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极武天魔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坏人
    黄奇走后没多久,胡大力就顶着一对熊猫眼回了庄园。

    胡大力坐在椅子上**着上身,身上满是乌青一片,杜老站在旁边给他擦着药膏用着独特的手法大力按摩,痛的胡大力龇牙咧嘴。

    黄真一脸愤愤道:“那个家伙真是太嚣张了,明明是那个账房做了假账,却偏偏一口咬定我们诬陷于他,真是气死我了!”

    杜老一边给胡大力涂抹着药膏,一边说道:“小公子,那人似乎背景非凡,言语之间傲气凌人,应该是云州某个仙门的弟子,还需从长计议啊。”

    听到杜老这么说,黄真也有些愁了,他愁眉苦脸地说道:“要是苏姐姐在就好了,还不知道苏姐姐什么时候会过来。”

    胡大力呲牙道:“待到大公子回来再说吧,大公子一定能处理好这件事的。”

    跟了黄奇这么多年,胡大力对黄奇有着迷一般的信心。

    黄真老气横秋的叹了口气:“只能如此了,也不知道大哥一个人去了哪里,唉,第一次跟着你们去办事就把事情办砸了,大哥又要看不起我了。”

    房中的三人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一处空无一人的角落里,突然出现了如同水波一般的波纹,随后迅速平复了下来。

    …………

    苏河提着长剑,在院子内上下腾飞,寒光四溢,剑气纵横,无数的落叶被卷起到半空,细细望去,竟然全都被从中精准的剖成了两半,无一遗漏。

    这时候,苏石走到了院中,看见此景却是一拍巴掌,叫道:“儿啊!你怎么把这棵摇钱树削成了这个样子,快快停下,快快停下!”

    小院中央,一棵原本枝叶繁茂的大树,此刻却是如同入了秋冬一般,满树只剩下寥寥几片树叶,看的苏石肉疼无比,脸上的肥肉都在直抽抽。

    苏河无奈的收回长剑,对着苏石道:“我不把这棵破树砍了,你怎会同意搬离此处,住到那新宅子里去?我如今怎么说也是一名先天武者,住在这个破院子里实在太过掉价了。”

    其实这间院子并不破旧,相反装饰的还很精致,在云州城西大街能有这么一座院子,已经处于云州城中上水平了。

    不过苏河早在加入青羊宫的时候,就已经不满足于这间小院子了,觉得实在有损自己的身份,待到此次成功晋升先天,看见这间院子更是觉得颜面无光。

    苏石肉疼道:“你懂什么,不是这棵你爷爷传下来的摇钱树,你爹我怎么可能攒下如今这番家业?那时候不是我送了大把的礼给人家,你当初能这么顺利的就进了青羊宫吗?”

    苏河皱眉道:“好了好了,现在我已晋升先天,随便找个江湖势力就能做个供奉客卿,到时候还不是大把的钱财送到我手上?荣华富贵唾手可得,如今的这点家产能算的了什么?”

    听到这里,苏石的脸上就笑开了花,对着苏河举起大拇指道:“还是我儿有本事,今天若不是你正好回来,你爹可真就危险了。”

    说到此处,苏石的脸上就一片愤恨之色:“那东家实在霸道,我不过就做了两笔假账填补家用而已,就要废了我的一只手,简直是欺人太甚!”

    苏河冷哼一声道:“此前不知他们根底,所以下手之时留了几分力气,现在既然知道了他们东家不过是江南一处普通富贵人家,那处产业就当做给我苏家道歉的赔礼吧!”

    苏石两眼一亮,道:“你的意思是……”

    苏河傲然道:“我看那彩衣坊经营的还算可以,收下来当做我苏家的产业,也不算辱没我先天武者的身份。”

    彩衣坊何止是还算可以,虽然整个云州城比它规模大的店铺超过十指之数,但其实却是最受云州城那些上层人士欢迎的铺子,专做高端生意,每个月的流水是那十几家大铺子加起来都比不上的。

    这就是黄奇生意之道的体现,悄无声息的赚大钱,看起来人气规模什么都比比不上其他同行,但其实赚的钱却是最多最恐怖的。

    在江南之外做生意,低调才是最重要的,不然很容易就被那些本地的帮派给惦记上。

    不过似乎由于太过低调,导致苏河产生了一些美妙的误会。

    苏石虽然贪财,但是此刻还有些踌躇:“他家能在云州城开这么大的一家铺子,想必各方面也有些势力……”

    苏河挥手止住他的话语,说道:“爹你不用担心,江南之地的那些豪富人家,我还不知晓么?那些势力定然都是用钱财上下打点,卑躬屈膝才求来的庇护。我乃是出身青羊宫的先天武者,前途无量,谁敢为了一个普通的豪富而和我作对?”

    苏石想想也是,在彩衣坊工作了半年之久,从未发现有什么宗门的关系,只看到大掌柜每个月都会支出一大笔银钱,给本地的帮派和官员散财,不过是一个普通江南豪富人家罢了,如何能和一个出生青羊宫的先天武者相斗?

