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武炼巅峰 > 第五千四百二十四章 大海
    正文

    每施展一次空间瞬移都要承受那羊头王主的一次震击,一次两次,伤势或许还不算什么,可杨开也不记得自己承受多少次震击了。

    多年来伤势积累,纵然他有龙脉之身也难以痊愈。

    反倒是羊头王主,伤势依旧那样,似乎没有恶化的迹象。

    杨开催动空间瞬移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也就意味着他越来越难摆脱羊头王主的追击,默默估算了一下,照此情形下去,若是没有什么变故,只怕半年之后,自己将再没有机会从对方手中逃走。

    而若是自己的伤势加重的话,情况只会更糟糕。

    杨开知道,自己必须得借助天象了。

    不管那些天象再如何诡谲莫测,不借助这些天象之力,自己终究死路一条。

    借助天象之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打定主意,杨开一边遁逃,一边四下搜寻。

    两月之后,一片蔚蓝呈现在视野之中,笼罩偌大虚空。

    杨开微微有些失神,迄今为止,他虽然见过很多天象,但这个天象却是他见过色彩最绚烂的,而且体量也极为庞大。

    隔的太远,他也不知这天象到底是什么,只能卖力朝那边飞奔。

    身后追击而来的羊头王主显然也发现了那天象,洞悉了杨开的意图,追击的愈发凶猛,浓郁的墨之力催动之下,速度陡然快了几分。

    有过之前迷雾天象的前车之鉴,他岂还敢随便让杨开闯入天象之中。

    身后凌厉气机迅速逼近,杨开脸色微变,也顾不得太多,匆忙催动空间法则,瞬移离去。

    下一瞬,他从虚空中跌落出来,吐出一口鲜血,正好来到那蔚蓝天象的前方。

    举目凝视,杨开神色一呆。

    从远处看这天象,只知色彩浓郁,还不明这天象的本质,可到了近前杨开才发现,这蔚蓝的天象,竟是一片大海!

    一片位于广袤虚空中的大海!

    若在此之前,有人告诉他,在那虚空中有这样一汪大海他是决然不会相信的,然而此刻却真的有一汪大海呈现在他眼前。

    这世上有太多未知的奥秘了。

    眼前的大海仿佛一汪死海,海水凝固,不见半点波澜,杨开也没从中感受到什么危险。

    可是迷雾天象的经验告诉他,这些天象是否危险,绝不能只看外表,只有深入其中方才知晓。

    站在这大海天象面前,杨开转头回望,只见那羊头王主急速朝这边掠来,神色焦急,杨开停滞不前似是让他误会了什么,这羊头王主传音道:“以你如今状态,深入其中必死无疑,束手就擒吧!”

    杨开冲他咧嘴一笑,偏头吐出一口血沫,嘴上骂咧一声,转过身,义无反顾地一头扎进海水之中。

    死也不死在你手上!

    那羊头王主面色微变,杨开的果决出乎他的意料。

    片刻后,他也来到了那大海天象面前,默默感知了一下,周身一震,墨之力裹住全身,冲杀进去。

    不过很快,他便又从那大海之中冲了回来,面色阴沉不定。

    从外面看,这大海风平浪静,不起半点波澜,但真的进了里面方才知道,大海内部暗流汹涌,一道又一道暗流交汇,在这大海内穿梭流窜。

    让这羊头王主忌惮的是,那暗流之力极为猛烈,便是他这样的王主竟也有些难以承受。

    进去不过短短三息,墨之力便被冲刷的严重。

    好在这大海天象不似那迷雾天象,之前他冲进迷雾天象后便无法脱困,这里他却能凭借强大的实力,硬生生地摆脱那些暗流的缠绕。

    进了这样的天象里面,那人族七品还能活?

    羊头王主觉得杨开是死定了,再者说,大海内的暗流变幻不定,进了里面未必能找到杨开的踪影了。

    凌立虚空之中,羊头王主面色变幻,沉吟了许久,这才晃身离去。

    没多久,一座死去的乾坤被他挪移到了大海天象外围。

    虚空中,这样死去的乾坤数不胜数,他一路追击杨开而来,见到不知凡几,想找这样一座乾坤并非难事。

    这一座乾坤体量不小,然而在那大海天象面前,依然只如一头大象面前的蚂蚁。

    羊头王主再次深深地凝视了大海天象一眼,忽然张口一吐,浓郁精纯的墨之力从口中喷涌出来,那墨之力凝而不散,很快在他面前化作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的模样。

    墨巢!

