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袁绍的斗志
    牧景对于钟繇并不算是很了解,但是倒是很器重,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声的曹魏重臣,单单是这一点,已经说明他不简单了。

    这一次钟繇来宣旨,但是事实上却避开了曹操。

    如今朝廷,可是曹操执掌朝政,天子不过只是一个傀儡,在背后搞搞小事情还行,可想要硬抗曹操,他做不到。

    钟繇回去了了,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轻则被夺职冷置。

    重则会被直接拿下大狱,能不能出的来,都是一个问题。

    这种好机会,牧景自然想要把握。

    要是能把他给留在渝都。

    那就好了。

    不过看着他这油盐不进的样子,倒是让牧景有几分挫败,他发现自己是真没有什么王八之气,麾下的人,基本上都是坑蒙拐骗来的,主动投诚他的人,少之又少啊。

    现在作为一方诸侯,未来天子最有利的逐鹿者,可在钟繇面前,却没有一丝丝的吸引力,是在让他感觉,自己有些失败。

    牧景叹了一口气:“钟大人还把希望寄托在天子身上吗?”

    “吾为朝廷之臣,敬仰天子,为朝廷效命,有和不对吗?”钟繇微微抬头,目光和牧景轻轻的对视一眼,眼神之中是决绝。

    “朝廷目前的形势,你不会不明白,天子庇护部落呢!”牧景想了想,说道:“曹孟德不会饶过你的,何必会去找死!”

    “我相信丞相!”

    钟繇平静的道:“丞相是汉室的中兴者,他是一个以大汉江山为重的人!”

    “看来今日,是说不服钟大人了!”

    牧景冷静了一下,不再说一些招揽的话了,有些人,原则性太重,重于生命,他们不愿意去做的事情,说通天也没有用。

    “既然钟大人非要回去朝廷,我也不拦着,不够日后钟大人若是想开了,愿意投我门下,为西南百姓效劳,我这里的大门,永远都会想钟大人敞开的!”

    买卖不成仁义在,这还不到翻脸的时候,招揽不成,也得给他留一个动摇心的机会,日后未必不能用得上,所以牧景表示的很大方。

    “钟某人感谢的明王的器重!”

    钟繇看着牧景,眼眸之中,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能别人看得起,是一种荣幸,特别牧景还不是普通人的,当今天下,最有实力的少年雄主,名声响亮,所以哪怕以他的心智坚定,都有几分感动。

    不过原则就是原则:“这一天,永远都不回来的,钟某人,愿为大汉而死,为朝廷鞠躬尽瘁!”

    说完了,他就站起来,拱手行礼:“今日多谢明王的招待,小臣告退了!”

    “去吧!”

    牧景微微一笑,摆摆手。

    等待钟繇离开之中,阴森森的赵信走上来,用低沉的声音询问的牧景:“主公,此人如此不识抬举,需不需要……”

    他做了一个动作,杀意凛然。

    牧景抬头,斜睨了一眼他:“你怎么杀意这么重啊?”

    “主公不是曾经说过,不能为我所用着,皆为敌人吗,越是聪明,越是留不得,杀一人,乃造福我千万儿郎!”

    赵信有条有理的反驳。

    他就是走这一行的,刺杀这活,又不是没有做过,所以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合适。

    牧景器重这个钟繇,虽然他的眼力,看不出这个钟繇,有什么能耐,不过牧景的招子,可是最明亮的,也是最让赵信信服的。

    牧景觉得是厉害的人物,那一定就是。

    可这人,如此不是抬举,日后必为西南之敌人,如此未必不早日除掉。

    “这是乱世之中的道理,道理没错!”

    牧景楞了一下,自己还说过这些话,算了吧,说过就说过,他回过神,只能和赵信杀坯子慢慢的解析:“可有时候道理不是这样用的,招揽不成,就杀人灭口,如此行径,乃是贼寇行径,若是传出去了,我西南上下,都不要做人了!”

    “某亲自动手,必能做的的天衣无缝!”

    赵信一根筋的说道。

    “世界上的事情,本来就没有天衣无缝的事情,但凡做了,就会留下痕迹!”

    牧景只能继续的浪费口水了:“而且这件事情,没到这个地步,现在他钟繇不愿意归顺,不代表日后不愿意,不能懂不懂就杀人,杀人,屠戮,那都是最无能的办法,最无奈的办法!”

