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天工 > 0620 被拘留
    苏进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可以让疾步前来的那些保安听见。

    现在传统文化保护运动正值热点的时候,谁不知道文物是什么,有什么价值?就算不知道“不允许出境”是什么意思,这五个字也足以说明一切了。

    苏进的表情非常严肃认真,他们的脚步也跟着一顿,然后以更快的速度走上前来。

    苏进刚刚松了口气,就看见保安跟那个胖子交换了一个眼色。这微妙的举动让他的心里生出一些不祥的预感,他刚刚张嘴想要说什么,手腕上突然一阵冰凉。另一个保安更加干脆,在同伴与胖子交换眼色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掏出手铐,铐在了他的手上!

    事发突然,苏进不仅没有慌张,反而脸色一沉,冷静了下来。他沉声问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保安不容置疑地说:“在机场大吵大闹,扰乱机场治安,按机场规定,可以被临时拘留。把他带走!”

    后一句话他是对自己的同伴说的。胖子脸上浮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另一名保安走上前来,扭住苏进的手腕,就要把他押送离开。

    苏进不想走的时候,这两个人是绝对不可能带得动他。他瞬间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被暗中勾结买通的不止这个胖子,还有这两个保安。甚而有之,他们一开始在周围巡逻,保障的不是乘客的安全,而是这两件行李的安全!

    他身子一挺,在原地停留下来,提高声音道:“你们这样做是不合理不合法的!这两件文物很有可能是我们的国宝,现在你们要偷偷地把它运输出境……”

    他的话再次被打断。其中一个保安和那个胖子猛地一扑, 趴到他的背上,伸手去捂他的嘴。苏进的手已经被铐住,行动没有平时那么灵活。然而他沉肩一甩,把那个胖子重重甩了出去,又重重一踹,把那名保安踹开。

    两个人倒在地上,狼狈地翻滚挣扎,一下子竟然爬不起来。

    苏进心里对他们已经产生了一些怒意,下手绝不容情。沉肩甩出,他的胳膊肘顺便砸中了胖子的胸口,下脚狠踹的时候,也是对着胖子的胸口过去的。

    他抬起头,看见另一个保安的脸色已经发白,他接触到苏进的目光,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大声叫道:“来人啊,这里有人捣乱,还袭警!”

    这两名保安虽然不是正规警察,但在机场执行任务时,等于警察的待遇。他这句“袭警”倒也并不过份。

    他是对着对讲话叫出来的,对面立刻出现了接连不断的响应声,显然马上将会有更多人往这边赶来。

    按理说,更多的外人来,苏进越能讲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眼角余光再次扫了那个行李架一眼。

    平头年轻人显然不是一伙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茫然失措地看着眼前的情景,又看向被打倒在地的同伴,并没有趁乱把行李架推开。

    那两件货物仍然好生生地放在架子上,被苏进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两个藤箱,一米二长度,一米高度,宽度约八十公分,非常巨大厚实。如果不是因为旁边有两个把手,它们完全不像是被随身携带着走的,而是应该被放在家里的床底下,好好收藏。

    苏进关注到的是藤箱的右侧,那里有一个标记。苏进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一个抽象化的洛阳铲的标记。

    他在上个世界里曾经见过这样的标记,它属于一个大型盗墓集团。它内外勾结,犯下无数盗卖大案,国家和警方花了极大的力气才破获了其中的一部分,还有相当一批人逃离在外。

    这些无耻之徒大批量把国内的文物向国外运输,造成了无数宝物的流失。即使在上个世界,苏进每每看见那些文物的列表,都觉得痛心疾首,恨不得亲自上阵,把他们捉拿归案。

    苏进也没想到,在现在这个世界,他又看见了同样的标志。那个洛阳铲的形状稍微有了些变化,但大体上仍然一样。最关键的是,这种类型的藤箱,本来就是盗墓贼用来盛装文物——还是价值比较高那种文物的。

    现在它们一起出现在苏进的眼前,还摆明了是运往国外的,苏进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要先把它们扣下来。

    就算他是误会了,这两箱文物其实是已经获得许可了的,他也要亲眼认证一下,绝对不能在这方面出错了!

    他原本只是猜疑,机场工作人员要么联系货主提供出入境许可证,要么他来联系文安组进行检验。如果没问题,那也只是延误一班机而已,完全可以弥补得回来。

    但现在,这个胖子的表现,还有这两个机场保安的表现让苏进更加坚定了心里的想法。

    没错,这两件行李一定有问题,他把它们扣下来是对的!

