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草根石布衣 > 1260、年龄真是道不可逾越的分水岭
    直到晚餐时间,所有新知协的自驾游旅行团成员才陆续回到酒店,云端度假酒店已经全部客满,连月亮湖山寨里面的木楼民宿都全部住满了来自各地的游客,栈道上都能随时出现说着各种口音的游客,这时候再来想问问这家看起来就高档舒适的酒店有没有客房,那简直是痴心妄想。

    所以在苏以德特别点餐主持的晚宴上,成员们很满意这次的旅程质量,对月亮湖的色彩斑斓赞不绝口,对云端酒店的品位喜爱有加,更主要是对石涧仁好评如潮,这当然得归功于阿妈的强大宣传攻势,还有不少人都买了蓝染产品呢。

    菜过三巡,苏大律师非常有架子的用餐勺轻敲玻璃杯,朗声说了一下自己对今天旅游景点的感受后,提议石涧仁来说几句。

    石涧仁也发现了,苏以德的家国情怀更多来自于他的职业特征,从言谈举止和思维模式中间,都能察觉带着不少欧美体系的影子,打个比方就像当年美国独立时候那些开国元勋,基本上都是有着欧洲文化理念的各种家,这跟中国历史上朝代更迭大多集中在军阀或者武装力量不太一样,他们更多是在社会经济中先改变了自己的状况,再逐渐苏醒公共意识,而不是奔着打天下给自己捞什么好处来的。

    有了这个感觉定位,苏律师和万乾的政治抱负那显然就大不一样了,他们对这个新知协应该起到的作用看法也是不同的。

    石涧仁笑着站起来还是最平常的短袖衬衫加黑色长裤,跟个基层干部打扮差不多,只是白衬衫衬得脸上更黑了:“不好意思,今天太阳有点大,为了避免晒得更黑看不清鼻子眼睛,我就躲在酒店这边没跟大家一起去晒太阳……”

    全场哄笑,齐雪娇坐得很远,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边,嘴角挂起的微笑很明媚,杨秋林也看,还有点不满:“形象!领导的形象,他怎么能随随便便开自己的玩笑呢,这怎么在群众中建立自己的威信!”

    同桌的柳清飞快跟吴晓影对视,又若无其事的相互推荐菜肴,当做没听见。

    齐雪娇得回应:“他不是领导,是引导,况且自嘲和自黑都是种修养,他不可能一呼百应,这年头做什么都有人说三道四,与其说被别人断章取义的攻击,还不如自己开自己的玩笑,哈哈,自己都自黑到这种程度了,谁还能说他更惨呢?”

    柳清都笑着悄悄对齐雪娇竖大拇指了。

    石涧仁确实是这样对待自己的:“首先更正一下,这里我没有一分钱的股份,这里的各种产业都跟我没有经济价值上的关联,总体来说本地旅游开发公司是控制主体,也就是你们今天看见那位民族服装的阿妈作为企业法人,在带着本地群众做出翻天覆地的改变,七八年前这里仅仅是一个一周一两次班车偶尔抵达的林场山区,所有年轻人都选择外出打工,他们的文化水平、生产技能让他们在大城市里只能处在最底层,连今天各位看见那位阿妈,虽然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手艺人,却也只能到附近的景区摆摊,这里更像是社会遥远的角落,政策到这里都已经变得不那么真切,还在过着跟几百年来相传没什么区别的刀耕火种生活,但现在已经不一样了,明天我们会去参观由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主导建立的新农村改造山寨,希望能让各位对这种时代变迁,社会发展有个直观的看法。”

    餐厅里很安静,除了极少数家属还关注于菜肴,大多数都在认真倾听,前期的筛选确实很重要。

    石涧仁其实是言简意赅:“如果说我们的团队对这里起到了什么作用,我想最重要的应该是提醒他们这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只有提高了眼界,开阔了思路,再加上改变自己的决心,才会开拓出新的天地来,这个道理其实同样是针对我们新知协各位准会员,大家都是有知识有见地,很多出过国看过世界,拥有独立自我的思考能力,是独善其身的过好自己拼搏出来小日子,还是兼济天下的参与到影响更多人的国家大事中,我想月亮湖景区就是个浓缩的写照,与诸君共勉,谢谢。”

    应该说场面稍微楞了下,估计是没想到他说得这么简短又这么直接,更有可能是石涧仁现在随口都能把调子提得这么高,如果说昨天苏以德在参观历史革命景点的时候还在以古喻今,石涧仁就干脆的拿现场对比在座各位,直接让每个人下意识都会想想跟自己到底有什么关联了,但掌声还是起来了,从这种掌声里面都能听到思索的味道。

    杨秋林这时候终于正面评价了:“有大将之风,其实他这种风格在军队更合适一些,你爸准保喜欢,但是在机关单位或者……还是稍显步子急了点,在座的可不是党员。”