    生命是需要敬畏的。

    哪怕是乱世。

    能不杀人,最好不杀人,人活着,具备创造力,人死了就死了,不过只是生产力的消失,对发展一点帮助都没有。

    “以后做事情,动动脑子,不要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我们要学会用比较柔和的手段,解决不能解决的事情!”

    牧景警告了一番赵信,目光缓缓的凝视着前方,看着钟繇已经完全的背影:“今日他虽拒绝了我的招揽,可我相信他终有一日,会归顺与我的!”

    ………………

    牧景虽然封王了,但是明国的建立,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年底之前,能筹备妥当,已经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了。

    如今更重要的,还是中原的大战。

    曹操突然来这一手,封王了牧景,封王了孙坚,封王了刘备,却偏偏把河北给踩死了。

    封王是需要付出代价了。

    在牧景接下了封王圣旨之后,立刻诏书天下,和河北撇清楚了关系,然后发出宣言,将会派出兵马,帮助朝廷,平叛河北。

    没够两日,孙坚也接下了封王圣旨,以吴王的身份,想河北宣战了。

    幽州自然不多说。

    刘备是一个行动力很强的人。

    接下封王圣旨的那一天,他率军五万,强行进攻界桥,在界桥上,狠狠的打了一天一夜的时间,以实际行动来宣战河北。

    河北,瞬间成为了天下的众敌,沦为一个举世皆敌人的境界之中。

    当消息传到了黄河北岸,河北袁军的军营的这一日。

    袁绍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整整十岁。

    “怎么会这样?”

    袁绍想不通,局势本来还是挺好的,可没过多久,就有一些急转而下迹象,整个河北朝廷,已经陷入了天下皆敌之中。

    他就算有三头六臂,恐怕也挡不住天下诸侯的讨伐。

    “主公不必忧心!”

    倒是他的谋士,田丰,最沉得住气:“当我们另建朝廷的时候,恐怕就要做好,要与天下诸侯为敌的准备了!”

    “为何?”

    袁绍看着田丰。

    “主公,大汉已经屹立很多年了!”田丰低沉的回应袁绍:“四百年的大汉,岂会是这么容易能拥簇一个皇帝的,刘协虽有杀兄弑母的名声,可他终究是的灵帝唯一残存的儿子,天下最正统的皇帝,我们做的再多,也是分裂大汉,天下,怎么会有两个皇帝呢!”

    他眯着眼,继续说道:“最恨我们的,恐怕不是曹孟德,而是天子,天子不允许任何人挑衅他的正统地位了,所以这时候,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曹孟德,封王之事,与其说是曹孟德的破釜沉舟,不如说是天子在报复我们!”

    他的分析很到位,仿佛看到了朝廷运转的情况一样。

    “天子?”

    袁绍冷漠的哼一声:“不过只是黄口小儿而已!”

    “若只是一个黄口小儿,他早死了,主公,万万不可小看天子,天子虽两度为傀儡,丢尽了帝王之威,可此少年城府很深!”

    田丰道:“当初他能诱杀董卓,说不定日后他就有可能会灭了曹孟德,若是放纵不管,让他成了气候,也说不准的!”

    袁绍闻言,顿时回头想想,刘协虽年幼,但是这些年,的确做了不少事情,特别诱杀西凉权臣的董卓的事情。

    若非关中战役,他们长驱直入,恐怕他不仅仅府杀了董卓,还会整合西凉的兵力,到时候当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子了。

    “看来,我是太小看这天子了!”

    袁绍虽心高气傲的,但是也不是一个不认错的人:“牧龙图能以弱冠之年,白手起家,杀出来一方诸侯,天子也是一个聪慧少年,若是不能提防,说不定还真会在他手中吃大亏啊!”

    “如今我们就吃亏了!”

    田丰道。

    “举世皆敌!”袁绍叹气:“想不到我袁本初,也有这么一日。”

    四世三公的袁氏,是他最大的本钱。

    他一直都认为,以袁氏的底蕴和名气,河北是不可能出现这种举世皆敌的情况的,可偏偏,就发生的了。

    “主公不必忧心!”

    田丰安慰的说道:“局势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这么坏!”

    “怎么说?”