    按理说,他的道理分明,这样的事情很容易说清楚。只要有无关第三方来了,苏进一解释,对方就应该知道该怎么做。

    但现在,这保安这样理直气壮地主动叫人,苏进突然开始有些不太能确定了。

    来的这些人,真的会是“无关第三方”吗?

    苏进眉头紧皱,他快步走到行李架旁边,一把抓住那个金属把手。

    他的手被铐住,这个动作做起来有点困难,但他还是非常坚决。

    他所处的地方相对比较偏僻,来往乘客比较少。他要把它拉到人更多的地方去。如果机场方不靠谱,他就只能利用舆论的优势,暂时把它们扣下来了!

    结果他刚刚一拖,他的手就一沉,另一个人在对面扯住了行李架,阻止了他的行动。

    苏进转头看去,那个平头年轻人有些疑惑又有些紧张地说:“这位先生,这是其他乘客的行李,在我们那里办了手续的,您无权把它带走!”

    苏进说:“可是这是非法的文物,如果上了飞机出境,那就来不及了!”

    平头年轻人也有点犹豫,但还是很坚持地说:“您没有证据。”

    没时间解释了,苏进也顾不得那么多,他说了一声“得罪了”,窜到对面,抓住平头年轻人的手腕,轻轻一扭。那年轻人痛呼一声,手下意识地放松,苏进拖着行李架,转身就走。

    “就是他!把他留下来!”

    保安在苏进身后大叫,他目光一扫,果然又有五六个警察一起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声询问是怎么回事。

    保安嘴上大声说:“这个人咆哮机场,扰乱机场秩序,还想抢夺乘客的行李!”手上却高高扬起,打了几个手势。

    他的话听在苏进耳里,他的动作也被苏进看在眼里,他的心迅速沉了下去。

    果然没错,来的这几个警察跟这两个保安,还有这个胖子工作人员也是一伙的。

    照这样下去,对方人多势众,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匹敌得过。毕竟他不是张万生,他的战五禽仅有基本的自保能力,离以一敌众还差得远呢。

    这边的动静太大,已经引起了一些乘客的注意。他们往这边看过来,一看见苏进手上的手铐就皱起了眉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听见保安的话之后,他们更是以鄙视的目光看着苏进,加快脚步离开了。

    苏进极少受到这样的待遇,却并没有因此生气。他很清楚,大部分人或多或少对暴力执法机关都是有些信任与畏惧的。这也没有错,这本身就是维护一个社会正常运行的必要心理。

    然而在现在,这样的心理却给他造成了麻烦。乘客们下意识地把过错归结在了他的身上,甚至在这个匆忙来去的深夜机场,也不会有什么人站定脚步,认真听他解释。

    苏进深吸一口气,手摸向自己的口袋,指尖触到手机屏幕。

    他是一个顶级修复师,对尺寸大小手感的把握远胜平常人。即使是智能手机,他也摸索着一步步打开了通讯键盘。他正要拨出最近的一个通话,却又犹豫了。

    他最近通话是对着出租车公司,对方一点忙也帮不上,愿不愿意帮这个忙也很难说。

    他轻轻一点,点上了通讯录,随手拨出了第一页的一个号码。号码响出三声,他就挂断了。然后摸索着打开了录音功能。

    苏进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智能手机不像传统键盘手机,那真是一点手感也没有的。他完全是凭印象以及对方位的控制做到这一切,再多的即使是他没办法。

    就在他做到这一切的时候,警察们已经围了上来,一把抓住他,硬生生地把行李架从他手上拉开。

    苏进没有进行多余的反抗——对方人太多,他想反抗也不可能有什么效果。

    他脑中急转,表面上却摆出了一副顺从的姿态。

    他在心里想着,盗墓贼在这个机场打通的关系究竟到了哪一步?是只有眼前的工作人员、保安和警察,还是有更深入的联系?

    他回想着之前那个平头的话,离飞机起飞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他要在一个小时内,找到机会,把飞机上的这两件行李扣下来!

    ——————————————

    有读者提醒我,之前第三十四章里写周老爷子过寿写的是六十岁,我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脑子抽了……

    当时写错了,周老爷子应该是八十岁……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