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锦衣春秋 > 第五八二章 渡河
    齐宁立刻上前扶起一名部将,笑道:“大家都起来,不用如此拘礼。”

    众将这才起身,大帐之内已经摆下了长长的桌子,乃是用几张长桌拼凑起来,这大帐十分开阔,摆下这常常餐桌不在话下。

    齐宁和吴达林被安排在中间主座座下,韩愈坐在齐宁右首,齐峰坐在韩愈下首,其他人也都纷纷落座。

    桌上用大盘盛装着菜肴,齐宁扫了一眼,大盘之中大部分都是肉菜,除了牛肉羊肉,多得是鱼虾之类,样子着实不好看,但帐内却是飘荡着让人食欲大振的香味,韩愈已经笑道:“侯爷,军营之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时大伙儿临时拼凑起来,这些鱼虾,也都是先前刚从河里打捞上来,寒酸得很,侯爷不要见怪。”

    齐宁哈哈笑道:“实不相瞒,这些才让我食欲大振。”心里却想起前世的时候,正是和一群弟兄围着大盘吃肉,场景与这个极其相似。

    “侯爷若是喜欢,那可求之不得。”韩愈笑道:“来人,上酒!”

    从帐外进来兵士,捧了几坛酒进来,放在齐宁等使团众人手边,楚军诸将,却都是一个也没有放。

    齐宁扫了一眼,奇道:“韩愈,这......!”

    “侯爷,军中有严令,除非是打了胜仗的庆功酒,平日里任何人不得沾一滴酒。”韩愈肃然道:“这规矩是从老侯爷在的时候就定下的,多少年来,没人敢破坏。今日并无胜仗,所以这规矩坏不得,不过侯爷不必忌讳于此。”

    齐宁心想看来秦淮军团果然是军规森严,问道:“那你们吃肉不饮酒?”

    他话声刚落,从帐外进来几名兵士,抬着铁桶,里面还冒着热气,韩愈笑了笑,拿起面前的一只大碗,起身过去在那铁桶之中舀了大半碗,其他部将也各自拿碗舀了,韩愈回到桌边,笑道:“侯爷,平日里若是吃肉,便会用着淮河水当酒,这都是从淮河取用的河水,烧得滚烫,就着吃肉,别有一番滋味。”

    齐宁点点头,吩咐道:“酒坛全都撤下去。”

    众人一怔,却见齐宁已经起身,也拿起面前的大碗,过去舀了一碗热水,回到座中,见所有人都瞧着自己,哈哈一笑,道:“我也来尝尝这淮河水,今天这酒就不饮了。”

    韩愈忙道:“侯爷,万不可如此,这是河水,并不算干净,您......!”

    “你们喝的,我自然也喝的。”齐宁竟是二话不说,撸起衣袖,道:“我没你们想得那般金贵。”竟是拿了一块肉在手中,咬了一口,大口吃起来,一边吃一边道:“这厨子是谁?手艺不错,就是我想要的味道。”

    众人面面相觑。

    虽说齐宁是锦衣齐家的种,秦淮军团的将是对锦衣齐家都有一股发自内心的敬畏,但瞧见齐宁锦衣玉带,年纪轻轻,都觉得小侯爷养尊处优,绝对吃不了苦,而且秦淮军团对于齐家多少有些了解,特别是韩愈这些人,晓得齐家这位世子自出生之后,脑子有些不灵光,从小就是在侯府里养着,并无在军中待过一天。

    可是见得齐宁毫无架子,随和的很,而且还真的就着河水大口吃肉,也不似其他贵族子弟那般多有讲究,直接用手抓肉吃,诧异之余,都是啧啧称奇,眼见得齐宁转眼间便吃掉一块肉,而且端起水碗喝了一大口,更是寂静无声。

    齐宁放下水碗,见到众人瞧着自己看,哈哈一笑,道:“怎么觉着我是在侯府张大,养尊处优,吃不得苦?这里有鱼有肉,还有烧开的河水,这可不算苦头,多少人想吃这样的苦都吃不了,都别闲着,开吃!”

    众人见得小侯爷如此洒脱,先前还在担心军营如此招待,是否有些粗陋,这时候担忧烟消云散,众人都是笑起来,也都是伸手去抓肉吃。

    在场众人,除了齐宁,几乎都在军中待过,也都不客气,一时间你来我往,以水当酒,觥筹交错,一个个吃的满嘴流油。

    齐宁吃完一条鱼,放下鱼刺,问道:“韩愈,刚才你说东齐军军纪日松,又是怎么回事?”

    韩愈放下手里的肉,笑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侯爷,其实东齐军以前到不是这个样子。以前镇守边境的大将叫做成武,有些本事,军纪严明,可是自从那位泰山王来了之后,东齐军就一日不及一日了。”

    “泰山王?”

