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神祇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谢谢你,我输了!
    “你是我遇到最强的女人!”

    沉闷的声音逐渐传来,苏逸整个人正在接受着奇异的蜕变,原本泛着光泽的**此刻通体晶莹,龙纹缠绕其上,金光粲然。

    鳞片掉落之后,如同新生一般,玉泽耀眼,苏逸依旧难以抑制住心中的悸动。

    如果没有刚刚白蛟神最后关头的救命,很有可能自己就会身受重伤!

    “这就是世家的力量吗!连她也只能在第二层!龙苍会有多恐怖!”

    细细打量着从烟尘中走来的苏逸,泛着神异的光泽,玄奥难测的纹路如同神环加身一般,无端能够感觉到苏逸的气息又强势了一部分。

    自己原本已经掩藏的元皇境八重境界,竟和苏逸隐约间有着分庭抗礼的意味。

    “最后一击了!”

    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苏逸的身躯已经到了完美的状态,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找一个地方安心修炼,苏逸清楚,自己绝对能够突破元皇境八重!

    “白蛟神将生命的最后一点源力都给了你!好好利用吧!”铁魂貊低声说道。

    沉重地点了点头,苏逸回望了一眼底下的天风玉璧,这一关,苏逸一定要闯!

    闯过去,替白蛟神,替苏狂歌,替端木筱曼,更为了自己!

    元气再度暴涌而出,苏逸周身乳白色的光芒神圈迅速涌动,身躯电芒萦绕,随即浑身筋骨爆响,身后几百道虚影极度变化。

    “伏妖幻妙典自发而动!”赤飞鸿目颤,心中想到一定是刚刚白蛟神之力还在体内的缘故,随即嘴角掀起一道微笑!

    “嗤啦啦!”

    庞大的妖兽虚影凶猛异常,苏逸心中一股狂暴的因子如同火山奔腾一般泻出,一股异常可怕的能量波动汹涌澎湃的自周身弥漫而出。

    “我会证明,世间并非你想的那般不堪!”

    虎视眈眈的双眸骤然一沉,苏逸眼中凶悍的眼神化作无尽的杀意,心神一动,周身瞬间的滔天杀气涌荡而出。

    半空之中,妖兽横行,神魔吟唱!

    无匹的威能围绕在苏逸周身,高高举起天星惊魄,苏逸目光冷峻无比,大喝一声。

    “血凰裂天斩!”

    面对着惊天的一斩,独孤雨墨的气息也无端磅礴了起来,锋利的剑气萦绕周身,苏逸刚刚一番话,触动了心扉一般,一抹释怀的笑容微微掠出。

    恐怖的剑意凝结在食指之上,无形的威压,还未施展,空气便已经一分为二!

    “砰!”

    神禽傲世,火翅猛扑,无尽的烈焰从两翼中飞速生出,势要荡尽天下污秽,除尽天下不公!

    弥漫周天的烈焰霸道毁灭,全部汇聚在星芒璀璨的刀芒之中,星河流转,天地动荡,那一瞬间,血凰衔剑的巨大威能再度降临世间!

    “叽叽!”

    摧枯拉朽的霸道气息在神禽的一声清啸声下,穿越千波万浪,划破碎裂的虚空,一往无前的和锋利剑意冲击在一起!

    “砰!”

    天地动荡,巨大的音爆声到了极致的时候,只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

    此刻间,天地寂静,空旷的静音声响彻周空!

    滔天旋转的劲浪彻底将黄金一片的天地摧毁成荒芜,无数恐怖的巨大沟壑好似悬崖一般盘布在地面上,一个又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盘踞地面之上,仿佛本就生在那里!

    闷响声下,远处黄金的山峰直接被摧毁,庞大的山丘崩塌龟裂,碎石激射周空!

    长长的血线划过金黄色的天穹,苏逸的妖神战铠已经全部崩碎,裸露的躯体满是剑意创痕,巨大的冲击波打在身体之上,苏逸感觉到了一种锥心的痛感!

    光滑如玉,鲜血淋漓,嘴角处不断泛出阴森的血珠,苏逸退了几千米之后,虎目颤动,极远处,微笑的黑影好似断了线的风筝随风飘荡!

    吞下一瓶灵液,苏逸如同抽水一般将丹田气海的元气再度催动,身形化作一抹残影,将天边掉落的独孤雨墨稳稳接住!

    单膝跪地,行将昏迷的独孤雨墨面无血色,柔软的身躯好似失去翅膀的小鸟,极为娇弱,嘴唇已经干涸不已。

    苏逸沉吟一声,将小半瓶灵液渡入了独孤雨墨的口中,三千青丝划过苏逸的手臂,好似天上银河淌过心间。

    莫名为之一痛,虎目之中的少女,那般柔弱,那般需要别人的关爱!

    独孤雨墨嘴唇半翕半张,苦涩的声音嘤嘤咛咛,从苍白的雪唇中幽幽传了出来,道:“不要杀我爹,你们到底是谁!不要!我的家人,不要啊!”

    久久无言,怔在原地,苏逸似乎再一次回到了灵古村的时候,亲眼看着熟悉的人在眼前消失,不自觉挽起了独孤雨墨的青丝,任凭家娇小的手掌死死抓住自己的手臂。

    身躯微颤,过了一会,灵液入体,在苏逸的催化下,独孤雨墨面色微有好转,再度睁开晶澈无痕的双眼,颤声道。

    “你干嘛要救我!”

    话音一落,使劲睁开苏逸的双臂,却被苏逸更加强势地扶住,苏逸沉声大喝。

    “苦难再苦也要面对,过去的永远都过去了,家人看着你这样,也不会开心!”

    “你!”

    愣在原地,依偎在苏逸怀中的独孤雨墨,登时止住了低声的哭泣,如同顿悟一般,静静闭上眼睛,仍凭经蓝色的泪花飞过耳际。

    “谢谢你,我输了!”独孤雨墨身躯轻动,玉葱一般的手指紧紧攥住,鲜血随着泪珠一起陷入泥土之中。

    重重的轻叹轻轻扑打在独孤雨墨粉嫩的脸庞之上,苏逸眼神波动,低声道。

    “我也曾亲身体会屠族,也见识过屠族的惨案,能够活着本就是一种幸运,你不应该折磨自己!有仇就报!还要狠狠地报!”

    “可我不知道我的仇家到底强大到了什么地步,师傅总说我还不够强大,我真的不知道!”

    使劲摇着头,独孤雨墨极为彷徨,纷乱的银丝高高扬起,痛苦的神色萦绕不绝,这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这时间难道还有剑神独孤邪办不到的事情?”

    眉头紧锁,苏逸心中的念头来回旋转,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心底逐渐翻涌起来。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