演的第一个古装女侠形象,内地女演员演女侠得到好评的不多,无论是于公于私,林晓光都希望宁静一切安好,也挺期待她能够打造出一个身手不凡,又让观众喜爱的女侠来。

    话说,林晓光已经在《大钦差之皇城神鹰》剧组待了有半个多月,为了配合林晓光的档期,最近几天时间,导演李永民集中拍他的戏份,紧赶慢赶的,总算是勉强杀青了。

    其实,在横店拍戏的这段时间,经纪人李美芳早就已经催了林晓光几次,说是有新戏要接,命他速回上海一趟,但最终,还是耽搁了好几天。

    这天傍晚,残阳如血。

    在清明上河图景点,林晓光拍完了自己在《大钦差》的最后一场戏,就在边上等宁静拍完一块回去吃个晚餐。

    此时,周边来了一群游客,林晓光并不是什么大明星,也没什么人认得,但大家都知道宁静,他们就在旁边围观,可能是他们太兴奋了吧,然后,就有点叽叽喳喳的声音出现。

    宁静听见了,直接就停下来罢演,导演李永民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宁静就说:“怎么还有游客围观啊,游客围观我怎么演啊!”

    然后,他们一行几人,就被李永民喊人给清理出去了。

    清理之前,有个游客还问她要一个签名,她耷拉着脸说:“不签!不签!一个破签名能当吃还是能当喝。”

    说实话,当林晓光站在旁边,看见宁静身为一个明星,这么跟影迷说话的时候,也有些看不过眼,不明白她为什么发那么大火,还特意过去劝了劝她,但后来回去想想,觉得她说的好像也没错。

    总之,三观不合的两个人,如果腻歪在一块,肯定会有矛盾发生,既然思想上没有办法很好的沟通,那就只能用彼此的身体语言去碰撞去融合。

    此时,正值中夜,月光如水。

    林晓光躺在床上,宁静则坐在他的大腿内测,披了件男人衬衣,下面两条腿光着,赤条条长腿在月光中白得耀眼。

    她的胸口也只歪歪斜斜扣了一个扣子,随着上下耸动,**在衣服下颤悠悠晃动,领口处一抹雪白,脸上还晕红着,看上去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林晓光心跳如鼓,激情上来,又是一狂风怒号……

    等到林晓光第三次缴枪的时候,外面天已经亮了,俩人精疲力尽地横着躺在床上,宁静从桌子上拿来香烟,抽出一支点上,又给林晓光一支。

    看林晓光进入贤者时间,板着脸不说话,宁静有些生气,有点不屑地问:“不抽?”

    林晓光叹了口气,接了过来,吸了一口,却不小心被呛得一阵咳嗽,缓了缓,才语重心长地道:“以后少抽点烟吧,你这两天抽太多了,再这么下去,身体迟早会垮掉的。”

    听着林晓光在耳边的唠叨,宁静满心酸楚,眼看着林晓光马上要挣脱自己的束缚,一步步离她越来越远,突然就生出几分惶恐和恋恋不舍,心底隐隐有个念头浮动,却不敢细想,只这么一个转念,已然全身紧缩,头皮也发麻起来,最后,不知怎么的,居然在他脑袋上打了一掌:“要你管?你是我什么人?我抽多少烟关你什么事?”

    “行行行,关我屁事,你继续抽,最好每天抽个七八包,抽不死你!”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说好不打头的,又他么打头,爱谁谁,老子不伺候了。

    林晓光越想越气,心说,这女人简直不可理喻,直接从床上窜起,穿上自己的衣服裤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你回来……”看着林晓光摔门离去的身影,宁静莫名的一阵心酸,又悔又痛,眼框红彤彤的,口中喃喃自语:“别走……”

    也许,林晓光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拔吊无情的浪子吧。

    这趟行程比较折腾,由于苏州没有机场,林晓光和刘涛俩人得先坐车去萧山机场,再飞去魔都。

    这班从萧山飞往上海的航机有点挤,林晓光和刘涛一起订的票,所以在一排,林晓光走道、她靠窗。

    其实,林晓光是喜欢坐窗的,却故意选了走道的位子。

    见刘涛提着个好像挺沉的箱子,有点吃力地抬起来,林晓光忙扶住她的手臂示意他来。

    女人需要帮忙的时候,自然就不那么介意一点不过份的身体接触。

    林晓光接过手来,夸张地叫了一声:“放砖头啦?”举过头,给妥贴地塞进了行李架。

    刘涛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横店待了十多天,免不了多带一点。”

    “你这次出门带了两双鞋吧?”林晓光坐下,顺便调侃她一句。

    刘涛噗哧笑了:“连脚上的三双。”

    林晓光哈哈笑了:“你还真是女人中的女人。”

    刘涛见林晓光言语有些轻薄,又联想到他和宁静在剧组的时候有些关系暧昧,便微微笑了转过脸去,没有接话。

    林晓光打着呵欠,换了个话题,两个人看看杂志聊聊天,倒也渐渐融洽。

    吃完飞机餐不久,刘涛神色似是有些不定,一会儿道:“嗯……晓光,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

    林晓光心下一乐,为自己的神机妙算大感欣慰,随即勉力往座位里面缩了缩:“够过吗?”

    边说,林晓光边心想,是个女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太肥以至于过不了的。

    “嗯……”

    刘涛刚扶住前面的座位想过,就听林晓光前座的女人叫了一声:“哎呦!”

    原来是扯住人家的长发了。

    “对不起!对不起……”刘涛忙迭声道歉,那人倒也不多言语。

    可这下她就只敢轻轻扶住椅背,更小心地把一条腿紧贴林晓光的膝盖挪了过去。

    刘涛今天穿了条紧腿裤,弹性面料把不大,但很翘的臀部和匀称的大腿包裹得紧绷绷的。

    林晓光肆无忌惮地盯着她屁股的形状,目光沿着裤形摸着里面躯体的曲线。

    这个场景有点火辣,林晓光心一动,正在刘涛另一条腿试图从他膝盖和前座的狭窄缝隙中钻过去的时候,飞机忽然猛烈地震动了一下,她手上无可使力,“呀”的一声坐倒在林晓光大腿上。

    林晓光惊得一缩,可坚挺的下身,还是瞬间感受到她臀部的紧密压迫。

    (感谢每一位订阅正版的小伙伴)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