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唐朝小闲人 >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心理攻势
    平壤城内。

    “启禀大将军,城内火势都已经扑灭了!”

    只见一个将官来到大帐中,向温沙门汇报,整个脸都是乌漆嘛黑的,唯一干净的就是那双眼睛,可见他们是多么的狼狈。

    而大帐中坐着不少将军,个个都是一脸愁闷,士气非常低落。

    温沙门稍稍点了下头,道:“百姓可都有安顿好?”

    “因为烧毁房屋并不是很多,要安置的百姓也不是很多,如今差不多都已经安置好了。不过如今城内百姓都非常恐慌,有些百姓都希望能够逃离平壤城。”

    一个将军突然道:“大将军,这回得亏敌军投下的火球不多,要是再多一些的话,可能会将整个平壤城点燃,到时我们都得活活被烧死。”

    温沙门背一直都是湿的,他能不知道这可怕之处么,道:“你们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一人道:“我们可以加固房屋,防止敌人的火球。”

    他话音刚落,就有人反驳道:“城内这么多房屋,你得花多少时日去加固。”

    又有一人道:“如今已经入冬,等再过些日子,我们不惧怕敌军的火攻。”

    “但问题是敌军会等到那时候去么?”

    “这也说不定,若是敌军有把握烧毁平壤,为何只派这么点人来,可见他们的大鸟人数也并不足。”

    温沙门点点头,心里冒出一丝侥幸。

    其实他的侥幸心理是对的,他若敢赌,那便赢定了,别说人数,就连火药也没有那么多,韩艺只是那火药来防身的,不是供军队使用的,带这么多已经不容易了,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对平壤发起一波半的进攻,也就是说基本上不可能来第二回了。

    但是韩艺跟他们玩的就是心理博弈,不是真的要烧死他们,老千是不会置人于死地的。

    过得一会儿,只见一个小将几乎是滚了进来,“启禀大将军,敌军的大鸟又来了,而且比上午的还要多。”

    此话一出,在坐的将军无不吓得面色苍白,你们有完没完。

    温沙门赶紧带着手下,急匆匆的赶去城头。

    站在城头往远处一看,只见一群“大鸟”朝着这边飞过来。

    “这---这怎么办?”

    一个胆小的将军吓得双腿猛烈的颤抖,这真是太恐怖了。

    “欺人太甚!”

    温沙门咆哮一声,他就没有打过这么窝囊的仗,看着敌军在自己头上拉屎,愤怒从旁边的一名士兵手中夺过一副弓箭来,吼道:“弓箭手准备。”

    一群弓箭手急忙忙跑了过来,拉弓搭箭,对准着那些飞来的“大鸟”。

    待那些“大鸟”飞近时,温沙门吼道:“射!”

    嗖嗖嗖!

    箭矢无力的升空,但很快就落下来了,弓箭这东西,往下射,距离是有加成的,可若往上空射,距离是非常短的,而且都不具备杀伤力,这年头你跟引力较劲,这不是扯淡么。

    “哈哈!”

    元鹫看着那些箭矢无力的落下,开心的哈哈大笑,突然眼眸一转,坏笑道:“就你们能射,我也能射。”

    说着,他松开左手往下摸去,拉下裤子,掏出“宝贝”来,嘴里不断的发出奸笑声。

    记得头回飞行的时候,他就打算试试空中洒“水”的快感,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但这回是在敌人的地盘,无须顾忌形象,反正也没有人认识他。

    “呀!下雨了!”

    只听得城头上一声充满惊喜的呼喊声。

    “下雨了!下雨了!”

    不少人都感到了湿润,不禁都非常激动,要是下雨的话,你们扔多少火球,都不需要害怕。

    可不少士兵一看这天空,云朵虽然不少,但基本上还是晴空,乌云都没有一块,怎么可能会下雨,难道是神仙相助。

    “这雨水怎么有点骚味?”

    “啊---这不是雨,这是尿---!”

    “岂有此理!他们真是欺人太甚。”

    城头上的将军终于醒悟过来,气得是哇哇大叫,一旁的士兵见了,皆是一脸怪异的表情。这没有办法,他们遇到的是元鹫,元鹫可不是职业兵,他纯粹就是来玩闹的,什么下三滥的事都干得出来,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是以整人为乐。

    正当这时,只闻城内阵阵叫喊声。

    “大鸟来了,大鸟来了。”

    “啊---!敌军又来放火了。”

    “大家快跑呀!”

    ......

    有了上午的经验,下午百姓一看到这些大鸟来了,而且规模比上午那一群还要大的多,登时吓得四处奔走,连屋檐下都不敢待,整个城内是乱成一片,因为这些大鸟是从天上来的,基本上人人都可以看到,故此每个人都变得非常恐慌,别说这些百姓,这城内的士兵自己都吓坏了,四处躲闪,哪里还有人去在乎百姓的生死。

    “嗖嗖嗖嗖---!”