    齐雪娇低声:“时间紧,任务重,还有一两个月时间就得把整个新知协捏合成型完成,当然可以随便凑一屋子人搞个典礼就算糊弄交差,但他肯定是想真的带动带来些改变,那参与者的素质和思想统一就非常重要了。”

    这回跟她对上眼的吴晓影树大拇指。

    这时候又体现出万乾的特点了,带头鼓掌起身,虽然没有金链子之类披金戴银的彰显,但名牌银灰色衬衫和袖口闪现的高档手表意思也差不多,只是显得不低俗而已:“石先生说得非常谦虚,我有个建议,既然我们新知协的各位朋友有机会来这里旅游,今天在山寨里面看到本地孩子的生活条件跟大城市里面还是有很大区别,我提议我们以后每到一处地方搞联谊会,我们就自发援建一所幼儿园,在座各位有很多都已经有了孩子,我想大家都能认同少儿教育最能够改变孩子的人生,而且是越小这种投入回报比就越大,这方面的资金我想对于我们新知协而言,应该不是个问题,不知道在座各位有没有附议的?”

    同样的这番话,如果拿到什么寻常的旅游团去说,难免会让人有种上当受骗进了购物消费团的感觉,但是在这里说,却是个极有风雅情趣的点子,话一出口,就有不少人举手赞成,然后气氛很快就热烈起来,开始讨论这个很具有操作性的慈善项目。

    石涧仁的表情说明他肯定跟万乾之前没有沟通过,笑着坐下来和苏以德商量几句,起身的苏大律师果然善于总结归纳:“万总这个建议很有投资界的气派,我呢就还是按照我们律师习惯的态度,制定个框架,这纯粹是个新知协内部的善意行为,金额不分大小,十万不嫌多,一分也是爱,只是希望我们新知协在体验生活、联谊交友之余,也能做点正能量的事情,仅此而已,所以未来这个被称为新知幼儿园的小项目会成为我们新知协的传统资助项目,也希望幼儿园的孩子们能跟我们新知协一起共同成长……”

    杨秋林都忍不住给女儿点评:“他这两个帮手很不错,一文一武配合得当。”

    齐雪娇还得问吴晓影这两位的身份情况,吴晓影笑:“阿仁说其实应该是苏律师来做这个协会的会长,万总居副,他也就做个秘书长辅佐这两位代表新阶层和知识分子发挥更大的作用。”

    杨秋林就是爱哼哼,简单的用两个字就能表达出各种不同的情绪,现在带点笑,再加上她的八字眉,很容易就显露出点嘲弄和“我不说,但就看你们小孩子演戏”的姿态来。

    齐雪娇有点无奈的用眼神给两位伙伴致歉,看眉毛就知道她小时候肯定不是妈妈带大的。

    纪若棠不会坐下来,一直带着宴会部经理检查所有状况,顺便还得关注旁边小餐厅里面的孩子们,洪巧云和有些妈妈都在这边当孩子王,吴晓影自从有了小艾照顾丢丢,完全当甩手掌柜,洪巧云自己还觉得不累,坐在旁边悠然自得的画速写,偶尔抬头,给那站在门边的姑娘画一张。

    时不时都站直了在那遥望石涧仁的小总裁好像有所感应,转头看了洪巧云的动作过来伸头看,浅咖啡色的纸面上寥寥几笔就勾勒出自己的身形,还有那亮晶晶的眼睛,很喜欢:“送我!”

    洪巧云签上名才把速写纸拆下来递过去:“很骄傲哦?”她也能隐约听到那边的声音。

    纪若棠先认真的看看招手要来一个服务员安排拿去装裱,咬咬嘴皮坐下来:“看着他当然是骄傲的……你还是很喜欢他吧?”

    洪巧云好笑:“哦,我对你没什么威胁吧,我对阿仁早就越过了要死要活非得做什么的阶段,你可以理解成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也可以当做我们是交心朋友,我对他的生活只有祝福,要是能找个好太太,那才是对他最大的幸福。”

    纪若棠顺着问:“那……吴总监呢,她是不是也这么看?”

    洪巧云笑了:“她我不知道,不过你是要问齐小姐吧?其实还可以包括了柳秘书,我比她们几个都大,但她们也过了三十,这个年纪的女子,经济独立见过世面,自己心里要什么想什么都很清楚了,大家三观相近可以当朋友聊聊事业聊聊心事,心理上更是能相互交流依存,但是要浪费时间上演傻白甜的偶像剧那就免了,大好时光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我是这么猜测的。”

    纪若棠欣然接受了这个分类:“那看起来好像真的是年纪比较轻的几位还没这么洒脱哦?”

    不知道她是不是把自己也归到其中了。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