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医品至尊 > 1545 圣门逼宫
    大概也唯有羲这个创世神的女儿,最为理解修炼的本质,才有这个水平和实力担负起给女人们讲解如何修炼的职责。

    陈婉清虽然不知羲是谁,也不知道天堂岛是什么地方,但她却知道从叶欢姐妹那里肯定能得到答案,当即温顺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丁宁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再不出发就该晚了,当即站起身来,来到房间里启动传送阵,在陈婉清呆如木鸡的眼神中,消失于无踪。

    若不是丁宁已经带给她太多的震惊和神秘,让她已经拥有了很强大的免疫力和承受力,不然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非得把她吓晕过去不可。

    “神奇的男人,神奇的世界,丁宁,我一定会努力追赶上你的步伐的。”

    陈婉清悄悄握紧了拳头,像是给自己打气般呢喃道,她似乎已经看到一扇崭新的大门正在眼前慢慢打开,门后,隐藏着一个未知而神秘的世界在等着她去探索。

    乌伦山谷外十几公里处,两道若有若无的身影静静的等候着。

    突然,一道水波般的空间涟漪传来,一道身影突兀的凭空出现。

    “大……呃,少爷,您来了。”

    两名等候多时的身影立刻恭敬的躬身一拜,目光狂热的看着丁宁。

    “辛苦你们了,东西收好,头前带路。”

    丁宁笑着打了个声招呼。

    两名幽灵豹战士收起地上的传送阵基,边带路边小声的跟他汇报着乌伦山谷中发生的事情。

    “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丁宁听的眉头微微一皱,没想到这一夜功夫,乌伦山谷中竟然又有事情发生,这让他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原来,事情就出在那两名死去的圣医门弟子身上,由于紫雀儿的震慑,圣医门始终没敢去收尸。

    等到青云安保回了驻地后,圣医门才派出人去收尸,没想到,两具尸体不知道何时被人偷走,竟然不翼而飞。

    这下子圣医门再不顾颜面也忍不下去了,气势汹汹的找到了各大圣门的高层,要求对当时所有在场的人进行彻查。

    这个要求一提出来,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开玩笑,当时不说逛夜市的人了,光是各门各派摆摊设点的就不下万人,这要是把所有人都询问一遍,武者大会都不要举办了。

    奈何圣医门的脸皮都已经被撕烂了,这回彻底的是不要脸了,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非要大会组委会给圣医门一个交代,还话中有话的认为杀死他们的人有最大嫌疑,矛头直指青云安保。

    大会的组委会是谁?名义上是国士府和七大圣门,实际上却是代表着神州政府的国士府挑头举办,而七大圣门则是当仁不让的组委会成员,虽然圣刀遗族至今还没有人露面,但七大圣门的名头在那放着,谁也不敢否认这一点。

    更何况青云安保本身就是神州国武界的一份子,属于国士府的麾下,圣医门找国士府要交代合情合理,一点毛病都没有。

    圣医门作为组委会成员之一,却要国士府给他们一个交代,听起来似乎很讽刺,但实质上却一点都不可笑,他们把自己摆在一个受害者的位置上,明显是想利用这件事做文章,逼着国士府和圣刀遗族之间发生冲突。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圣医门弟子是被青云安保杀的,青云安保又是谁的人?大多数人可能都不清楚,但各大圣门都有着强大的情报网络,都很清楚青云安保和丁宁之间的关系,而丁宁,又是圣医门一口认定的圣刀遗族之人,所以,只要国士府动青云安保就相当于动了丁宁,而动了丁宁就等于动了圣刀遗族,圣刀遗族又怎么肯和国士府善罢甘休?

    圣医门的算盘打的很好,把矛头直接指向青云安保,联合圣剑山庄和圣女族逼宫,以受害者的姿态逼着国士府这个武者大会主要举办方给他们一个交代。

    否则三大圣门将抗议国士府处事不公,偏袒不遵守规矩的人,他们将宣布联合退出这次武者大会,之前签过的协议也全部作废,让国士府来独自面对西方武界的压力。

    最让人没想到的是,天隐寺这次竟然也站到了三大圣门这一边,隐隐形成四大圣门联手的趋势,还大义凛然的发出声明,严厉谴责某些不守规矩的人,不但滥杀无辜还毁尸灭迹,简直是不把天下英雄在眼里。

    虽然天隐寺没有指名道姓,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在刻意针对青云安保呢。

    在这种情况下,国士府就陷入了两难之境,不说丁宁和青云安保之间的关系,动青云安保就等于自斩手脚;可不动呢,国士府又承担不起这种后果。

    七大圣门除了圣刀遗族没有来人外,六大圣门现在是四大圣门联手逼宫,大雪山始终不表态作壁上观,唯有天机阁支持国士府和四大圣门据理力争,可惜却收效甚微。

    最重要的是,三大圣门若是因此而退赛,那这次武者大会就算是名不正言不顺,就算比武完毕,选拔出来的名额也不会作数,三大圣门是绝对不会认可的。

    这样一来,武者大会就成为了一个笑话,而西方武者的怒火和怨气也会全撒在国士府的身上,要是制造出冲突,那国士府就等于和整个天下的武者势力为敌,三大圣门其用心之险恶简直是令人心寒。

    “师父、师叔,现在我们怎么办?”

