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考验和机会
    夜色下,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夷陵。

    这一座能扼制长江水道口的城池,已经被江东军如虎如狼的将卒门,给直接破开了大门,长驱直入,不用半个时辰,就全数占领了。

    但是留给他们的只剩下一座空城了。

    城中的粮库,武库,守军,皆消失了。

    “跑了!”

    孙策站在城中,扫视四方,眼眸深处有些懊悔:“早知道就早点开战,不要让他们跑的这么的轻松!”

    在他看来,牧军是丧家之犬。

    自然要打。

    正是一个争取最大战功,歼灭更多牧军将士的时候。

    “不急!”

    周瑜一袭战甲,英武不凡,俊朗的面容,反而有几分凝重,他低沉的道:“牧军放弃夷陵,并非落荒而逃,而是有秩序的撤出去了,那么这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我们得的从长计议了!”

    “夷陵是进入益州最后一道关隘,没有夷陵,难道他们还能阻止我们进入益州!”

    孙策冷哼:“一旦我们顺势杀入益州,明侯府对于益州的统治,就就岌岌可危,即使攻不下益州,也能掠人口,抢粮食,益州天府之国,富裕无比,无论是哪一方面,都对我们有益!”

    普天之下,益州最富裕。

    即使江东,都差了几分,这一点,是谁也无法否认的。

    牧景敢双线开战。

    江东不敢。

    因为益州富裕,因为益州的经济条件好,这才是明侯府的底气。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周瑜摇摇头:“我们可以杀入益州,可以之后呢,还能顺利出来吗?”

    “怎么不能?”

    孙策瞪大眼睛。

    “如果是我们击溃了牧军,自然长驱直入,没有任何问题,打不过还能跑,但是这一股牧军是撤兵了,他们保留多少主力,我们都不知道!”

    周瑜道:“要是他突然杀出,你就确保,我们水路还能畅通!”

    “虽有危险,但是我们现在和荆州军的主力,足以对抗整个益州,而且荆州军主力已经杀入了武陵,我们有武陵接应,只要我们留下部分主力,在长江水道上牵制他们,以他们的兵力,也威胁不到我们多少,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孙策道。

    “关键是,你信得过荆州军?”

    “这个……”

    孙策当然不相信。

    这一次合作,纯属意外而已。

    荆州说服了他。

    利益当前,他选择了和荆州联合对付益州,但是不代表,他就能信任荆州军,不然也不会开战的时候,拉出一段这么长的距离,不久怕翻脸吗。

    “伯父,益州是敌人,荆州也是敌人,荆州以江夏割据,换取我们放弃和益州的同盟关系,转战牧军,可我们之间,该打的还是会打的!”

    周瑜深沉的道:“我敢说一句,只要我们干踏入益州半步,荆州军立刻翻脸,他只要铁索连舟,封锁长江,我们就的被困死在益州!”

    “可惜了!”

    孙策也明白这道理,只是有些不甘心而已:“如此一个能重挫明侯府的机会,就这么丧失了,日后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恐怕难了。”

    他们撕毁和牧军之间的协议,直接调转兵锋对付牧军,并非紧紧只是因为荆州割据江夏的关系。

    更多的是,他们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打压牧军。

    牧军发展的势太猛了。

    猛到江东有几分恐惧,要是荆州被牧军拿下,日后换了一个邻居,或许江东更难太平,这才是孙策和周瑜忽然之间不顾江东名誉,也要打牧军一个措手不及的原因。

    “还有机会的!”

    周瑜笑了笑:“先整顿一下,接下来,我们得先看看这一支牧军的动向,再做判断,他们是返回益州,还是留下来继续和我们打,这很重要!”

    ………………

    夷陵往北,百里有余。

    长坂坡附近。

    “戏司马,斥候刚刚传来消息,江东军已经杀入夷陵了!”

    “这么快?”

    戏志才有些意外。

    “按道理来说,能镇得住他们三日的,除非他们死磕,不然最少会慢慢试探,然后才会进军,倒是没想到,一天时间,他们就看穿了我们布下来的疑阵!”

    诸葛亮皱起眉头,这对他来说,不多不小是一个打击。

    这疑阵,是他布的。

    可转过头,就被人给识破了,直接长驱直入了。

    “战场上,不能小看任何人!”戏志才虽有些意外,却没有深究,还在他的接受范围,毕竟主力已经撤出来了,夷陵任由他们折腾便是了,他更在意的是诸葛亮的成长,这个诸葛亮他越发的看好,这未来,绝对是一个最出色的谋士,甚至是主帅。

    他戏志才经此一战,也算是认识自己了,谋战场,谋天下,都可以,但是主将,他是当不了了。

    少了点什么。

    要细说,应该是谋而不断。

    战场上,本来就是战绩瞬间即逝的,所以他就是不合适当主将。

    可诸葛亮,他能感觉出来了。

    这不仅仅是一个谋士的料,是有机会当主将的,这是帅才,还是文韬武略都精通的帅才,日后的成长,不可估量。

    “诺!”