    袁绍看着田丰,立刻就问出来了。

    “虽然各方诸侯皆讨伐我们,可主公想象,江东远在东南,想要北上,有心无力,难不成他还能接到曹境之内,来讨伐我们吗?”

    田丰分析起来了:“先不说他愿不愿意,就是曹操也不允许,曹操和孙坚之间,没有这么亲密无间,让江东军入境,要是弄巧成拙了,他的豫州就不要想要了,他不会冒着险的,所以江东,顶多只是摇旗呐喊而已,不具备进攻力!”

    “善!”

    他这么一说,倒是让袁绍有些绷紧了心,平静了一些。

    对啊。

    举世皆敌,说的有些恐怖。

    可现在又不是大汉还在的时候,天下诸侯还有凝聚力的时候,现在是一个乱世征战的时候,各自有各自的利益,根本做不到上下一心了。

    曹操的地盘,怎么会允许江东军进入。

    就好像江东军也不会允许有一支曹军的兵马,出现在徐州,或者是豫州的境内的。

    “至于牧军!”

    将为兵胆,如今河北将卒,上下一心,正是士气充足的时候,这时候,决不能让袁绍的心情,影响了士气,所以田丰继续安抚袁绍:“主公也比不担心,牧军叫的再响亮,他也只是叫,先不说牧军目前处于一个大整军的氛围之中,除非到了一个生死关头,不然不会调动主力应战的,就算牧军有兵力北上,可我们已经把雒阳都给他了,牧军自然不会放手,雒阳又是关中种地,前朝帝都,意义重大,曹操想要,刘备也想要,他们为了守住雒阳,自然不会有多少兵力腾出来了,而且主公不要忘记了,牧龙图和天子之间,可是有血海深仇的,他哪怕被迫站在朝廷那一头,也未必会帮天子,说不定还盼着我们把天子给杀下来了!”

    “所以其实牧军这方面,我们也不必担心!”

    “我们的敌人,始终只有两个!”

    田丰斩钉截铁的说道:“一个是北方幽州的刘备,刘玄德,刘玄德以皇叔之名,得朝廷封王,却不一定会感恩,因为此人本身就野心勃勃,早有取而代之心!”

    “幽州军两次猛攻界桥,我们在界桥的兵力连他们一半都不到,可他们却推进不足二十里,这说明什么!”

    “他不想打!”

    “他越是表现的凶猛,表示他越是心虚,他根本不想和我们硬拼硬,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攻破界桥,我们河北必然要出派遣主力北上和他决战的,到时候他承受不住,他宁可让曹军,来消耗我们主力!”

    田丰一针见血,把刘备的意图,说非常的准确。

    而袁绍静静的听着,反而心里面更加的淡定了。

    一开始,他的确被这举世皆敌的感觉给震慑了,可听着田丰这么分析一番,却感觉,现在的处境,其实和之前,是一模一样的。

    无非就是外面叫喝的厉害一点,你讨伐我,他讨伐我,所有人都来讨伐我,也就得一张嘴来讨伐而已。

    “这么说,其实不管这些事情怎么办,我们自己是不变的!”

    袁绍是一个聪明人,心中大定之后,也就变得精明起来了:“终究是眼前这一战,决定胜负,也决定生死!”

    “主公所言甚是!”

    田丰缓缓的摊开了袁绍面前的一个行军舆图,拍着说道:“我们唯一的对手,一直都在眼前,不管外面怎么变,我们都不要乱了自己的阵脚,只要打赢了这一仗,攻下了许都,那么朝廷,也就烟消云散了,什么封王,都用不在意了!”

    河北和中原,那是道统的生死存亡。

    从河北拥簇刘和为帝之后,和中原曹氏政权,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大汉朝廷,只能有一个。

    “那吾就没有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袁绍的身上,缓缓的散发出一股强烈而锐利的斗志,眸子凛然,一扫而过,拍案而喊:“遇曹孟德决战,吾心之所向!”

    他和曹孟德,很多年的朋友了,也是很多年的敌人了。

    当年从邙山的分道扬镳。

    就已经注定今日,必有一战。

    他们谁,也容不下谁。

    “此地,最为合适决战!”田丰指着舆图的一个地方。

    “官渡!”

    袁绍的眸子,变得明亮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