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跟天庭抢红包 > 第1445章 戴着面具的夏家人 3
    夏王殿里,夏守成的心情很好。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喝酒喝的畅快,这个暴戾的城主,对萧景天的态度明显有所改观,连带着的,也对夏寒烟多了几分笑容。

    他的这种转变,让萧景天在心里悄悄给他贴上了标签。

    这个老人,虽然是巴谷城的城主,但十有**凭的是修为跟勇猛,再有,或许就是当年九界四秀的花青娥的帮助。

    如果没有花青娥,他或许也没有今天的这种成就。

    夏守成的城府不是很深,喜怒形于色。

    就像一开始见面,他几乎就是存了杀心的,不但想杀了夏寒烟,更是想灭了自己这个女婿。

    后来那是被夏寒若的善恶杀生剑所阻,才敛去了杀意。

    结果昨天一次家宴,萧景天的豪迈跟潜力,竟然让他又起了爱才之心。

    所以夏寒烟这次回夏王殿祭拜先祖,夏守成竟然带着夏氏家族所有人全程陪同,显然,他是心意大变。

    看着夏守成脸上的笑,夏寒烟也松了口气。

    不过在她的心里,或许这种笑容,更多来自于易三娘的关系。

    见到易三娘,会让夏守成想起花青娥,想起当年他意气风发,在巴谷城打下一片江山的情景。

    这次夏寒烟的祭祖,除了夏守成之外,还带着夏寒清,夏寒阳和他儿子夏恪。

    女眷唯一参与的,就是夏守成的小娇妻,炎谷乞。

    这个妖媚的女人,今天再见到萧景天,更是亲热了,一口一个景天的叫着,看的夏寒烟眉头直皱。

    可惜整个过程中,萧景天都是心有旁骛。

    他一直在观察夏寒清。

    之所以观察他,是因为某个十分偶然的机会,发现他跟炎谷乞的眼神有所交流,可是两个人的神情却相当的敏感有趣。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他一直暗中留意着这两个人。

    半个多小时后,祭拜结束。

    夏守成心情爽朗,脸上满是笑意,看着夏寒烟说:“含烟,待会随大父一同去古北堂,今天会见华清太极天宫的莫道严,和她那个天才弟子怜音。对了……。”

    说到这,立马扭头看向身后的夏寒清沉声问道:“你那个宝贝儿子呢?”

    “这,大父,尚,尚未找到。”夏寒清心中一哆嗦,结结巴巴的回了一句。

    一听还没找到,夏守成脸色立马变了,怒道:“都这个时候了,那个小孽畜还没回来?你这个当大父的是干嘛吃的?****的吗?”

    “大,大父,已经到处去找了。银柳也去找了。”

    “混账,出发之前如果还找不回来,他就不用回来了?回来直接给我打断他两条腿。这个愚蠢的东西。”

    听到夏守成说出这种话,夏寒清倒也有些不爽了,急道:“大父,那是你的孙儿啊,怎么能打断他的腿?”

    “什么孙儿,就是个孽障,随你这个不成器的狗东西。”

    夏守成说到这,也不知道气性怎么就那么大,随手一巴掌扇了出去。

    他可是星王的实力境界,这一巴掌打出去,直接把夏寒清给扇飞出两三米远,扑通一声掉在地上,嘴角边鲜血直流。

    一旁的夏寒阳急忙劝道:“大父,大哥知道……”

    “你也给我滚蛋,唯唯诺诺,从小到大就是你大哥的一条狗。你怎么就一点都不像老子生的?一群饭桶。”

    说完,夏守成也不再理会被骂的脸色铁青的夏寒阳,转身冲着夏寒烟稍稍平复了一下说道:“走吧,含烟,咱们先往古北堂出发。”

    “大父,莫道严这次来的目的,你心里有数么?”夏寒烟看着夏守成,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毕竟,不管夏守成对她怎么样,巴谷城始终还是她的家。

    “你什么意思?含烟,有话直说。”夏守成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

    “我只是听到一点风声,或许,莫道严这次来,并不是谈论怜音和夏芈的婚事。”

    “你是说,她们想退婚?”

    “只是猜测。”夏寒烟点了点头。

    夏守成突然叹息了一声,喃喃的说:“果然,夏家还是你跟含若聪明。这种情况,大父也猜到了,只是现在骑虎难下。希望结果不会那么糟糕吧,走了。”

    说完,转身大步走出了祖祠。

    夏寒烟摇了摇头,跟萧景天打了个招呼,示意他跟着出去。

    这个时候,萧景天正假装观察祖祠里其他地方的环境,暗中窥视夏寒清呢。

    可是就在刚刚夏寒阳也被臭骂一通之后,夏守成转身离开之际,夏寒阳的眼神里,突兀的黑了一下。

    之后,转瞬间恢复正常。

    这种变化,让萧景天有些心惊。

    夏寒阳双眼变黑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神情相当可怕,而且诡异。

    等夏寒烟招呼萧景天离开时,他这才假装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快步离开了祖祠,跟夏寒烟走在一起。

    往外走的过程中,脑海中渐渐浮现出几个念头。

    首先,夏寒清似乎跟炎谷乞有些不明不白。

    其次,夏寒阳绝对不是表面上那样,被夏寒清当枪使,让干什么干什么,他恐怕比夏寒清还要可怕。

    他刚刚的神情,那绝对不是一个唯唯诺诺的人能表现出来的。

    最后一点,这个夏守成,真的是个暴躁易怒的人,对萧景天来说,这个老头子半分人格魅力都没有,真奇怪当初花青娥是怎么看上他的。

    更奇怪现在的炎谷乞,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妖媚女人,为什么会跟这么个暴躁的老头子在一起。

    刚刚夏寒清和夏寒阳被骂的时候,她就站在一旁,一言未发。

    可是她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头一次失去了妖娆妩媚的风姿。

    几分钟后,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分乘几辆华贵的王车,共同前往古北堂。

    萧景天跟夏寒烟两个人坐了一辆,路上,萧景天把自己发现的事情,以秘法传音给了夏寒烟。

    听到这些,夏寒烟彻底愣住了。

    她能看得出夏寒阳现在有变化,却看不到这种诡异的现象。

    她能察觉的出炎谷乞留在夏守成身边必有所图,可是却想不到她能跟那个饭桶大哥夏寒清有什么暧昧的关联。

    突然之间,夏寒烟觉得这个几十年没回来的家族,似乎变得彻底认不清了。

    每个人好像都戴着面具一样。

    或许唯一一个没戴面具的人,应该是二嫂林卿,那个面相普通,身份却绝对不普通的女人。

    想到这,悄悄用手指在萧景天的掌心上写了几个字:“等有机会,我去跟二嫂聊聊。她不一样。”

    写完,冲着萧景天眨了眨眼。

    夏寒烟的心里,渐渐有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