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大宋将门 > 第827章 皇帝不好当
    赵曙这小家伙真的涨心眼了,他虽然跟着赵祯处理了近两年的政务,但是朝廷的事情,何等繁杂,赵曙还算是一个生手。

    你有不懂的,就要靠别人辅佐,外面的事情,有师父顶着,宫里的事情,就必须交给曹太后,没有什么好说的。

    但众所周知,天家无私事,曹太后一旦确立起权威,有人巴结,有人逢迎,过几年之后,就形成了惯例,什么事情都要请示她,如果不请示,就是不孝!

    赵曙看过实录,当然知道刘太后在日,父皇有多为难。

    现在看起来,曹太后比刘太后年轻,身体好,而且又是他的亲妈,弄不好让她掌控一二十年,也是可能的。

    如果说曹太后的看法和自己一样,那也无话可说,权当孝顺母亲,问题是曹太后主张保守,和朝廷上的变法派是两条路上的马车,一旦曹太后和师父他们展开争斗,那就坏事了。

    没法子,赵曙深思熟虑,只好决定先退一步。

    他还是很狡猾的,小家伙先找到了母后,告诉曹太后,他决定下旨,准许舅舅回京探亲,祭奠曹家先人。

    曹太后还挺高兴的,以为儿子孝顺自己,知道感恩了!

    哪里想到,赵曙给了她一个甜枣,立刻说道,父皇恩重如山,普通人家尚且守孝三年,身为皇帝,理当做天下表率。

    他要为父皇守孝,朝中大政,由政事堂统辖,有师父西凉王在,有欧阳修,贾昌朝,宋庠,庞籍,那么多老臣辅佐,绝不会出任何差错,还请母后成全。

    等赵曙说完,曹太后的脸色就变了。

    她被儿子套路了,赵曙先是答应放曹家人回来,让他们探亲祭祀,曹太后欣然答应了,接着赵曙要替他爹守孝。

    曹太后能不答应吗?

    光让曹家人孝顺,就不许皇帝孝顺?

    道理说不通啊!

    可是一旦答应了赵曙守孝,她手里有没有先帝的遗诏,没法垂帘听政,更不能通过影响儿子而影响朝局。

    曹太后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她面色寒霜,声音尖利:“陛下,如此一来,只怕朝局要尽数托付给政事堂,要交给西凉王了?”

    言下之意,你能放心?

    赵曙仰起头,自信一笑,“师父忠心不二,父皇把孩儿,把朝局都托付给了他,母后应该相信师父才是!”

    曹太后咬了咬牙,好小子,涨本事了,这话里带着刺儿啊!王宁安是托孤大臣,身为母后,赵祯为什么没给你遗诏,你心里还不清楚吗?

    曹太后真有些抓狂,她之前被赵祯猜忌,甚至传出要废后,要出使她的消息,曹太后是憋了一肚子气,但是又不得不委曲求全。

    她对亲儿子有情,但是对丈夫,尤其是要对她下狠手的丈夫,却没剩下多少感情了。

    你不是怕我揽权吗?

    那我就做给你看看!

    曹太后是带着怒气的,发着狠的!

    要是不然,她一个尊贵的太后,老实享清福不好?何必总是掺和朝廷的事情?

    只是曹太后没想到,她才伸出手,就被儿子给挡住了。

    小家伙,你真行啊!

    曹太后冷着脸,也无话可说,只能让赵曙赶快离开。

    打发走了儿子,曹太后对着佛像,念了一刻钟的经文,渐渐的心里有平和下来……小东西也不是那么笨,他能有手段对付老娘,但愿他也有手段,去应付他师父!

    要是不然,这赵家的江山,真有可能改姓了!

    也不知是喜,还是忧,反正曹太后是五味杂陈,只能慢慢品味了。

    ……

    再说赵曙,他挡住了老娘的攻势,小心情还是不错的。

    因为先帝遗诏,要求一切从简,他又要给父皇守孝,整个登基大典简化了很多,仅仅是拜祭列祖列宗,颁布登基诏,接受百官朝贺,然后就匆匆收场了。

    所谓守孝三年,并不可能真正结庐陵前,什么都不干。

    实际上赵曙还是很忙碌的,只不过大的庆典取消了,一些大朝会取消了,每天都要到殿里静思,替父皇念经超度。

    还有每逢七天,都要去陵前拜祭追思。

    除了这些事情之外,赵曙更重要的工作是熟悉朝政,王宁安,贾昌朝,宋庠,等等重臣,一共9位,每人负责一天,十天轮换一次,其中有一天是给赵曙休息,检讨,总结用的。

    大家都希望小皇帝能快快成长起来,真正负担朝政。

    而赵曙也十分努力,忙得昏天黑地。

    身为天子,他的朋友没有几个,有好些话,没法和师父等长辈说,狗牙儿就成了他唯一的死党,几乎每天都要把狗牙儿叫进宫里,两个人嘀嘀咕咕,不停谈论商议。

    这几天,赵曙就在研究户部的账。

    要想做事情,就离不开钱,没有钱寸步难行,百姓家如此,朝廷更是如此。

    赵曙迫切想要知道,自己能动的钱有多少,他也想弄出点动静,哪一个少年不想着有所作为,惊天动地呢!

