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五章 下手
    ‘绿石’领的神秘,在纳威亚城内是众所周知的。

    大部分人连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都不知道。

    甚至,有人猜测,对方是某个神庙秘密培养出来的。

    但‘橡木手’的领不同。

    曾和对方战斗过不止一次的‘橡木手’领,虽然还不知道对方的面容,但知道对方是一个年轻人,也正因为如此,‘橡木手’领才会深深的忌惮着对方。

    每次一想到现在就让他力不从心的对方,五年后、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模样,这位‘橡木手’领,就夜不能寐。

    所以,‘橡木手’领开始给自己预备后路:暗中联络财富神庙,并在司默克祭司身上下了重注。

    ‘橡木手’领希望自己在关键的时刻有一个结实的后盾,可以全身而脱。

    但是,‘橡木手’领并没有想到,这一天回来的这么快,这么的突然。

    自始至终的,‘橡木手’领都没有怀疑秦然的身份。

    那冲天的杀气和年轻的面容,实在是太有迷惑效果了!

    看着缓步走进,宛如地狱修罗般的年轻人,‘橡木手’的领下意识的后退,不着痕迹的站在了那位财富神庙的祭司司默克的身后。

    “这位先生,您刚刚说什么?”

    司默克没有理会后退的‘橡木手’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走进来的秦然身上。

    这位祭司从对方的话语中,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我说了什么,你身边的那位……心知肚明!”

    秦然看着后退的‘橡木手’领,露出了一个饱含杀意的笑容。

    面对着这个笑容,‘橡木手’领全身一颤。

    因为,在这位领的眼中,眼前本该是人类模样的秦然,突然的伸出双手撕扯下了那身人皮,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一只咀嚼着人肉,吞噬着生命,似蛇似狼一般的怪物。

    有着蛇的头颅,但却是狼的四肢和尾巴。

    整体更是放大了十倍,他站在对方的面前,就如同是小鸡仔站在了一只耕牛前般。

    从他的角度去看对方时,对方的体型变得更大了。

    怪物!

    这样的想法从这位领心中升起。

    然后,这位让无数人恐惧的领就开始逃跑了。

    面对人类,他或许无所畏惧。

    可面对怪物?

    那是神庙的事情,他怎么能够插手。

    只是,这样的逃跑却是无用的。

    怪物的爪子一抬,就把他抓在了手中。

    接着,就向着嘴里送去。

    “不要!”

    看着越来越近的血盆大口,这位领高声惊呼。

    然后,淡金色的光芒出现了。

    一切都破碎了。

    这位领恍然间回神,这时对方才现,他依旧在大厅内,秦然还是秦然,并没有怪物。

    可……

    疼痛的感觉犹如潮水一般席卷他全身。

    他全身的肌肉、骨骼,好似在这一刻都被碾碎了。

    噗!

    一口鲜血喷出,‘橡木手’领软倒在地了,气若游丝,显然是离死不远了。

    不过,这也比他的那些手下好得多。

    在【半死人之凝视】下,由【亡者凝视】拖入到【恐惧幻象】的这些帮.派.人士,面对着秦然强1级别的精神冲击,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就在冲击下头颅炸裂,脑浆四溅。

    ‘橡木手’领没有落到这也的下场,并不是他比他的手下精神强大。

    事实上,这位领的精神并没有强大到哪里去。

    真正让对方逃过一劫的是财富女士的那一丝‘关注’。

    可经历了刚刚秦然强1级别的精神冲击后,那一丝‘关注’也烟消云散了。

    看着倒地的‘橡木手’领,和一地头颅炸裂的死尸,全身笼罩在淡淡金色光芒中的财富神庙祭司面沉如水。

    依靠着财富女士的眷顾,司默克免疫了【亡者凝视】和【恐惧幻象】,但这并不妨碍对方清晰的感受到了刚刚那一刻秦然表现出的强大和恐怖。

    那种感觉,对方只在财富神庙大祭司的身上感受过。

    可怕的家伙!

    司默克这样评价着对方。

    但司默克并没有退让。

    因为,他是祭司。

    财富神庙的祭司。

    “大胆!”

    “你想要和‘财富神庙’做对吗?”

    “即使你是‘绿石’的领,也应该知道所谓的‘绿石’面对‘财富神庙’的话,也不过是以卵击石!”

    一声爆喝从司默克嘴中响起。

    这位祭司疾声厉色,身上淡金色光芒都变得明亮了数分,让对方看起来充斥着威严与神圣。

    一道道精神判定的系统提示从秦然的视网膜上闪现。

    毫无疑问的通过。

    强1级别的精神,让秦然面对这样的震慑,完全就是清风拂面。

    所以,当看到秦然脚步不停的走向自己是,司默克一愣。

    对方明显没有想到秦然竟然无视了‘神’的威严。

    但很快的,这位祭司就回过了神。

    没有慌张,更没有惊慌。

    因为,司默克从没有想过他面对秦然会遇到危险。

    就如同司默克自己说的那样,‘绿石’虽然在纳威亚城内有着相当的名声,但和‘财富神庙’相比较,根本不算什么。

    秦然只要是个正常人,就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不要说向他出手了。

    哪怕是恶言相向都是不可能的。

    甚至,在生了刚刚的一幕后,秦然为了安抚他,理应送上更多的贡献金。

    “该要多少贡献金?”

    “1ooo枚金币……不,不,这和对方的身份不符!”

    “‘绿石’虽然远不如‘橡木手’底蕴深厚,但依旧远其它普通组织,那么,3ooo金币就是一个合适的数字了!”

    司默克开始在心底盘算着索取多少贡献金。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然突然出手了。

    狭长的长剑,无声无息的刺穿了对方的脖颈。

    司默克瞪大了双眼,面带不可置信的倒地身亡。

    到死,这位祭司都不敢相信,秦然敢向着他出手。

    看着对方死不瞑目的模样,秦然淡淡的说道。

    “‘绿石’不敢向‘财富神庙’出手。”

    “但我代表的并不是‘绿石’。”

    “还有‘荆棘神庙’!”

    声音回荡在大厅,久久不曾停息。

    而在远处的街道上,由爱特琳娜带领的数位‘荆棘神庙’祭司,已经冲到了这栋建筑面前。

    :。: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