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华娱之白金年代 > 第302章:吻得太逼真
    8月中旬。

    悄无声息的九戴河,夜已深了。

    窗外繁星点点中银河静静的躺在夏夜的星空中,灿烂的星群不停闪动。

    在这个由海军俱乐部改装的单人房里,林晓光独自守候着夜的宁静。

    时间过得很快,《幸福像花儿一样》剧组在北戴河已经开拍了半个月。

    然而,这样宁静美好的夜晚,林晓光却是在床上躺了半天也睡不着觉,兴许是夏夜的躁动闷热,亦或对明天吻戏的憧憬和遐想,搅得人心烦意乱焦躁不安。

    就在林晓光为了让自己犯困做足三十个俯卧撑,准备做第三十一个的时候,搁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晓光气喘吁吁地拿起手机,一看是黄海兵的电话,心里琢磨着,怎么烸兵哥那么晚了还打电话过来。

    电话那头的黄海兵开门见山道:“小子,我要结婚了。”

    “真的啊,那恭喜你了,什么时候领证?”林晓光饶有兴致地道。

    黄海冰说:“没那么快,应该明年才领证结婚。”

    老司机无证驾驶那么多年,终于要考驾照了。

    林晓光又好气又好笑地道:“明年结婚,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干嘛?”

    黄海兵闷声道:“我是让你也抓紧点。”

    林晓光嗤之以鼻地道:“我还小鲜肉呢,急什么?”

    黄海兵叹息道:“好吧,我下个月要跟你嫂子去东瀛度蜜月,想要东瀛的什么东西,回来我带给你。”

    林晓光正襟危坐的跟他说:“正版av,最好有签名,桃谷绘里香的。”

    黄海兵顿了顿,一本正经地道:“我拍了送给你得了,费那钱干啥?她能有我大牌?”

    最后,经过讨价还价,黄海兵决定给他带盒冈本001,林晓光坚决不要,黄海兵坚决要送。

    和黄海兵骂骂咧咧地讲完电话,林晓光看了眼手机屏幕里的时间,刚好是晚上十二点。

    “哎,还是睡不着啊。”林晓光嘀咕一声,干脆坐起身子发呆,双目无神的望着窗外摇曳的树影。

    林晓光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带上烟火和手机,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从三楼到一楼,再到操场,林晓光嘴里叼着香烟,吹着徐徐凉风,心情瞬间豁然了许多。

    抽完一支烟,林晓光鬼使神差给孙丽发了个信息:“睡了吗?”

    林晓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发这个信息给孙丽,要知道,平时紧张的拍摄确实是非常辛苦的,正常情况下,孙丽应该很早就入睡了。

    就在林晓光抽完烟,准备回楼上继续跟失眠的痛苦作斗争的时候,一条信息浮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

    “睡不着。”

    原来,这样一个夜晚,和林晓光同样辗转难眠的,还有女主角孙丽,她刚收到电影《霍元甲》剧组的戏约,拍完《幸福像花儿一样》这部戏,就要参演李莲洁的电影《霍元甲》,她感觉像自己第一次接拍电视剧的时候那样,心里空荡荡的,既期待又紧张,这对拍惯电视剧的她来讲,确实是不小的挑战。

    当然了,她也忘不了拍摄《一米阳光》那会儿,自己和林晓光的那场银幕初吻。

    与其说是银幕初吻,倒不如说是孙丽人生中的初吻。

    无论是什么原因,任谁也忘不了,那个把自己初吻夺走的男人,孙丽自然也不例外,就算那是在拍戏。

    《幸福像花儿一样》描写的是二十年前发生在部队文工团的情感故事,也可以说这是再现纯真年代的一部电视剧,有其特定的故事背景,剧中人物经历也是有一定的时间跨度。

    当孙丽头一次拿到剧本的时候就爱不释手,因为剧中的故事和自己的生活很接近。

    唯一让孙丽感觉头疼的,大概就是剧中男女主角会有几场热烈激情的吻戏。

    虽然孙丽是个很专业的演员,可面对大尺度的戏份,她还是有些放不开,而作为老朋友的林晓光愿意加入这部戏,也着实让她轻松了不少。

    林晓光没作太多犹豫,直接回了信息给孙丽:“我也睡不着,在操场抽烟,你要下来聊聊天吗?”

    “很晚啦,我要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吧,那你早点睡,明天还要早起。”

    等了好一会儿,见孙丽那边没反应,林晓光准备打道回府,孙丽却又回了信息给他:“你一个人在操场?”

    “是啊,怎么了?”

    “不怕黑?”