    他们这些从初天大禁中杀出来的王主们,每一个都有属于自己的墨巢,毕竟墨还指望着他们能够击败人族,攻占三千世界,再反过头来拯救自己。

    墨巢是墨族的根本,王主们又岂会不带在身上。

    羊头王主双手捧着自己的墨巢,犹如捧着最神圣之物,面上满是虔诚之色。

    很快,他将自己的墨巢种下,催动己身墨之力朝墨巢之中灌入。

    那墨巢迅速膨胀,绽放开来,须臾半月,从那墨巢之中走出来许多墨族,冲羊头王主恭敬行礼后,四散离去。

    望着那大海天象,羊头王主轻哼一声。

    虽说他也觉得杨开入了其中必死无疑,但凡事总得以防万一,这段时间羊头王主见识了杨开许多稀奇古怪的手段,深知这人族七品命硬的很。

    说不定他能从这大海天象中脱困而出。

    所以他需要留下来。

    单靠他一人之力,难以监测整个大海天象外围的情况,可他是墨族王主,有自己的墨巢。

    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和时间,他就能让自己的奴仆们将大海天象彻底包围,杨开一旦脱困,势必瞒不过他的查探!

    而且,他的伤势也挺严重,正好借此机会疗伤。

    在此驻留,一举两得。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墨巢愈发恢宏起来,花骨朵已经完全绽放,死去的乾坤上,不断地增加着墨族的身影。

    这些墨族外出,前往四周虚空开采资源,投入墨巢之中,孕育出更多的墨族。

    ……

    大海天象之中,杨开晕头转向,浑身上下伤痕累累,几乎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他已化作七千丈古龙之身,然而依旧难以对抗海中暗流的冲击,一身龙鳞脱落干净,肌肤之上道道伤痕,龙血弥漫。

    单单只是暗流的冲击也就罢了,杨开虽抵御艰辛,古龙之身还可以勉强支撑。让杨开倍感无奈的是,那一道道暗流之中,竟都蕴藏了不一样的意境。

    阴阳五行的变换在这些暗流之中演绎,甚至有些暗流中蕴藏了无穷剑意,将杨开的龙身切割的惨不忍睹。

    这每一道暗流,都相当于一位强者在不停地催动自身的意境,攻击外来之物。

    杨开身不由己,从一道暗流被卷入另外一道暗流,不知遭了多少罪,屡次几乎昏厥过去。

    他知道踏入这大海天象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危险,却不知这危险竟是如此诡谲莫测。

    暗流有强有弱,遇到那些稍弱的暗流时,杨开才勉强有些喘息之机,连忙吞服疗伤恢复的灵感,维持己身的力量。

    最初的时候,杨开拿这些暗流压根没有办法,只能任由它们卷这自己在大海天象中奔腾不休。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也逐渐摸出一些门道来,借力暗流的力量,随波逐流。

    如此虽然无法完全规避暗流中的冲刷,多少还是减轻了一些压力。

    只是他也清楚,自己如此做不过是苟延残喘,早晚有一天自己要被这大海中的暗流冲刷成齑粉。

    他想要寻找出路,可暗流激喘,毫无规律可言,又哪里找得到?

    杨开的伤势越来越严重,小乾坤的天地伟力也入不敷出,下品世界果虽然能迅速补充,可之前在被羊头王主追击的过程中已经消耗干净了,如今只能吞服开天丹来弥补。

    一旦小乾坤的力量干涸,那后果不堪设想。

    必须得寻找出路,否则死定了。

    他尝试放出神念,探查四方,可那涌动的暗流就连神念都被斩断,让他痛不欲生。

    这大海天象如此广袤,内部总有安宁的地方,不至于被暗流全部充斥!

    一咬牙,杨开收回龙身,化作人形,一边随着暗流前行,一边不顾神念损耗,四下查探。

    头疼欲裂,神念暗流磨灭的痛楚让他脸色扭曲狰狞,可他却只能强行忍耐。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杨开几乎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他忽然察觉到附近似乎有一块区域没有那么狂暴。

    他大喜过望,连忙催动力量,朝那边掠去。

    整个过程极为艰辛,杨开身上的血肉都被冲刷下来,露出森白的骨头,手中苍龙枪开道,在这大海暗流之中披荆斩棘。

    足足半个时辰,杨开才突破己身所在的暗流的封锁,冲进下一道暗流之中。

    感知之中,那不算狂暴的区域似乎正在远去,杨开大急,愈发凶猛地催动自身力量。

    他不知那区域内到底什么情况,可心里清楚,一旦错过这次机会,自己怕是再没有第二次了。

    有生以来,从未有过如此浓烈的求生**。

    肉身和神魂上的痛楚让他几乎麻木,脑海之中只有一个念头,冲破前方所有阻碍,方有一线生机。

    “破!”杨开厉声怒喝,一张口,一枚圆溜溜的珠子吐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