    可是当赵曙和狗牙儿翻了所有账目之后,两个小家伙都傻眼了。

    大宋朝不但没有钱,还欠了3000万!

    “没算错吧?”赵曙瞪圆了眼睛,不服气道。

    狗牙儿咬着毛笔杆,摇了摇头,“你自己看,户部各种岁入结余不过5000万贯,而要负担的借款,足有8000万贯,两者抵消,可不是欠了3000万贯!恭喜你啊,成为大宋欠钱最多的一个人了!”

    “怎么会?”

    赵曙抱着脑袋,百思不解。

    变法这些年,朝廷的岁入不是成倍增加吗?

    师父又那么会理财?

    当年户部只能收到一亿贯,其中七成还是实物。如今户部岁入突破了三亿贯,货币税收达到了2.5亿,以往欠钱,现在欠得更多,钱都跑到哪去了?

    “我说宗翰,你好好查查,是不是有贪官污吏?把钱都弄没了?”

    “贪官肯定是有。”狗牙儿笑嘻嘻道:“不过这么大的窟窿,肯定不是贪墨那么简单。”

    “那是为什么?”

    狗牙儿想了想,“我师父……也就是现在的三娘,她告诉过我,大有大难,就拿皇家银行来说吧,按照股本计算,两个亿都不止,可问题是能变现的不多,就好像一个人身价百万,其中有田产,有土地,有股票什么的……现金反而不多,如果让他掏钱,那些东西就要变卖折现,最后或许连二三十万贯都拿不出来。”

    “我问过我爹了,这些年发展太快了,股市和债市出现之后,金融也太热了。另外为了解决地方的财政枯竭,朝廷大笔钱投下去,修路,建农场,建牧场……这些都要贷款,都要财政提供担保,提供补贴,弄来弄去,欠了这么多钱,也很正常!”狗牙儿又补充道:“幸好西域的黄金补充上来,开发西域算是没花钱,还有了赚头儿。要不然啊,横山一战,西域一战,没有几千万贯,能解决吗?就算把皇宫都卖了,也未必够填窟窿的。”

    赵曙满心火热,他见大宋繁花似锦,烈火烹油,还以为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山银山,可以让他放心大胆地用。

    结果盘点之后,他才弄清楚,不但可用的钱不多,还欠了一屁股债!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赵曙小朋友困惑,其实道理真的不复杂。

    任何经济高速发展,都会产生信贷增加,超前投资,大规模举债建设,最后都会变成债务,不只是朝廷,地方,民间,各种债务,更是数量惊人。

    这又是大宋开启工业化遇到的第二个难题。

    相比而言,大宋的利息成本比后世高了几倍,而工业技术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发展,生产效率相对低下,产品少,自然还款能力就差。

    一言以蔽之,在赵祯柄国的最后十年,大宋经历了一个空前的繁荣期,而到了赵曙手里,各种后遗症逐渐显现,如果没有足够的调解手段,大宋这艘巨轮,就要出问题了。

    赵曙傻眼了,难怪父皇临终之前,一再告诫自己,朝廷的局面,唯有王宁安能收拾,原因就在这里!

    “我怎么觉得,这张龙椅这么难坐啊!”赵曙又郁闷了,“过去先生们都说,盛世就是有花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粮食,什么都是好的,遍地都是君子,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我怎么感觉,好像是假的啊,或者,大宋远远没到盛世?”

    狗牙儿挠了挠头,“这么说吧,盛世就好像是个美女,乱世就像个丑女,不管美丑,她们都是人,都有眼屎,有鼻涕……就看你更关注什么了。”

    赵曙琢磨了半天,突然猛地拍打狗牙儿的后背。

    “行啊,你够厉害的,这个比喻好,太好了!”

    狗牙儿翻了翻白眼,“好有什么用?我估计啊,今年你就有麻烦了。”

    “为什么?”

    “我听我爹他们说了,去年冬天太暖和了,西京和东京都没有结冰。”

    赵曙点了点头,他还庆幸来的,冬天暖和,对父皇的身体有好处,莫非这也有害处?

    “冬天太暖了,又没有雨雪,今年的春旱就很严重,除了一个月之前,先帝驾崩那天,下了点雨之外,一直没有下雨。各地水渠水库又干了,很多地方,挖了五丈,十丈,都没有水,春耕肯定受到影响,粮食减产已经是定局。”

    狗牙儿冲着赵曙一摊手,“所以,秋天你的子民又要饿肚子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