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豪门天价前妻 > 第2680章 确定是UR病毒
    时光问着,视线紧紧的看着石墨晨。

    她自认没有那种看人看的很准的能力,可是,因为接触的圈子太过复杂,到底,也能看出个大概……可惜,从头到尾,她除了从石墨晨身上感觉到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危险,剩下的,她什么都看不到。

    “不管我什么身份,总归是不会伤害她。”

    石墨晨没有直面回答。

    时光是唐笙最好的朋友,因为唐笙,他不想用其他方式欺骗她。

    “所以,我可以理解你这话的意思是,你的身份,有可能会伤害到笙笙吗?”

    时光问道。

    石墨晨微不可见的轻蹙了下剑眉 ,显然,没有想到时光是这样的反应。

    而最无奈的是,他的身份,真的有可能伤害到笙笙。

    “我只能说,有些事情我不能确定。”

    石墨晨淡淡开口,“毕竟……环境、时间、态度等等,都能在同一事件和身份上,产生不同态度。”

    这样的说法,时光是认同的。

    只是认同,不代表安心。

    “但是,我会将这样的情况缩减到最低,因为同样,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石墨晨声音依旧淡淡,却给人很安心的感觉。

    时光越发看不懂眼前的人了,明明依旧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危险,可偏偏,他的话让她不由自主的相信了。

    这个男人,似乎回避她的问题,却又没有回避根本。

    是因为喜欢着笙笙吧?

    虽然,她感觉不到石墨晨对笙笙的态度能超过了楚恒。

    “首先,我很感谢你能让笙笙很快乐……”时光开口,“只是,我很想知道,这份快乐,能维持多久?”

    石墨晨轻笑了下,很淡,淡的让人看不清,“只要她想。”

    他会努力让她放下过去,只要他的存在她的人生里达到了一个峰值,那么……执念,也仅仅是一个念想。

    咖啡厅里相谈的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多话也不需要一字一字的剖析清楚。

    而此刻,酒店里,风行有些鬼祟的对着猫眼看着走廊和他房间正对面的屋子,时不时的还看看时间。

    就在秒针从唐笙进屋后转过五圈后,他眼睛亮了下,急忙拿过一旁的一个银色的箱子开了门,一边掏了个特殊渠道弄来的酒店万能卡,一边已然走到唐笙门口开了门。

    “哎呦,我去……”风行一进屋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唐笙,微微愣了下,急忙上前,“这回来乱晃的,也不知道找个地方休息下,这下躺在地上了吧?

    !”

    风行有些费劲的先将唐笙弄到了沙发上,随即把提前放置,能导致唐笙昏迷的那东西收拾好。

    那可是他提前放进来的,等唐笙回来,他那边就控制小机器开始释放,迷到唐笙分分钟啊。

    风行搓搓手,看看时间,虽然已经很晚了,可以防万一石墨晨突然又回头了,他还是不太敢耽误时间。

    打开箱子,拿出引血针等物,风行十分熟练的给唐笙抽了血,引入专用储血管。

    转眼……十个小管子里满满的都是唐笙的血。

    风行倒是想多弄点儿以防万一,可这已经挺多了,再多……看看昏睡的就算扎针都没有感觉的唐笙,风行想想还是算了。

    要是抽血过多虚弱的不行,被墨晨那小子看出端倪就不好了。

    风行想着,拔掉针头,用药给针眼处处理了下,又拿出一粒提前就准备好的药塞入唐笙嘴里后,拎着箱子就急匆匆离开了。

    他也没有再回自己屋子,跨大步子就往电梯方向走去……还没有摁下行键呢,电梯正好抵达。

    时光拎着水果,还在想刚刚在咖啡厅和石墨晨的对话,电梯抵达,下意识的就往外走,差点儿和要进来的风行撞了个满怀。

    “小心些啊!”

    风行有些气急的护着自己的箱子,刚刚差点儿手滑掉了。

    时光本想开口怼两句,一见是个不修边幅,看着有些年纪的人,最后也就忍了。

    出了电梯,时光直接去了唐笙房间。

    摁门铃,没人开,她又拨电话……“不会就这么会儿,人就睡着了吧?

    !”

    时光喃着,又欲拨电话。

    重拨还没有发出去呢,门被打开。

    唐笙看着脸色有些不太好的开了门,见是时光,揉了揉额头的说道:“你才收工啊?”

    “你怎么了?”

    时光一边进一边问道,“是又不舒服了吗?”

    “这会儿没事了。”

    唐笙揉了揉太阳穴。

    没流鼻血,也好像没有什么记忆……总之刚刚手机响,她幽幽转醒的时候,总觉得好像缺了点儿什么记忆似得。

    最主要的是,她没有流鼻血,也没有哪里不舒服。

    ……风行离开酒店后,就急匆匆的回了家。

    一进门,就见先一步回来的石墨晨坐在客厅里,有些做贼心虚。

    “出去了?”

    石墨晨淡淡一句,很随意,视线更是随意的瞄了眼风行手里拎的箱子。

    “嗯。”

    风行应得心虚,下意识的还握紧了下手里的箱子,“我先去忙了。”

    风行刚刚进了实验室,厉岩炔就从楼上下来,瞄到他的声音吐槽道:“老家伙这怎么像是见鬼了在逃?”

    石墨晨看着置放在腿上的电脑随意开口:“估计我是鬼吧?

    !”

    厉岩炔顿时笑了起来,也没有想太多,一边说一边往实验室走,“我去看看他做什么?”

    石墨晨原本正在滑动触控板的手指微顿,思绪微微一沉,就在厉岩炔推开实验室门的同时微偏了视线看向他的背影……当年鬼医不曾突破的东西,风行行不行……他不知道。

    可,再加一个小炔呢?

    !“我靠,你神秘什么啊?”

    这还想着呢,没有关门的实验室里传来厉岩炔不满的声音。

    “去去去,弄你自己的研究去!”

    “我今天累了,不想研究,就想看你做实验。”

    “滚吧你!”

    “……”里面争执的声音不停的传来,但没两分钟,厉岩炔嘴里不知道吱吱呜呜的说着什么,有些悻悻然的出来了。

    其实,只是化验一下唐笙的血,就算厉岩炔在一旁也无所谓。

    毕竟,针对性的结果,厉岩炔没有接触过ur病毒的情况下,他一眼也看不到什么?

    可没有确定结果,风行又因为石墨晨在外面,做贼心虚的也不想厉岩炔那小鬼看到。

    实验,在进行着。

    现场抽血,到血液涂片开始进入实验,还没有一个小时……这样的血液样本自然要比上次石墨晨送过来的要精准,何况,提前所有都准备妥当,时间上根本没有任何耽误。

    可就算这样,风行得出结果也用了将近二十个小时。

    等到结果出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

    ur病毒……已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