    元鹫一边投射冲天炮,一边还帮着配音。

    他与小野的飞行技术已经是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这真是天赋来的,平常人怎么努力,恐怕也无法超越他们,别看他们只投射出十二枚冲天炮,但是就有四枚落在茅草屋上面,他们不跟其他人一样,上午那些人,只要在房屋密集区,投射出去就是成功,他们还稍稍选择一个最佳时间和最佳的地点。

    城内的百姓一看大鸟又开始喷火,吓得用双手捂住脸,他们已经在想象自己身处火海当中,眼中充满了恐惧和绝望。

    但是这一回“大鸟们”令他们非常失望,只投射出十几枚冲天炮,随着冲天炮的射出,仿佛天空又将起了大雪,一些白絮状的东西飘落下来,是铺天盖地。

    可城内的百姓完全不相信这些大鸟会这么温柔的对待他们,这一定又是秘密武器,看到这些“白絮”是纷纷躲闪。

    “啊---!”

    只见一个男子躲闪不及,眼睁睁的看到一块“白絮”落在自己的身旁,当即吓得蹲在地上,紧闭双眼,大声尖叫起来。

    可过得半响,他叫得都已经不得不呼吸,这才停下来,急吸一口气入肺,可这一呼吸,发现并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他还不敢相信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确定自己的的确确安然无恙后,他才偏头一看,发现那“白絮”原来只是一张布条,他几度伸出手来,才鼓起勇气拿起布条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些汉字,虽然高句丽的读书人也是用汉字,但是识字率那真是低得可怜,他根本看不懂。

    正当这时,一道白影用眼旁掠过,他不禁吓得一颤,但随后定眼一看,见还是布条,他又抓过来看,只见上面画着非常简单的图案,但是一看便能够看出其中的用意,就是城内大火,虽然画技粗糙,但还是吓出他一身冷汗来。

    虽然这一回的规模远远大于第一回,但是造成的伤害却远不如上午,火势很快就被扑灭了,就是烧了半个屋子。许多百姓手里拿着白布条,呆呆的望着“大鸟”群远去的身影。

    直到大鸟们全部离去之后,温沙门才来到城中,朝着迎面走来的下属问道:“火势如何?”

    “这回敌军只投下十几个火球,火势不大,早已经扑灭了。”

    温沙门听得大松一口气。可又听那下属道:“不过---!”

    “不过甚么?”

    “大将军,你看,这是方才敌军留下的。”

    那下属将几块布条递给温沙门。

    温沙门看着那些纸条一看,他是读过书的,是看得懂汉字,不禁吓得面色苍白,似乎比那火球给他带来的恐惧还要大。

    上面写得非常清楚,今日这一次空袭那只是警告,上天有好生之德,唐军不想伤及无辜,勒令他们在三日之内投降,否则的话,就将烧毁整个平壤城。并且又保证,如果你们愿意投降,唐军绝对宽容对待你们,不会滥杀无辜的。不但有文字,还配有图案,非常生动。

    这其实就是大棒加红枣,但这却是致命的。

    “快,快去将敌军扔下的那些布条全部给我收来。”温沙门冲着下属大喊道。

    虽然识字率低,但这毕竟是首都,还是有不少文化人的,很快就会传得满城皆知。

    那下属可怜兮兮的看着温沙门,道:“大将军,这---这恐怕是做不到。”

    这种小布条,铺天盖地洒下来,怎么去收呀。

    温沙门听得双目一睁。

    他身旁一人道:“大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温沙门紧握着那些白布条,恨不得将白布条捏碎,咬牙切齿道:“唐狗,我与你们势不两立。”

    ......

    唐军阵营。

    “报---!启禀苏总管,大部分的飞行员都已经降落在安全区域,其中有五人在降落的时候受到一些轻伤,另有二十八人未有降落在安全区域,不过根据元堡主和小野所讲,他们应该是被迫降落在附近的山上。”

    苏定方道:“立刻派人去救援。”

    “喏!”

    韩艺朝着苏定方笑道:“苏总管,我的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接下来这一场硬仗,可就得靠苏总管以及各位将军了。”

    苏定方哈哈笑道:“韩尚书为我等做了这么多,若是老夫这都攻不破平壤城,那老夫也没有颜面再领军,回家种田去算了。”

    “哈哈!”

    刘伯英、刘仁轨他们也都胸有成竹的哈哈大笑起来。

    ......

    鸭绿江。

    “大总管,如今天气已经渐渐变冷,虽然我军准备充分,但是随着天气的寒冷,士兵的战斗力明显有所下降,待天气再冷一点,恐怕我们真得要在这里过冬了,待明年再进攻。”

    任雅相略显愁闷的向李绩说道。

    他们当然想早点打完收工,可无奈对面是一群疯子,打仗都不要命,唐军的几番猛攻都被渊盖苏文给顽强的挡了下来,而且入冬之后,他们是更加勇猛,因为高句丽上下都知道,就算你们不退,可是等到大雪落下,你们也没法进攻。

    “可算是等到今日了。”李绩却是松了口气。

    一干将军都诧异的看着李绩。

    李绩抚须呵呵笑道:“当年隋军到此,高句丽用一场大雪埋葬了数万中原子弟,今日老夫便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用一场大雪来埋葬高句丽。”

    薛仁贵忙问道:“大总管莫不是有破敌之策?”

    李绩笑道:“你们难道忘记我们还有一路大军未到么?”

    薛仁贵微微一愣,突然双目一睁,“是负责扶余道的契将军和阿史那将军。”

    任雅相道:“他们这一路不是一直在扶余那边与作战么?”

    “那不过是高句丽的盟友,与我大唐无仇无怨,他们岂会如前面这些敌人一样,跟咱们玩命,是老夫让他们别急着来。”李绩冷笑一声,道:“是时候给渊盖苏文准备坟墓了。”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