    韩愈解释道:“东齐国君生有三子两女,长子便是泰山王。次子被立为东齐国储君,三子临淄王年纪还小。两年前,这泰山王就被调到了徐州,成武则屈居泰山王之下,不过成武这人对泰山王倒是俯首听命,泰山王说什么,他便做什么。”

    边上一将笑道:“泰山王到了徐州之后,总要显示自己的能耐,所以改了许多的军规,成武不敢多说话。据我们所知,这泰山王刚愎自用,但凡有人说他的不是,立刻将人杀了,若是在他耳边说些好话,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他都能加以重用,许多人私下里都称泰山王为马屁王,只要拍了他马屁,便能平步青云。”

    齐宁笑道:“还有此事?”

    “对岸的江陵叫做孟焦周,籍籍无名之辈。”韩愈道:“孟家是徐州的大户,家财万贯,泰山王到了徐州之后,孟家不但奉上了大批的经营,而且孟焦周将自己的亲妹妹也献给了泰山王,泰山王二话不说,直接让他来边境领军,那孟焦周来到之后,毫无统兵之才,他自己时常带着手下兵士在附近耀武扬威,东齐军更是军纪松散......!”摇了摇头,随即笑道:“不过这倒是好事,东齐人碌碌无能,在咱们面前,就像一头绵羊一样。”

    齐宁皱眉道:“孟焦周如此作为,泰山王难道不闻不问?”

    “侯爷,据说泰山王自己成天溜鸡逗狗,而且派人在徐州到处搜罗美女。”韩愈道:“徐州乱作一团,他连自己也管不住,哪有时间来管孟焦周?再说孟焦周的妹子样容美丽,很得泰山王的喜欢,孟焦周真要是有什么事,他妹子只要在泰山王耳边随便说一句,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吴达林道:“当年北汉数万大军攻打东齐,东齐人斗志昂扬,韧性十足,非但没有被北汉人占了便宜,倒是让北汉人吃了大亏,那一战之后,多少年来都是太平无事。”淡淡一笑,道:“多年没有战事,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居安不思危,如今东齐人自以为左右逢源,北汉和我大楚都不敢对他如何,军纪松弛,如此下去,迟早是要吃大苦头。”

    “东齐水师应该还算不差。”韩愈道:“东齐的水师战船,偶尔也会出现在淮河之上,不过管不了东齐步骑军。”

    “泰山王是长子,为何会被派到徐州?”齐宁问道:“立储立嫡立长,这泰山王不是嫡长子吗?”

    韩愈道:“泰山王与东齐太子一母同出,确实是嫡长子。不过据末将所知,这泰山王一直以来都是行事荒唐,而且喜怒无常,东齐国朝臣对他都是既恨且怕,倒是那位东齐太子,听说很得人心,所以泰山王被贬到徐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一名部将冷笑道:“泰山王到了徐州,秉性不改,这样下去,迟早要倒大霉。”

    齐宁微微颔首,若有所思,随即笑道:“罢了,今天大家相聚,不说这些了,来,吃肉!”

    为齐宁设下的接风洗尘宴虽然十分简单,但众人却都是十分欢喜,吃饱喝足,韩愈让人将大帐好好收拾一番,请齐宁就在大帐内歇息一晚。

    此时天色早已经暗下来,自然不必急着过河。

    次日一大早,韩愈便已经让人早早准备了船只,送使团过河,离开军营,使团到得淮河边上,齐宁居高俯瞰,见的河水滔滔,自西向东流绵不绝,河面上已经准备了二十来艘船只,不用使团的人动手,韩愈已经派人将货物从车里卸下,装运到船上。

    船只有小有大,但是将使团运送过去,绰绰有余,一切就绪,诸将俱在岸边拜别,韩愈则是领着几十名兵士上船送齐宁过河。

    船只到了对岸,竟是不见对面有反应,等到车子送上岸,货物装车,才听得马蹄声响,一队东齐兵出现在不远处,看到队伍,已经有兵士大声叫道:“不好了,楚国人打过来了,楚国人打过来了......!”那一队东齐兵甚至没敢靠近过来,掉头便走。

    齐宁昨日听众人说东齐军军纪松散,还没有太深的感觉,此时看到这队东齐骑兵竟是连靠近也不敢,掉头就走,一时间目瞪口呆,心想这样的军队,实在没有半点战斗力可言,相较于对岸的南楚军队,简直是云泥之别。

    韩愈笑道:“侯爷,你瞧见了,将熊熊一窝,那孟焦周来了以后,这东齐人的胆子都变得比耗子还小。”

    齐宁叹了口气,轻声道:“韩愈,无论东齐人如何,你镇守前线,绝不能稍有疏忽麻痹。”

    韩愈肃然道:“侯爷放心,职责所在,便是半夜睡觉,末将也是睁着眼睛,不敢有丝毫的疏忽。”拱手道:“侯爷,此行一路多珍重,末将不能再往前送,等侯爷顺利归来,末将再下河抓捕鱼虾,为侯爷接风洗尘!”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