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力王头衔亦可让
    刘裕的心中微微一动,他很清楚,刘毅虽然在京口跟自己斗了这么多年,但真的论力量,是比自己稍逊一筹的,在这些跟自己比试的人里,绝对的力量,应该是向靖这个铁牛仅次于已,刘毅最多只能排到中游,可看他这样一出手,却是比其他所有人都要稳当,看起来,跟自己真是有的一争了。

    刘毅哈哈一笑,看向了四周:“怎么,没见过哥的力量吗?那哥再给你们露一手!”

    他说着,手臂突然一振,这块大石锁一下子从他的手臂上翻了下来,在空中打起了滚,众人一片惊呼之声,因为按今天的比赛规则,只要这石锁落了地,就算输了,除此之外,能把石锁举过肩的次数越多,举的时间越长,就算优胜,如果两人举的时间同样,但一人举了十五下,另一人举了二十下,则是举二十下的人才胜。

    眼看着刘毅的这块石锁,将将就要落到地上,只见刘毅突然横伸一腿,那硕大的石锁,就这样给他的脚生生勾住,脚尖穿过了石锁的把手,石锁的底部离着地面只有大约两寸的距离,却是再也不能往下落出半分了。

    刚才还鸦雀无声的人群里,顿时就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喝彩:“天哪,这是我认识的希乐哥吗?”

    “这,这么惊人的力量,这么迅速的动作,怎么做到的?!”

    “哎呀,这一腿起码得有几百斤的力量,要不然怎么能这样勾住石锁呢?”

    “寄奴哥加油啊,可不能输希乐哥啊!”

    刘裕微微一笑,刘毅的这个表现,已经不让他惊讶了,从刘毅脸上若隐若现的红气来看,他终于知道了刘毅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力量提升得如此之快,以至于主动提出跟自己比试力量:这家伙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他是磕了那些天师道的五石散啦!

    刘裕的心中暗暗感叹,刘穆之说的还真没错,刘毅是处处与自己竞争,啥手段都要用,五石散伤身,后患极大,他不会不知道,但为了跟自己争口气,居然也用上了,而且天师道的人肯给他五石散,背后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也不得而知,想到这里,刘裕甚至心中腾起了一丝凉意。

    刘毅看到刘裕的表情有些变化,哈哈一笑:“怎么,寄奴,你也怕了吗?来来来,刚才不是说我们这些人只能争第二么,现在我们看看谁才是第二!”

    说到这里,刘毅一吸气,脚猛地向上一踢,石锁顿时就飞向了空中,这下他腾出右臂,屈肘向内,在众人的惊呼声中,这石锁稳稳地落在了他右上臂的肩头,淡淡的红气一现,石锁稳稳地落在他那暴突的三头肌上,引起周围的另一阵喝彩之声,而在他面前计数的一个军士高声道:“二次!”

    刘裕勾了勾嘴角,平静地把这石锁一抖,轻舒猿臂,在半空中稳稳地接住了这个石锁,笑着看向了刘毅:“希乐,既然你想跟我比,那咱们就继续比吧,看看这回谁能撑得长,撑得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众人的喝彩之声也是如滚雷一般,在这冬日的阳光照耀之下,几乎要把这块冻土融化,半个时辰过去了,一个时辰过去了,一个半时辰过去了,终于,到了下午的申时。

    向靖咬紧着牙关,他的手臂在剧烈地抖动着,两个时辰前还举重若轻的石锁,这会儿对他来说,已经是重逾千斤,他的两只脚已经陷地足有三寸,浑身上下汗出如浆,就连胸前的黑毛之上,也是挂满了晶莹的汗珠子,而他平举着的前臂之上,挂着的那副石锁,越是在猛烈地晃动着,看起来随时都会落下。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看向了向靖:“铁牛,不行就别勉强了,别落了内伤。”

    这句话一出,向靖突然“哇”地一声怪叫,手上的石锁再也坚持不住了,猛地落了下来,就在他的身前重重地砸到了地里,陷地足有半尺之多,而他整个人,也跟这石锁一样,重重地跪到了地上,再也站不起身。

    就在他的身后,已经或坐或躺了其他的五条好汉,都是在向靖之前退赛的,何无忌气喘吁吁地说道:“铁牛,你,你小子可以啊,撑到,撑到现在,比,比我还久啊。”

    向靖长长地叹了口气,整个人都直接躺到了地上:“还是寄奴哥厉害啊,不过,不过怎么希乐哥这回也这么强?”

    刘裕微微一笑,看着站在他的对面,纹丝不动,但脸色已经通红的刘毅,摇了摇头:“希乐啊,身体重要,这样真的值得吗?”

    刘毅的鼻孔在吐着粗气,他现在已经完全是在靠着药物的力量在这里死撑了,而这五石散在药劲过后,会让人变得极度虚脱,甚至几天都缓不过劲来,他这会儿也不敢象一开始那样玩各种高难度的抛接了,看着刘裕,咬牙切齿地说道:“只要能打败你,有,有什么不值得的?现在,现在还没结束,咱们,咱们接着干!”

    刘裕看着刘毅,他身上的每个毛孔都在向外渗出红色的汗滴,而一层红色的汗雾,已经几乎把他的全身给笼罩了,他现在的样子,就象喝多了老酒一样,甚至胳膊之上,都在“咔咔”作响,刘裕很清楚,那是骨节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力量,只不过因为药物的作用,刘毅自己未知而已,只要再撑上半刻,恐怕刘毅的手就会折断了。

    刘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希乐,你太要强了,这对你不好,罢了,既然你这么在乎这次的输赢,给你便是!”

    刘裕说着,微微一笑,右手一松劲,只听“叭”地一声,石锁重重地落到了地上,而他的双手一摊,动作潇洒,摇了摇头:“好吧,你赢了。”

    刘毅瞪大了眼睛,一时楞了神,直到刘裕转身而走的时候,他才反应了过来,手一松,他臂上的石锁也落了地,他大叫道:“刘裕,不许走,我,我不要你让,我们,我们还没…………”

    刘敬宣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低声道:“差不多就行了,希乐,自家兄弟比试还要磕药,丢人不?”他说着,举起了刘毅的手,大声道:“我宣布,老虎部队的大力王是,刘毅!”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