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一五章 不起眼的山料
    张天元笑了笑道:“不着急,这里东西还有很多,咱们再看看吧,有了多个目标,最后必然会有收获的。”

    “我知道,这就叫广撒网,多捕鱼嘛。”

    宋忠笑道。

    “没错,就是这个道理。”

    张天元拍了拍宋忠的肩膀道:“你果然有生意方面的才华,怪不得你老爸会愿意让你继位呢。”

    说完话,张天元便在这院子里转悠了起来,他得先确认这剩下的料子里面有没有堪比洒金黄的玉石,如果没有,他真得就要竞价了。

    毕竟洒金黄当真不容易找。

    而且即便四百万一公斤的价格拿下,他将其制作成法器之后,价格还会有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提升。

    这个关键就是看他制作出来的风水法器效果如何了。

    结果转悠了大半天,也没什么收获。

    张天元干脆把心一横,就跟客人们竞价起来。

    他的主要对手是苗兰和君祖迁。

    但这两人在资产上都跟他是没办法比的。

    而且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这两人虽然也能制作风水法器,但顶多就是九品左右的法器,跟他相比,实在差得很远。

    九品法器纵然昂贵,可却不值得花费四百万人民币去购买这样一块料子。

    最终张天元咬了咬牙,刚好四百万拿下。

    这真是印证了一句话,有钱就是任性啊。

    “张师傅,您不是说这料子没有升值的可能吗,怎么还花了那么多钱买来?”

    宋忠有些看不懂,困惑地问道。

    “没错,这料子没有升值的可能,但若是能用它制作成风水法器,那就不一样了。”

    张天元笑道。

    “可是据我所知,九品风水法器也不过就是上万级别,八品才是十万级别,七品也就几十万,六品风水法器才可能卖到百万,除非张师傅你能制作五品以上的风水法器,不然肯定赔了啊。”

    宋忠皱了皱眉道。

    他虽然不是风水师,可是对风水却还是比较熟悉的,知道大概风水法器的价值。

    五品风水法器,在全世界,能够制作出来的人都少之又少,张天元虽然厉害,可还不是大师,更谈不上宗师、天师,绝对做不到啊。

    张天元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解释是多余的,等他做出五品风水法器之后,宋忠自然就相信了。

    事实胜于雄辩,根本无需浪费时间。

    那块洒金黄被张天元拿下之后,苗兰和君祖迁也购买了相对比较便宜,但品质也不算太差的玉石,先后离开。

    其他的购买者也在得到了自己心仪的玉石之后纷纷离开。

    一时间,原本热闹非凡的院子里,也没有几个人了。

    剩下的,都是没能选到好东西的人,他们相信,只要等下去,肯定还会有新的收获。

    这里头有几个就是一起参加风水师交流会的风水师,只可惜张天元跟他们并不熟。

    这个时候,巴依老人接了一个电话,挂了之后就笑呵呵地对众人说道:“好消息啊,刚刚矿上打来了电话,说是再过半个小时,就会有两块山石运来,因为体积比较大,所以耽误了时间。

    诸位有兴趣的话,可以等半个小时,怎么样?”

    客人们自然不会反对,半个小时而已,又不是半天。

    张天元也打算等一等。

    宋忠有点不太理解张天元这是什么意思,明明都已经买到了洒金黄这样的极品玉石,难道还想等比这更好的玉石不成?

    但不管他是否理解,张天元都没有走,他也不想走。

    他想看看张天元究竟要干什么。

    这或许会成为他学习的榜样。

    等了半个小时,两块山石运回来了。

    客人们围着山石仔细观察了一阵,却是纷纷摇头,显得非常失望的样子。

    “唉,这根本就是山料,根本没办法跟山流水和仔料相比。整个就是一块普通石头。一点玉料的特征都没有啊。”

    客人们纷纷叹气,有人甚至喊出声来。

    “巴依,你这不会是坑人吧,就这两块东西,你居然要赌十万?”

    还有客人直接就质问起来了。

    他们不相信这些人会分辨不出山料和仔料的区别,这些家伙,一定是故意想要拿这种东西糊弄人的。

    将近一吨重的巨石,从表面上看,竟然连一点表现都没有,这让谁敢相信这石头里面有玉石?

    张天元却没有吭声,他仔细看向了这块巨大的山料,估计得有一米左右的高度了。

    这块山料的皮呈土黄色非常粗糙。

    摆在河滩上或放在公园里没人会认为它跟玉有何的关系。

    也难怪刚才那些人才看了一眼就都叽叽歪歪,表示不爽了。

    其实真不能怪他们,这石头先别说到底能不能出玉,究竟是不是山料,那都要打个大大的问号呢。

    一般来说,籽料的质量肯定要好于山料。

    很多人在购买和田玉的时候,只挑籽料不考虑山料。

    一般来说,这个论断是对的,但其实不少的山料,玉质也是非常好的,价格比籽料稍低,可玩性还是相当高的,和那些垃圾籽料相比,还是要好得多的。

    所以张天元并不会主动放弃。

    他趁着别人都在那里议论的时候,走近了两块山料,仔细触摸石皮。

    然后看了看路上因为运输而脱落的碎屑,可以断定的是,这的确是山料,并非普通的石头,巴依老人并没有滥竽充数。

    说是山料,就是山料,这一点倒是没有骗人。

    张天元向巴依老人询问了这两块山料的主人,然后就开口问道:“这两块料子怎么卖?”

    “两块一共二十万,绝不二价,我这个价钱已经很低了,如果小兄弟有诚意的话,就不要讨价还价了。”

    那人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太高了,两块十万吧,毕竟我担着很大风险的。”

    “那不行,你要知道,我们从山上把这么大的山料运下来,同样要担负很大的风险,万一死个人,根本不够赔的。”

    石头的主人很是坚定,一分钱也不少,非要二十万。

    “行吧,我也是这里的矿主,知道你们的辛苦,二十万就二十万吧,成交了。”

    张天元跟这块石头的主人僵持了一阵,就点头同意了对方的要价。

    其实二十万真得不多。

    最起码张天元知道这两块山料里面是有好东西的。

    (三七中文 www.37zw.net)