    饶是贪狼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此刻也是六神无主,用向上级请示的借口拖延时间,赶回国士府的驻地征求向天歌和曲无忧的意见。

    “你说该怎么办?拖!”

    向天歌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声。

    “拖?怎么拖啊?”

    贪狼苦着脸哀嚎道:“三大圣门兵临城下,还带着攀附他们的古武宗门、家族,足有上万人之多,一起声讨青云安保,抗议我们国士府偏袒杀人凶手,逼着我们立刻做出决定。”

    “那就决定呗,他们不是要退赛吗?那就让他们退好了,爱咋滴咋滴。”

    曲无忧不屑的撇了撇嘴,“一群跳梁小丑,就会用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md,武者竟然用舆论暴力,还特么的是武者吗?竟然想把我国士府当枪使,真当我们是傻子啊。”

    “啊?真让他们退赛啊?”

    贪狼都呆住了,不敢置信的揉了揉耳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然呢?去找青云安保的麻烦吗?”

    向天歌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心里暗自嘀咕着,不说青云安保是丁宁的人,就算不是自己人,有着两个看不出深浅的圣武境强者坐镇,国士府也不会傻乎乎的跑去自找麻烦。

    三大圣门若是真有胆子去找青云安保的麻烦,哪里还会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卑劣手段来逼国士府就范。

    “可是我该怎么说啊。”

    贪狼脸都苦成了老菊花了,他也不想得罪青云安保,但作为武者大会实际工作的具体操办人,他要顾全大局,希望能把武者大会顺利举办下去,不能像师父和师叔那样任性。

    “蠢货,你就说国士府完全同意他们的意见,全力支持他们找青云安保的麻烦。”

    向天歌见这徒弟不开窍,怒其不争的说道。

    “啊!”

    贪狼惊叫一声,可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惊喜之色,竖起大拇指奉承道:“高,还是师父高啊。”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一句话就把皮球踢给了三大圣门,你们不是要找青云安保算账吗?那就去吧,国士府举双手赞同,在精神上支持你们,看看三大圣们到底有没有这个胆子。

    “不是你师父高,是你太蠢,难怪你个破军那憨货整天被七杀一个人就耍的团团转。”

    曲无忧怪眼一翻,毫不留情面的揭着他的老底。

    贪狼脸上的肌肉抽搐着,脸上爬满了黑线,心里暗自腹诽,师叔你就不能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但比起解决了一个大难题,这点小伤害他完全能够无视,抱拳施礼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来者不善啊,贪狼这孩子还是太嫩,恐怕应付不了他们。”

    等贪狼一走,向天歌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忧心忡忡的说道。

    “那也没办法,反正我们国士府是不接这脏活,md,想让我们自断手臂,这算盘打的还真是够精明的。”

    曲无忧眼底闪烁着寒光,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些人既然已经联合在了一起,恐怕所图非小,我们千万不能大意啊,一个不好,恐怕和平协议就会被撕毁了。”

    向天歌想的更远一些,他总觉得古武界可能发生了某种未知的变化,让这些圣门蠢蠢欲动,不排除有人想要撕毁和平协议的可能。

    “谁知道呢,我们尽力而为便是,想那么多做什么,我们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若是能为国捐躯战死沙场,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曲无忧眉毛一扬,心态平和的说道。

    “那倒是,我们铁血十三卫当年就没有怕过这古武界,现在就更不会怕了,大不了一死而已,若是他们真不顾大局,那就拼了便是,我刚好有些手痒呢。”

    向天歌豪气陡生,战意沸腾的说道。

    “不错,七哥说的是,一死而已,何足挂哉。”

    曲无忧畅快大笑道:“若这些古武者真以为现在的神州国还如同百年前那般好欺,那他们就错了,他们敢找死,我们就敢埋,逼急了老子调飞机大炮来轰平了他们的老巢,当年跟着太祖,这些圣门的坐标我们可都是暗中做过详细记录的,保证一轰一个准。”

    “太祖真是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啊,恐怕他当时就想到过这个问题,所以才会趁着和古武界签订和平协议的机会,让我们悄悄记录下各大圣门的位置坐标。”

    向天歌若有所思,深有感慨的叹息道。

    以前他还不明白太祖让他们记住圣门坐标做什么,直到此刻才恍然大悟,太祖他老人家恐怕早就就意识到和平协议不可能永远的限制住桀骜不驯古武者,所以才留下这个后手。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