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百炼飞升录 > 第四千五百零九章 威胁
    轰轰之声协同耀眼霞光猛然而现,一股磅礴的能量,随着枯槁巨大爪指抓住那团五彩光团,也乍然出现在了当场。

    罡风席卷,让在场的数位玄灵大能,均都眉头急皱而起,体内法力急动,各自挥手,将激涌而至的罡风抵御。

    刚刚退离出两丈之远的温良甫,身形更是再闪,直接便再次出离了数丈之远。

    护体灵光乍现,面色凝重的强力抵御冲击而至的磅礴罡风。

    瘦削嶙峋的巨大手爪之中,五彩霞光闪耀之下,一道道细小玄奥的灵纹,如同数以千百条相互纠缠一起的五彩灵蛇在霞光之中扭动穿梭。将巨大的瘦削手爪整个缠绕在了当中。

    身为玄灵后期的郁长天,祭出的这一道手爪秘术,竟然一时并未将一名通神顶峰修士乍然祭出的攻击顷刻破除,这让旁边站立的数位玄灵大能,目光之中均都有了诧异之色。

    “哈哈哈,不错,非常不错,秦小友的这一符纹攻击,虽然是乍然祭出,但其威力,也已经极为不凡了。仅凭这一手符纹攻击,就是普通的玄灵初期修士祭出的攻击,怕也能够抵御下来。”

    笑声响起,林涛双手随即挥出,一股磅礴的能量乍然涌现,弥漫洞府之中的能量冲击,顿时被席卷而没。

    道道灵纹激闪,随着巨大嶙峋手爪溃散,也同时消失不见了踪迹。

    秦凤鸣刚才一手,不过祭出的是当年道衍老祖卷轴中的一种简单符纹攻击之术而已。此种符纹攻击手段,也是符纹一道常规攻击。

    此时秦凤鸣还无法做到将道衍老祖传授的更强大的符纹攻击顷刻施展。

    “小家伙果然有几分符纹造诣,能够瞬间祭出如此一道符纹攻击,这在阵法大家之中,也属于不凡存在了。看来你确实可以相帮到我等。”

    郁长天目光冰寒,注视秦凤鸣片刻,口中冷冷开口道。此种攻击,自然不会对他有多少威胁。

    他修炼的是鬼道功法,浑身有一股阴邪气息弥漫,平时不显,可攻击祭出,却显现而出,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这也是鬼道修士的通病,就是秦凤鸣祭出鬼道神通之时,也是浑身冰寒气息涌现,全身让人感觉阴寒无比。

    “晚辈这几年不能离开见龙谷,怕是不能参与前辈们的图谋之事。”秦凤鸣目光微闪,并未因为自己祭出的符纹轻易被郁长天破除有何震惊。而是冲林涛一抱拳,口中直接如是说道。

    他对于这几位玄灵大能图谋之事没有什么兴趣。

    同时他也知晓,既然是如此几位大能一同图谋之事,那危险自然难以言说,他区区一名通神修士,就算参与了,说不定也会被这几位大能当做炮灰使用。

    如此不智之事,他可不想去做。

    见到秦凤鸣连问何事都未问,就拒绝了后面的邀约之言,林涛表情也是微微一怔。

    “秦道友你可知晓我等图谋之事是何事?”一只未曾开口的唯一女修注视秦凤鸣,接口说道。

    此刻的秋天舒心中也是略有震惊,她未曾想到,这名通神修士,符纹造诣竟达到了如此地步。虽然没有见到对方的阵法一道如果精深,可是阵法一道的根基,就是符纹术咒。

    一名符纹术咒造诣极高之人,阵法自然也势必精深。

    这几位玄灵大能如此客气称呼秦凤鸣,自然已经将他看做了有实力与他们同等地位之人。当然这实力,只是说秦凤鸣有他们均都看重的方面存在。

    “前辈们图谋之事,自然非同寻常,晚辈虽然有些阵法符纹方面的造诣,可还没有狂妄到可以染指上古归元禁的地步,面对那种逆天禁制,想来只有大乘前辈才有可能出手尝试破除。晚辈就是去了,怕也是徒劳。”

    秦凤鸣没有丝毫迟疑,冲女修一抱拳,口中平静的开口道。

    他一向心思缜密,林涛阵法造诣极高,一生见过的禁制与典籍不计其数,如果连林涛此种阵法大家都不能破除的禁制,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碰到的禁制,是那上古被称之万法不破的归元禁。

    归元禁,随着他阵法见识精进,也更加多的了解了。

    归元禁,乃是上古逆天的阵法大师,借天地之势布置的具有一定天地法则之力的恐怖大阵。就算是大乘存在落入其中,也难以轻易破阵而出。

    就是被法阵灭杀一两名大乘存在,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

    此种禁制法阵,其具有天威,蕴含有天地法则之力。而大乘存在,能够参悟透一种天地法则的,也是少之又少。

    虽然归元禁蕴含的天地法则也不完整,可大乘修士能够参悟一些天地法则皮毛,也算是已经不错了。

    也正是因为归元禁都蕴含有天地法则之威,这才被称之为万法不破的法阵。

    而此点,也正是秦凤鸣随着见识增进,参悟典籍才明悟的。

    以前他可没有如此精确的见识认知。

    而能够将五名玄灵后期、顶峰修士阻碍的法阵禁制,如果不是归元禁类的强大逆天法阵,秦凤鸣实在想不出还有何种法阵能够将五人阻碍。

    秦凤鸣此言一出,在场五名玄灵大能均都表情为之微变,眼中闪现出了惊诧之意。而温良甫更是脸上刹那苍白,眼中显露出了惊惧之色。

    “秦道友真是心思机敏,竟然猜到了我等要图谋之事与归元禁有关。不过道友既然猜到了,你难道就真的能不参加吗?”一直没有开口,表现的很是平静的溧阳真人看视秦凤鸣,突然口中说出了如此一句言语。

    此言一出,让秦凤鸣心中陡然一凉。

    这溧阳真人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可是其话语说的却是威胁意味甚浓。

    大有秦凤鸣不答应,便要出手对付他之意。

    秦凤鸣听到溧阳真人如此言说,表情顿时一变,脸上似有惊恐之色显现。不过他没有再开口,而是看向林涛,想等林涛言说。

    “哈哈哈,秦小友所料不错,我等正是碰到了一上古法阵,而且还是一座极为强大的法阵,不过其应该不是归元禁。如果真的是归元禁,我等也早就放弃图谋了。归元禁,灵界无数年来,想来也只有当年的道衍老祖才敢染指。”

    林涛看视秦凤鸣,表情依旧显露出了平静和善之意,哈哈一笑,如是说道。

    归元禁的强大,身为阵法大家的林涛自然清楚,寻常之人哪里敢触碰。如果说灵界有人能够破除归元禁,他也只能想到一人,那就是符纹一道的顶尖存在:道衍老祖能够做到。

    林涛的话语说的随意,可是秦凤鸣听在耳中,却如惊雷炸响在耳畔。

    如果林涛说别人,他可能还不知,可是道衍老祖,他可比在场任何人都清楚。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