    “不怕,你要下来吗?今晚的星空特别美,月亮特别圆。”

    发完这条信息,林晓光是彻底没了睡意,抬头望了望星空。

    此时,月色渐渐变的清冷,星子也跟着稀疏。

    银光透过树缝落下斑斑驳驳的剪影,静静的流泻在水泥地板上。

    等待的心情总是煎熬的,林晓光想来想去,干脆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她:“如果睡不着就下来,我在篮球场这边等你,不见不散。”

    按照经验,孙丽那边没动静,林晓光认为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她睡着了,另一个则是在做剧烈的思想斗争。

    然而,枯坐着等了许久的林晓光终于按耐不住,轻声哼起歌来:“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不知道是张学友的这首《我等到花儿也谢了》唱得太过凄惨动人,犹豫许久的孙丽最终还是从四楼下来赴约了。

    所有人都睡了,偌大的院落却没有一个看守的人,尽管里面的各种设施应有尽有,在这寂静的深夜里,星月消失不见,仿佛给人一种阴森的错觉。

    聊了没几句,黑灯瞎火的操场,让孙丽心里很是不安。

    孙丽怯怯地说:“晓光,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怕不安全。”

    林晓光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他实在不愿勉强孙丽,便叹息道:“嗯,那我送你回去。”

    孙丽点点头,乖巧的跟在了林晓光的身后。

    “那个……晓光。”快走到了楼梯口,孙丽跟了上去,和林晓光并肩而行,犹犹豫豫的喊着他的名字。

    “恩。”林晓光微微侧过头,应着孙丽。

    “明天第一场戏的事,你知道吗?”孙丽脸上冒出两朵红晕,在脸上飘飘然。

    “知道啊,导演下午就跟我说了。”林晓光把头转回去看路,一副我早就知道的表情。

    “大概内容你也知道吧……”孙丽脸上依然是红红的,将头压得老低。

    “嗯,我当然知道。”林晓光似乎没有一点的紧张。

    “关于……吻戏……你………”孙丽说到这里,脸上更是羞红了,声音越来越小。

    “哦……那个啊!怎么,看你好像很紧张哦!”虽然林晓光说得很小声,但是孙丽还是听见了,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微笑,向他挑挑眉调侃道。

    “没……没有!”孙丽猛地抬起头向着林晓光反驳。

    “你确定?”看见孙丽都已经紧张到开始有点口吃了,林晓光脸上的笑意更是加大了。

    “不确定……”孙丽慢慢地低下头,撅着嘴从口中吐出三个字。

    “咱俩又不是第一次拍吻戏…有什么好紧张的……”林晓光撇过头没好气的喃喃道。

    林晓光望过来,看见孙丽清丽无匹的样子,心脏似乎为此漏了一拍。

    “多大点事儿!拍吻戏是咱们做演员的基本功!你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迟早都要经历的!”林晓光一副无所谓的语气,脸上带着笑意看着还在那儿纠结的孙丽。

    从楼梯的扶手上离开了视线,望着林晓光的北影。

    “晓光,明天那场戏,我们可以借位拍吗?”

    “我说了不算,要看导演的意思。”

    “你就不会帮我求求情嘛……”孙丽瞪着眼睛看着林晓光那一闪一闪的目光。

    林晓光停住脚步,看着她脸红心跳的模样,嘴角露出了一个坏笑:“明天第一场戏是我们的吻戏,要不咱俩今晚先练习一下?”

    “嗯……”孙丽点了点头,马上又摇了摇头:“不要……”

    孙丽说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当她抬起头的一刻,才发现林晓光的脸就在自己的跟前,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他们此刻正四目相对,孙丽的心跳加快,感觉空气中都要弥漫出一股暧昧的气息。

    林晓光慢慢低下头来,眼睛注视着孙丽樱红的嘴唇,他的脸慢慢向孙丽靠近,三厘米,两厘米……一厘米,空气仿佛静止了,孙丽慌张得闭上眼睛,她觉得不能再近了,不然她的心都要爆炸了。

    见孙丽闭上眼睛抿着嘴,以为她是默许了,林晓光也没说话,顺势把孙丽抱得紧紧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轻轻颤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凉凉的嘴凑在孙丽的嘴上。

    孙丽大脑一片发热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回应,正想使力推开林晓光,突然,她感觉到一双唇覆在自己的唇上,顿时好像有一道闪电从自己的全身流过,她就像一块木头,呆呆地站着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面对林晓光的突然出击,孙丽又是惊喜又是惶恐,脑袋晕乎乎的,就像刚吃完了感冒药。

    就在林晓光得意忘形的时候,孙丽突然清醒过来,挣脱林晓光的拥抱,扬起右手,“啪”的一声,不轻不重地在林晓光脸上甩了一大巴掌。

    紧接着,孙丽马上退后了一步,她转身朝楼上跑去,林晓光看着孙丽慌张的背影,在楼梯转角消失,摸了摸自己滚烫的半边脸颊,有些哑然失笑的叹了口气。

    孙丽回到自己的房间,下意识的把房间反锁,脑海里全是刚才的那一幕,突然想到如果自己没走,那他会对自己怎么样呢?

    孙丽以为自己会因此讨厌林晓光,可是她很惊讶地发现,自己不仅没有怨恨林晓光的唐突,心里居然还有丝丝缕缕的失落。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