    诸葛亮点点头,这小小的打击,倒是还打击不了他,他很快就振奋心情了:“接下来,我认为,可以再把战场引会荆州城!”

    “再等等!”

    戏志才摇摇头:“我得看看,他们有没有胆子进入益州!”

    “我认为,他们短时间没有这个胆子!”诸葛亮以自己代入的想法来看,他是不会进去了,因为进入益州,风险太大,不管是荆州,还是江东,都未必愿意冒险。

    “不可小瞧人心!”

    戏志才眼睛轻轻的眯起来了:“人心不足蛇吞象,益州能被重挫的机会不多,现在就是一个,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为了重挫益州,冒险出兵!”

    “那就等等先!”

    诸葛亮也认为戏志才说的对。

    “也不能干等着!”戏志才站起来,看着快要亮起来来的天色,道:“我们的位置是藏不住的,第一个要对付我们的,肯定不是江东军和荆州主力!”

    “文聘!”

    诸葛亮反应迅速,第一时间,就吐出了一个名字。

    “嗯!”

    戏志才说道:“文聘之前被你们耍了一通,但是他的主力犹存,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的位置距离他们,其实只有不到三日的路程,他会直奔而来!”

    “我有一个主意!”

    “说!”

    “先打他!”

    “为什么?”

    “在江东军和荆州主力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他们肯定认为,我们最多防御,不敢进攻,所以这时候,我们出击,必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可一旦被缠住了,我们就会面临他们主力的狂风暴雨……”

    “所以要短时间之内击溃文聘!”

    “可要是做不到呢?”

    “戏司马,我们需要一场胜利,必须要做到!”诸葛亮坚定的说道。

    “可有良策?”戏志才深呼吸一口气,问诸葛亮。

    “暂时没想到,但是我认为,是可以尝试一下的!”没头没尾的,怎么打还不知道,哪有什么良策。

    “嗯!”戏志才看着诸葛亮的目光越发的满意,这有朝气,有能力,有才智,还能稳得住的少年,寥寥无几了,他有了决定,道:“既然你这么坚决,那我就给你独当一面的机会,我允许你调动任何一部的主力,如何打,我不插手,只要是军令之下,莫敢不从,但是我要战果!”

    “我……”

    诸葛亮倒是有几分忐忑了。

    “不敢?”戏志才激将。

    “敢!”

    诸葛亮本身就是一个气血澎湃的少年,岂会在戏志才面前认怂,他二话不说,把这个任务给领下来了,这将会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机会,独当一面的机会:“我要暴熊军主力!”

    他能指挥如臂的,只有暴熊军。

    “够吗?”

    “再加一个营,陈到中郎将亲自率领,引以为援军,除非战败,不然不许出击!”

    “为什么?”

    “先考虑败的后果,再来考虑赢的机会!”诸葛亮道:“毕竟,我们现在输不起!”

    “行!”

    ………………………………

    夷道。

    黎明的光芒,折射在这一座河边小城镇上,带来洋溢的光芒,一个个将士开始的醒过来了,然后发出一阵阵撼天动地的操练声音。

    “昨夜江东军拿下夷陵了!”

    黄祖和蔡瑁并肩走在校场上,黄祖主动开口说。

    “我知道!”

    蔡瑁点点头。

    “夷陵没有抵挡,牧军这是什么意思,把进入益州最后一道关隘给拱手让出来,显得有些诡异!”黄祖和蔡瑁一样,都是水战名将,不然历史上他也守不住江夏。

    “没有诡异!”

    蔡瑁和牧军交手最多,也是最能摸得到牧军战略部署的人,他眯着眼,道:“夷陵本来就是守不住了,牧军新败,江东军和我军士气正盛,除非多给他们一辈的兵临,不然,如何守得住夷陵,既然守不住,失城保人,自是必然!”

    “他就不怕我们长驱直入?”

    “可他们放开了,我们就敢进去益州吗?”蔡瑁反问。

    “原来他们这是破罐子破摔啊!”

    黄祖领会过来了:“这戏志才倒是有胆子,居然敢和我们来一次对赌,赌我们不敢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