    如果背景足够深厚,还用给这些帮派和官员散财?

    “对了!”苏石猛地一拍手道:“我来找你是另有要事,差点被你搞混了。”

    苏河好奇道:“何事?”

    苏石笑道:“你可还记得那个何家小姐?”

    “何穗?”

    苏河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小巧可爱,娇艳如花的少女,心下莫名一热。

    “是啊!”苏石搓着手道:“就是你当初立志娶回家的何家小姐,今年已经满了十四,可以婚嫁了,何员外听说你回来了,特意找我商量你们的婚事啊。”

    “哼。”苏河冷哼道:“那厮不是一向看不起我们家么,还要将何穗嫁给一个他家的表侄,如今见我入了先天,就眼巴巴的跑过来要我娶他家女儿了,简直痴心妄想!现在的我是他家女儿能配得上的么?”

    虽然眼热含苞待放的何穗,但是刚刚突破先天的苏河傲意凛然,根本就不愿随了何员外的意。

    当初虽然他进了青羊宫,但是每年那么多进入仙门的,又有几个能成功晋入先天?大部分连内门都进不去,进去了内门的亦不过只有半数方能晋入先天罢了。

    那何员外有个表侄一表人才,本身就是六阳宗的一个外门弟子,在云州城的一个帮派内混的风生水起,如何看的上平平无奇还略带些木讷的苏河?

    “别啊!”苏石急道:“何员外当然知道他家女儿配不上你,所以他说只要做个没名分的小妾就行了,更是把半数的家产作为陪嫁的嫁妆,怎能拒绝?”

    苏河一下子就心动了,何员外家的产业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半数家产,他还真不舍得拒绝,更何况他确实对娇小可爱的何穗有着好感。

    知父莫若子,苏石看见苏河的表情就知道他心动了,一把抓过他的手道:“跟我走吧,那何员外带着何小姐在前面已经恭候多时了。”

    前屋之中,何员外一身锦袍华服,穿金佩玉,微胖的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端着早已凉透的茶水细细品着,完全没有因为苏石将他撇下半天而恼怒半分。

    此次只要能成功将女儿嫁给苏河这名先天武者,他送出去的这点家业算的了什么?

    如今虽然家大业大,但就像那水上的浮萍,根本没有任何根基,只要随便来一场大风就能轻易吹走,若是成功傍上了苏河这颗大树,何员外就安枕无忧了。

    想到此处,他望了望坐在旁边的女儿,随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年芳十四的何穗还显得有些娇小,她肌肤细腻有若凝脂,眉目清秀,身着一件细薄的粉色衣裙,小小的sx被粉红色的抹胸紧紧包裹在其中,望上去别样的娇俏可人。

    “哎呀!贤侄!”

    看到苏家父子走进来后,何员外满脸堆笑,站起身就迎了上去。

    苏石脸上也堆起了一个虚假的笑容迎了上去:“怠慢了,还请何员外见谅。”

    就在双方虚情假意的时候,十数匹快马纵街而过,向着苏家的方向行来,众多行人避之不及纷纷摔倒在地,整个街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哀声哉道。

    “这群天杀的!跑这么快忙着回去奔丧吗!”

    一个明显就是江湖人士的提刀大汉挥手扇着眼前的灰尘,怒声咒骂道。

    “嘘,噤声呐!”旁边的路人连忙拉着他说道。

    大汉皱眉道:“怎么,那些人来头很大么?”

    他刚刚从酒楼中出来,只看到了漫天的烟尘和远去的快马,并没有看见来人具体样子。

    路人用手指了指天上,摇了摇头。

    大汉嗤笑道:“原来是官府中人,怕他个卵子!大爷我可是青龙会的舵主,就算是官老爷,在云州城也得看我们青龙会的脸色说话!”

    青龙会背靠青羊宫,乃是云州城内的三大帮会之一,帮众众多,把持着云州城上下众多产业命脉,一般的官府捕快在他们面前还真硬气不起来。

    路人小声道:“是六扇门!”

    大汉的脸一下子白了。

    六扇门体系庞大,单独列于官府之外,其中高手如云,就连各大宗门都得给六扇门面子,他一个小小的青龙会舵主,如何敢硬怼六扇门?

    若是刚刚那番咒骂被六扇门的人听到,他就是被当场杀了,他们帮主也不敢放出一个屁来。

    大汉不由抽了自己一巴掌,望着那远去的十几个身影,奇道:“六扇门平日低调无比,今日怎么如此嚣张行事,当街纵马?”

    他印象中,还从未见过六扇门如此大张旗鼓的办过某件事,和印象中的六扇门一比,感觉有些刻意做作一般。

    若是此刻领队的池旬知道大汉的想法,定会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

    没错,六扇门就是故意如此高调,做给某个人看的罢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